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格兰特船长的儿女[精装]
  • 共3个商家     15.00元~15.60
  • 作者:儒勒·凡尔纳(JulesVerne)(作者),陈筱卿(译者)
  • 出版社:中国出版集团,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第1版(2010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012431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格兰特船长的儿女》:中译经典文库·世界文学名著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儒勒·凡尔纳 译者:陈筱卿

    目录

    上卷
    第一章 双髻鲨
    第二章 三封信件
    第三章 玛考姆府
    第四章 格里那凡夫人的建议
    第五章 邓肯号启航
    第六章 6号舱房的乘客
    第七章 巴加内尔的来龙去脉
    第八章 邓肯号上又添了一位侠肝义胆的人
    第九章 麦哲伦海峡
    第十章 南纬37度线
    第十一章 横穿智利
    第十二章 凌空一万二千尺
    第十三章 从高低岩下来
    第十四章 天助的一枪
    第十五章 巴加内尔的西班牙语
    第十六章 科罗拉多河
    第十七章 南美大草原
    第十八章 寻找水源
    第十九章 红狼
    第二十章 阿根廷平原
    第二十一章 独立堡
    第二十二章 洪水
    第二十三章 像鸟儿一样地栖息在大树上
    第二十四章 依然栖息在树上
    第二十五章 水火无情
    第二十六章 大西洋

    中卷
    第一章 返回邓肯号
    第二章 云中山峰
    第三章 阿姆斯特丹岛
    第四章 巴加内尔与少校打赌
    第五章 印度洋的怒涛
    第六章 百努依角
    第七章 一位神秘水手
    第八章 到内陆去
    第九章 维多利亚省
    第十章 维迈拉河
    第十一章 柏克与斯图亚特
    第十二章 墨桑线
    第十三章 地理课的一等奖
    第十四章 亚历山大山中的金矿
    第十五章 《澳大利亚暨新西兰报》消息
    第十六章 一群“怪猴”
    第十七章 百万富翁畜牧主
    第十八章 澳洲的阿尔卑斯山
    第十九章 急剧变化
    第二十章 ALAND——ZEALAND
    第二十一章 心急如焚的四天
    第二十二章 艾登城

    下卷
    第一章 麦加利号
    第二章 新西兰的历史
    第三章 新西兰岛上的大屠杀
    第四章 暗礁
    第五章 临时水手
    第六章 吃人的习俗
    第七章 一行人到了本该避开的地方
    第八章 所在之处的现状
    第九章 往北三十英里
    第十章 民族之江
    第十一章 道波湖
    第十二章 酋长的葬礼
    第十三章 最后关头
    第十四章 禁山
    第十五章 锦囊妙计
    第十六章 腹背受敌
    第十七章 邓肯号缘何出现
    第十八章 审问
    第十九章 谈判
    第二十章 黑夜中的呼唤
    第二十一章 塔波岛
    第二十二章 巴加内尔最后又闹了个笑话

    序言

    儒勒·凡尔纳(1828-1905)是法国十九世纪的一位为青少年写作探险小说的著名科幻作家,他作为科幻小说题材的创始人获得了世界各国读者的青睐和赞誉。
    十九世纪最后的二十五年,人们对科学幻想非常着迷,这与这一时期的物理、化学、生物学领域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以及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密切相关。作家儒勒·凡尔纳在这一时代背景之下,写出了大量的科幻题材的传世之作。他出生在法国西南部城市南特的一个律师家庭,从小便表现出了强烈的探索欲望和丰富的想像力。他二十岁时,北上巴黎求学,在当时巴黎那科学精神的熏陶之下,博览群书,积累了大量的资料,为他日后的科幻小说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科学知识基础。一八六三年,他的第一部科幻小说《气球上的五星期》一经出版,便立即引起轰动,广受读者的好评,使他成为家喻户晓的当红作家。从此,他一发而不可收拾,一心从事科幻小说的创作。其作品卷帙浩繁,多达六七十部,收入一套名为“在已知和未知世界中奇妙的漫游”的丛书。由于他的科幻小说的畅销,他成了世界上拥有最多读者的科幻小说家。
    儒勒·凡尔纳在其作品中,描写了志趣高尚的入,他们全身心地投身于科学研究之中。从不计较个人的利害得失,从不考虑自己的物质利益。他笔下的主人公都是一些天才的发明家、能干的工程师和勇敢的航海家。他通过自己书中的主人公,希望体现出当时的知识分子的优秀品质。体现出从事脑力劳动的人与资产阶级的投机钻营、贪赃枉法之人的不同之处。
    《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是他的著名的三部曲——《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海底两万里》、《神秘岛》——中的第一部。写于一八六七年。小说描写的是游轮“邓肯号”正在爱尔兰和英格兰之间的海峡上进行其处女航。船主格里那凡爵士突然发现船尾有一条鲨鱼尾随其后。水手们捕杀了鲨鱼后,发现鲨鱼腹中有一个密封瓶。瓶中装有三封残破不全的求救信,分别用英文、法文、德文书写。信系英格兰探险家格兰特船长所写。格兰特船长的一双儿女获悉此事后,当即赶往船主格里那凡府上。由于英国政府拒绝派船前往营救,船主格里那凡爵士和海伦夫人便决定带着格兰特船长的一双儿女,乘坐“邓肯号”去寻找格兰特船长。他们穿越了南美洲大草原,走遍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环绕了地球一周。一路上,他们克服了千难万险,以无比英勇顽强的精神,终于在太平洋上的一个荒岛找到了格兰特船长。小说同时谴责了贫困、失业和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丑恶现象,对殖民主义进行了抨击和控诉,对那些为自由而斗争的人民表示了深切的同情。
    这部小说值得大家拨冗一读,它可以激发人们的斗志。培养勇敢的精神和勇于克服困难,不畏艰难险阻的意志品质,与此同时,还可以丰富读者们的科学知识。
    该书也存在一些不足之处,譬如,对土著人的描写总带有一种轻蔑和歧视的态度,而且还对新西兰土著部落人吃人肉的现象有所渲染。这是作者受其时代的限制所产生的结果,读者们在阅读时应加以注意。

