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孩子们应该知道的:莎士比亚戏剧故事[平装]
  • 共1个商家     14.60元~14.60
  • 作者:兰姆姐弟(改编),萧乾(译者)
  • 出版社:中国人口出版社;第1版(2011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10831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孩子们应该知道的:莎士比亚戏剧故事》:文学的基础,知识的摇篮,文学知识积累从这里开始!威廉·莎士比亚(1564-1616),英国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的剧作家、诗人,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文学的集大成者。

    作者简介

    译者:萧乾 改编:(英国)兰姆姐弟

    目录

    李尔王
    麦克白
    雅典的泰门
    罗密欧与朱丽叶
    丹麦王子哈姆莱特
    威尼斯的摩尔人奥瑟罗
    仲夏夜之梦
    威尼斯商人
    错误的喜剧
    第十二夜
    无事生非
    终成眷属
    一报还一报
    皆大欢喜
    驯悍记

    序言

    这些故事是为年轻的读者写的,当作他们研究莎士比亚作品的一个初阶。为了这个缘故,我们曾尽可能地采用原作的语言。在把原作编写成为前后连贯的普通故事形式而加进去的词句上,我们也曾仔细斟酌,竭力做到不至于损害原作语言的美。因此,我们曾尽量避免使用莎士比亚时代以后流行的语言。
    年轻的读者将来读到这些故事所根据的原作的时候,会发现在由悲剧编写成的故事方面,莎士比亚自己的语言时常没有经过很大改动就在故事的叙述或是对话里出现了;然而在根据喜剧改编的故事方面,我们几乎没法把莎士比亚的语言改成叙述的文字。因此,对不习惯于戏剧形式的年轻读者来说,对话恐怕用得太多了些。如果这是个缺陷的话,这也是由于我们一心一意想让大家尽量读到莎士比亚自己的语言。年轻的读者念到“他说”“她说”以及一问一答的地方要是感到厌烦的话,请他们多多谅解,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叫他们略微尝尝原作的精华。莎士比亚的戏剧是一座丰富的宝藏,他们得等年纪再大一些的时候才能去欣赏。这些故事只是从那座宝藏里抽出来的一些渺小、毫无光彩的铜钱,充其量也不过是根据莎士比亚完美无比的图画临摹下来的复制品,模模糊糊,很不完整。这些故事的确模糊、不完整,为了使它们念起来像散文,我们不得不把莎士比亚的许多绝妙词句改得远不能表达原作的含义,这样一来,就常常破坏了莎士比亚语言的美。即使有些地方我们一字不动地-采用了原作的自由体诗,这样希望利用原作的朴素简洁让年轻的读者以为读的是散文;然而把莎士比亚的语言从它天然的土壤和野生的充满诗意的花园里移植过来,无论怎样总要损伤不少它固有的美。
    我们曾经想把这些故事写得叫年纪很小的孩子读起来也容易懂。我们时时刻刻想着尽量朝这个方向去做,可是大部分故事的主题使得这个意图很难实现。把男男女女的经历用幼小的心灵所容易理解的语言写出来,可真不是件容易做到的事。
    年轻的读者看完了一定会认为,这些故事足以丰富大家的想象,提高大家的品质,使他们抛弃一切自私的、唯利是图的念头;这些故事教给他们一切美好的、高贵的思想和行为,让他们有礼貌、仁慈、慷慨、富有同情心,这些也正是我们自己的愿望。我们还希望年轻的读者长大后读莎士比亚原来的戏剧的时候,更会证明是这样,因为他的作品里充满了教给人这些美德的范例。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泰门的家产(看起来)已经败落到这样绝望和无可挽救的地步了,忽然大家很惊奇地看到这轮落日放射出叫人难以相信的新的光芒。泰门老爷又宣布请一次客,他把过去常请的客人,贵族和贵夫人,把雅典所有的名士和上流人都请来了。路歇斯、路库勒斯两位贵族来了,文提狄斯、辛普洛涅斯等等都来了。没有人再比这些专会奉承的家伙更难堪的了。他们发觉原来泰门老爷是装穷(他们认为是这样),只是为了试试他们对他的爱戴,就后悔当时没有看穿泰门这个把戏,不然的话,岂不是只消花一点点钱就可以买到他的欢心吗?可是他们更高兴的是发现本来以为已经枯干了的那个高贵的施恩的泉源,仍然源源不绝地冒着泉水。这些贵族们一个个都来了,向他装腔作势,反复表白,说当泰门派人去向他们借钱的时候,不幸他们手边没有款子,不能答应这位尊贵朋友的请求,感到非常抱歉和惭愧。可是泰门请他们不必介意这些小事,因为他早已忘干净了。
    当泰门遇到患难的时候,这些卑鄙的、阿谀的贵族不肯借他一个钱,可是当泰门重新阔起来、放出新的光芒的时候,他们又都禁不住赶来光顾。燕子追随夏天也比不上这班家伙追随贵人的鸿运那么急切,可是燕子离开冬天也没有这班家伙望到人家刚一露出倒霉的苗头马上就躲闪那么急切。人就是这种趋炎避寒的鸟儿。这时候,音乐奏起来了,热腾腾的筵席堂堂皇皇地摆上来了。宾客们不免吃了一惊,赞叹着破了产的泰门哪里弄来的钱备下这么考究的酒席。有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知道这一切是真的还是梦幻。这时候一个信号,遮在盘子上的布揭开了,泰门的主意显露出来了:盘子里盛的不是他们所期望的各种山珍海味,像过去泰门在他考究的筵席上所大量供应的;现在从遮布下面露出来的东西跟泰门赤贫的家境更相称。因为盘子里不过是一些蒸气和温热的水。同时,这桌席对这一簇口头上的朋友也更恰当:他们的表白确实像蒸气一样,他们的心就像泰门请他这些惊愕的客人喝的水一样,不冷不热,滑滑溜溜。泰门吩咐他们说:“狗子们,揭开吧,舔吧。”没等客人们镇定下来,泰门就往他们脸上泼水,叫他们喝个够,又把杯盘往他们身上摔。这时候,那些贵族仕女们都慌忙抓起帽子,挤作一团,混乱不堪地往外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