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塔罗牌的冒险游戏1:树妖的森林[平装]
  • 共2个商家     13.20元~15.00
  • 作者:李榕(作者)
  • 出版社:北方联合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春风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133904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塔罗牌的冒险游戏1:树妖的森林》是一部想象奇特的幻想小说。主角是12岁普通地球女孩姿落与四位性格迥异出身复杂的骑士以及一位负责指引圣杯的女祭司。在冒险历程中生为孤女的姿落不断成长,经历过很多事后,体会失去与得到,获得朋友的友谊、骑士的忠诚守护,学会坚强,学会放弃与牺牲,学会爱与宽容,学会努力与战斗。她最终强大起来,实现了自己的最初梦想,拥有了朋友和家人。
    地球女孩姿落十二岁生日时突然拥有了意想不到的魔力——疾驰的汽车在她眼前戛然而止,黑板擦追着同学狼狈逃窜,魔力为她带来一连串麻烦,甚至引来一对奇怪的少年男女……她的父亲因为背叛自己的祖国,姿落被挟持前往宇宙中一颗奇异的星球——阿卡那。
    阿卡那是自身能发光的魔法星球,它拥有的能量源自一块神秘的魔石,获得它意味着无比强大。能接近魔石的只有由女祭司引导、四位骑士所保护的圣杯。
    为见到母亲,姿落与她的朋友们历经艰险进入魔怪纵横的森林,魔石却告诉她:“他们中没有你的朋友!”
    “欢迎来到树妖的森林,在这里,得到就意味着失去你不以为意却弥足珍贵的东西……”

    作者简介

    李榕,1972年12月生于武汉,毕业于同济医科大学,主管药剂师,湖北省作协会员,湖北省文学院签约作家。13岁发表第一篇作品,迄今已发表两百万字,多次获楚天文学奖和冶金部文学奖。代表作《深白》2007年发表后引起多方关注,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新华文摘》相继转载,入选新实力华语作家十年选集,2009年荣获第四届湖北文学奖,2010年改编为30集同名电视连续剧。2006年出版长篇魔幻小说《树妖的森林》。

    目录

    第一章 失控
    第二章 神秘的飞虫
    第三章 七十七张塔罗牌
    第四章 精灵的礼物
    第五章 阿卡那的阳光少年
    第六章 以教皇的名义
    第七章 寒冰
    第八章 机器人的袭击
    第九章 若耶受伤
    第十章 飞向精灵岛
    第十一章 塔罗牌的秘密
    第十二章 第二课
    第十三章 最繁华处最寂寞
    第十四章 丝带酒吧
    第十五章 姿落的愿望
    第十六章 化成一棵树
    第十七章 钱币骑士的法力
    第十八章 第一百零一个
    第十九章 命运的指引
    第二十章 塔
    第二十一章 一级警备
    第二十二章 若耶的法力
    第二十三章 魔药
    第二十四章 树精和沼妖
    第二十五章 巨人的馈赠
    第二十六章 谁想得到魔石
    第二十七章 让火来焚烧
    第二十八章 圣杯的含义

    文摘

    版权页:



