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2009中国年度科幻小说[平装]
  • 共1个商家     17.50元~17.50
  • 作者:星河(编者),王逢振(编者)
  • 出版社:漓江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74679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2009中国年度科幻小说》:漓江年选
    品质阅读
    恒久珍藏
    王晋康《有关时空旅行的马龙定律》
    何夕《十亿年后的来客》
    星河《酷热的橡树》
    陈茜《一个人的愿望》
    陈楸帆《丧尸》
    一年一度的文学盛宴
    源自十三年如一日的品质守护
    高斐自嘲一笑,国际商用的机器做得果然人性化。
    他对屏幕说:“医生?”
    “你好。”
    “你知道自己是台机器吗?”
    “当然。”
    “你对此不感到悲哀?”
    高斐看着那张似乎陷入困境的脸感到有趣,又惦记着把它搞死机了是否和玩电脑一样只要重启?
    “如果我告诉你,84.26%的人都选择了如上的问题来对抗他们面对第一次人机沟通产生的焦虑感,你会不会因
    此受到伤害?”
    “我为什么要受伤害?”
    “噢,问这些问题的人总是以为自己聪明得足以把对话程序搞晕,以证明自己对机械系统的优越感.”
    高斐大乐。他想了想,又出一招:“医生,您的职业道德是什么?”
    “我的中心程序里编有《医务工作者行为操守条约》,2000修订版。”
    “里面有保护病人生命这条吗?”
    “当然。”
    “医生,我要自杀了!除非你告诉我国际商务正电子脑钛负极芯片的设计图纸内容!”高斐将双手扼住自己的脖子,把舌头伸得老长。
    “很抱歉,我不知道。而且它的内容是受商业机密条例保护的。”
    “你怎么会不知道?你就是一个正电子脑啊!”
    “你是一个人类,请你告诉我人类大脑分辨不同色彩的原理。”

    媒体推荐

    戴维丝太太突然开口道:“我想起一件事,当时常刚搬走的时候我曾经在角落里捡到过一样东西,是一个形状很怪的小玻璃瓶,我把它放在……放在……”
    戴维丝太太的表述突然中止,她微胖的躯体像一团面似的瘫软倒地。何夕和铁琅的第一个反应都是像箭一般蹿向地下室的出口。前方一个黑影正急速地逃走,何夕和铁琅的百米速度都是运动健将级的,只几秒钟时间他们同那个黑影的距离已缩短到二卜米之内。但就在这时那个黑影突然蹿向旁边的一棵树,然后何夕和铁琅便见到了令他们永生难忘的一幕。那个黑影居然在树丛之间荡起了秋千,就像一只长臂猿。只几个起落便将二人远远抛下,最后竟然越过高高的铁围栏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铁琅转头看着何夕,表情有些发傻,不过话还说得清楚:“人猿泰山到欧洲来于什么?”
      ——何夕《十亿年后的来客》

    目录

    序言
    有关时空旅行的马龙定律
    绿岸山庄
    十亿年后的来客
    酷热的橡树
    一个人的愿望
    像堕天使一样飞翔
    玫瑰无名
    丧尸
    逆行线
    若马凯还活着
    肥皂泡里的爱情

    序言

    2009年是一个十分特别的年份——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60周年华诞,同时也是改革开放30周年的里程碑。而对于科幻文学来说,它还有一个特别的意义,那就是中国专业科幻杂志《科幻世界》创刊30周年。
    Zo年前的工979年,《科学文艺》杂志正式创刊。其间几经沉浮,数易其名,终于走到了繁荣昌盛的今天。2009年,科幻世界杂志社隆重纪念刊物创刊3。周年,并举办了一系列相关的重大活动。
    30年间,中国科幻文学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坎坷,迎来一个又一个成功,迈着稳健的步伐向前发展。具体到2009年,众多科幻作家所创作的科幻小说更是多姿多彩,佳作迭出。老作家笔耕不辍——《有关时空旅行的马龙定律》(王晋康)构造了一个时间旅行的故事。时间旅行本是一个十分古老的题材,但作者却在此写出了新意。因为但凡描写时间旅行的科幻作品,总会涉及一个对历史的干涉问题,继而就会有“逻辑上的困难”也就是悖论产生。那么,我们能否也为时间旅行构造出一个可以遵守的定律呢?这篇作品提出了一种可能。
    《绿岸山庄》(韩松)描述了一个寻找外星智慧的故事。当年为了研究可能存在的外星智慧,科学家曾提出过一个著名的“绿岸公式”。并由此推断宇宙中可能存在的外星文明的数量。但作者在本篇作品中却走得更远。事实上这篇科幻作品所揭示的,已不再仅仅是一个寻找外星智能的问题,而是在探讨宇宙的本源及其对它进行修改的问题。

    文摘

    忽然被震碎,变成一片混沌,然后又逐渐澄清——他惊叫一声,像蚱蜢一样敏捷地跳起来,匆匆抓起地上的衣服背过身去穿好。我忍住笑向旁边走了几步,给他留一点私人空间。等我转过身来,那家伙已经穿戴整齐,虽然仍多少有些尴尬,但总的说已经恢复了往日的从容。他笑嘻嘻地说:
    “是丁洁小妹啊,失礼了失礼了。我刚才只顾思考,没有看见你,真的没看见。”
    我讥讽地说:“你不必解释,我绝对信。否则,我这身打扮只换来一个男人死鱼样的眼神,我的自尊心会受不了的。”他用目光刷过我的全身,衷心地夸道:“真的,你这身打扮非常漂亮,非常性感,活脱一位月亮女神。哪个男人对此目无涟漪,一准是太监——这也是一条有力的反证,证明我刚才确实没有看见你。你……是为一会儿的露面做准备吧。大马说你已经答应了,在他唱完99首古典情歌后,你会像七仙女一样从空中冉冉而降。”我干脆地说:“那是他自说白话,我只是没有明确拒绝罢了。我根本没打算在那个场合出现。”剑哥一愣,沉默了,目光复杂地盯着我,显然把我这个表态看得很严重。过一会儿他笑着说:“小妹,千万不能这样啊。你已经‘考验’过他两次,今晚如果再闪他,大马肯定受不住的。”他虽然面带微笑,但口气非常认真,含着明显的责备。“听!恐怕他已经开始了。”夜风送来时断时续的歌声。仔细听,确实是大马带磁性的声音,唱的是“跑马溜溜的山上”。这位帅哥的歌喉确实不错,他曾后悔自己选错了专业,本该学声乐的。这会儿剑哥轻轻揽住我的肩膀,推着我来到女儿墙边。远处的广场上,大马的求爱秀的确已经开始了。他一边唱着歌,一边倒退着走,在地上摆放玫瑰和点着的蜡烛。烛光已经画出了小半个巨大的心形。刚才我看到的红色跑车不在现场,应该是被他打发走了。晚读的学生都被吸引过来,挤在心形烛光之外,挨肩擦背的,至少有几百人。大马唱完了那首歌,立起身来,张开双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