    女孩黎姿落一脸失败地沿着街道走来。
    其实今天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天是浅浅的蓝,云是柔软的白,没有风,连树叶都是懒洋洋的。唯一不同的是,今天是黎姿落十二岁的生日。
    十二岁。
    去年姿落觉得自己十一岁时就已经很苍老很苍老了。
    生日,没有生日礼物没有生日蛋糕没有生日派对算什么生日呢?
    也就在一个星期前,姿落的同桌蒙雅过生日请了全班同学去西式快餐店开了个豪华生日派对。其实那天姿落并不想去,因为她自己可是从来没有过过真正意义上的生日,也从未收过真正意义上的礼物。但她不能不去,因为蒙雅是她唯一的好朋友。黎姿落没有父母,她是从孤儿院被哑巴奶奶收养的,能够拥有一个富有、性格开朗的朋友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她渴望能有一件漂亮的礼物来送给自己唯一的好友,可她没钱买。
    所以,在西式快餐店里,当同学们争先恐后地将包装精美的礼品盒往蒙雅手里塞的时候,被包围在人群中一身粉红纱裙的蒙雅,笑得如同小公主。姿落却缩在人群后面,满脸尴尬。
    等到蒙雅发现她,她才故作镇定地走上前:“嘿,生日快乐!”她为掩饰自己的慌张不停地笑。
    蒙雅看出了她的不自在,赶紧一拉她的手,将她引导到座位上,提都没提礼物的事。
    同学们一个不落地都到了,大家的声音简直能将西餐店的屋顶掀开。蒙雅那个当总经理的爸爸不停地在旁边给大家拍照,她那美丽的当模特儿的妈妈则一直微笑着,给大家不断上饮料、甜品。
    唉!姿落叹了口气。
    好在大家都只忙着笑闹,没人注意她的失落。
    “喂,姿落,你的生日是哪天?”不知道哪个冒失鬼插了一句。
    大家都安静下来。
    除了蒙雅,几乎没人知道姿落的身世。姿落支吾着:“嗯——再过几个月吧……”
    她怎么能告诉大家一个礼拜后就是自己的生日呢?到时候大家盼着她也来开个同样豪华的生曰派对怎么办?
    姿落走在街道上。
    街道变得越来越宽了,汽车一辆接一辆流水似的飞驰。很难想象没有汽车的生活会是什么样。
    正在胡思乱想的姿落忽然觉得有什么人正在看着她,她一怔,很敏感地回过头——一辆双层巴士上有个少年正注视着她!
    那个少年身穿蓝色毛衣,头发有点长但很干净。这么长的头发,被校长看见肯定是要被命令剪掉的。看样子他比姿落大几岁,应该也在读书吧?
    汽车一闪即逝。
    那介少年……姿落狠狠甩了。一下头,怎么回事?一路上都在想那个少年,他好像一直看着她,就像认识她一样。
    她认识他吗?
    她又甩一下头,小心地过马路。
    别再胡思乱想!
    “姿落!”有人喊她。
    她四顾着,是蒙雅!蒙雅的头发被仔细地编成两条辫子盘在脑后,可爱极了。
    “谢谢你送我的画,美极了!”蒙雅很真诚地说。
    姿落笑了笑,心里还是不知不觉叹了口气。她送给蒙雅的礼物不过是她自己亲手画的画而已。
    蒙雅将一个东西从背后拿出来:“送你!”
    “呃?”姿落一愣。
    那是个包装得很漂亮的礼物盒,,银灰色的包装纸上面有着灰蓝色星星的图案。在阳光下,那些小星星还一闪一闪呢!四根宽大的绿色缎带绑缚着一朵巨大的玫瑰色蝴蝶结。蝴蝶结上面还嵌着金丝。
    “生日快乐!”蒙雅真诚地说。
    啊,姿落觉得自己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纸。天!是一个芭比娃娃!简直难以置信!
    她不由得眨巴着眼睛,声音发颤地说:“谢谢你!”
    “不用谢,”蒙雅无所谓地说,“我生目的时候收到了七八个芭比娃娃,家里堆不下,我正发愁怎么处理掉呢。”
    姿落的心一下子就从云里跌到谷底,她干巴巴地说:“嗯,是、是这样……”不知道怎么,自己忽然结巴起来了。
    蒙雅的父亲是孤儿院的赞助人之一,所以蒙雅对姿落一直带着“赞助”的心态,用不了的文具、玩具,甚至穿过的衣服她都会不吝惜地大包送给姿落。有时候姿落真的觉得自己有点不识好歹,她很想拒绝,又担心对方生气。
    汽车喇叭声将她们吓了一大跳,原来她们说话忘了形,一直站在马路的中央。一个留着一撇小胡子的汽车司机正不耐烦地冲着她们使劲按喇叭。
    “吵死了!”蒙雅横了那辆车一眼,“走吧。”
    突然,所有的汽车喇叭可怕地大叫起来,震耳欲聋的车喇叭声将大家的魂都要吓掉了。
    怎么回事?
    姿落和蒙雅不约而同地堵住耳朵四下张望——太吓人了,红灯还没变,等候的汽车竟然全部启动!
    一辆飞驰的汽车险些撞到姿落,吓得她连连后退。
    “我们得过去!”蒙雅显然也吓得不轻。
    但等了几个红灯,汽车都没有停止的意思,她们被拦阻在马路中心。蒙雅绝望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
    汽车们好像着了魔一样在街道上发狂地横冲直撞、飞驰不止。有的冲到人行道上,有的竟冲进了商店里,而且肇事的竟然还有警车。
    “我们跑吧?”蒙雅再度问姿落。
    姿落拿不定主意,但是站在不断飞驰啸叫的汽车河流里的感觉真是太可怕了。她们猛吸口气,一起朝马路对面跑去,在汽车中仓皇躲闪着,五米……三米……快到了!
    突然,蒙雅摔倒了!
    天啊,一辆汽车朝她们猛撞过来!不,是很多辆!它们好像被什么磁力吸引,从不同的方向朝她们汇集而来!
    “不——”姿落的喊声在汽车喇叭可怕的啸叫中很快被淹没得没留一点儿痕迹。她下意识地用手挡住自己的眼睛……
    世界安静下来。
    她,死了吗?
    姿落慢慢睁开眼睛。
    她看到的一切让她目瞪口呆——所有的汽车竟然在离她们只有一厘米不到的地方全部停了下来!
    惊魂未定的司机们纷纷跳下车,有人定住神上前看她们是否受伤,有的人大声抱怨汽车的刹车系统失控,有的打电话报警。
    蒙雅已经昏了过去,姿落觉得自己也快要吓死了。哦,还有她的礼物,那个芭比。她失望地发现,芭比在她们没命地奔跑的时候掉在马路上,被无数辆汽车碾压得只剩一只涂了红指甲的小手指。
    留一小撇胡子的司机帮忙将蒙雅抱到了路边的咖啡座上,一个胖乎乎的阿姨端来两杯橙汁给她们。姿落一面结结巴巴地应付他们的询问,一面去端杯子,但又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玻璃杯子从她的手里“弹”了出去,“砰”的一声掉在地上,摔成碎片。
    啊!怎么回事?姿落大吃一惊。
    “没关系!没关系!”咖啡座的老板娘迭声说,然后端起另外一杯橙汁给她。
    她不敢接,她觉得手心很烫,很痛。
    一辆辆车正常启动离去了,在马路对面,赫然站着那个身穿蓝毛衣的少年,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姿落。
    阳光猛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