    文摘

    插图:



    “什么小骚动。汤姆?”
    “开船的第二天,那个艾尔通一听说邓肯号要驶向新西兰,便……”
    “艾尔通?他还在船上?”
    “还在船上,阁下。”
    “艾尔通还在船上!”格里那凡爵士边说边看了看约翰,孟格尔。
    “老天有眼啊!”约翰应声道。
    一时间,关于艾尔通的前前后后一连串的情景又浮现在爵士和年轻船长的眼前:格里那凡爵士的受伤,穆拉迪的不测,一行人在斯诺威河沼泽地的艰难困苦……这个坏蛋!这个恶棍!今天又落到我们手中了!
    “他人呢?”格里那凡爵士急不可耐地问汤姆道。
    “被关在甲板下面的一个舱房里,有人严密地看守着。”
    “当时为什么把他关了起来?”
    “因为他一看船往新西兰开,就大发雷霆,冲上前来,逼迫我改变航向。他先是威胁我,见我不从,便策动船员们暴动。这怎么行!所以我就把他给关押起来了。”
    “然后呢?”
    “然后就一直这么关押着呀。他倒也老实,也不敢出来。”
    “太好了,汤姆!”
    这时,格里那凡爵士和约翰船长被请到楼舱,进到方形厅,只字未提艾尔通的事。大家美美地饱餐了一顿之后,精神焕发,都来到了甲板上。于是,格里那凡爵士便把大好消息向众人宣布。并下令把那混蛋押上甲板来。
    “我不想参加审问了,亲爱的爱德华。我一见到那家伙就恶心,就会勾起对往事的回忆来。”海伦夫人说道。
    “这是一场质问,海伦,您还是留下来看看吧,让这混蛋瞧清楚了,我们仍旧活得好好的,他的阴谋未能得逞。”爵士在劝慰夫人。
    海伦夫人点头称是,她也想亲眼看看这个混蛋的下场。她同玛丽·格兰特便在格里那凡爵士身边坐了下来。少校、巴加内尔、约翰、小罗伯特、穆拉迪、威尔逊、奥比内等分别坐在爵士两旁。这些差点被这流窜犯害死的人以坚定而神圣的表情在等待着这个恶棍的出现。邓肯号上的船员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全都不敢出声。
    “把艾尔通给我押上来!”格里那凡爵士大声命令道。
    第十八章审问
    艾尔通被带了上来,他脚步平稳,双目无光,嘴唇紧闭,紧握着拳头,不卑不亢,满不在乎的架势。来到爵士等人面前,双臂搂抱着,一声不响地站着。
    “艾尔通,咱们又见面了!”格里那凡爵士不无讥讽地说道,“这邓肯号就是您想要送给彭·觉斯那帮混蛋的那艘邓肯号,没想到咱们会在这儿重相见吧?”
    艾尔通闻言,毫无表情的面孔上不觉变得通红,他的拳头抖动了一下,嘴角也撇了撇。他是因为忏悔还是因阴谋未能得逞感到屈辱,才脸红的?
    艾尔通一声不吭,格里那凡爵士在等着他回答。
    “说话呀,艾尔通,您难道就没什么好说的吗?”爵士催促道。
    艾尔通皱了皱眉头。他没想到自己原想成为这条船的主人的,现在却在这条船上当了阶下囚,除了悔恨,还有什么可说的?
    不过,稍停片刻,他便像是若无其事,毫不在乎似的说道:
    “我没什么可说的。怪都怪我自己办事不周密,落在了你们手里,爱怎么处置您就怎么处置好了!”
    他说完这话之后,便转过脸去看看西边的那一带海岸,毫不在乎的样子。但格里那凡爵士决定耐着性子等待着,因为有一个利害相关的事在促使他必须详细了解艾尔通的过去,特别是有关哈利,格兰特和不列颠尼亚号的那段情况。因此,他强忍住怒火,极其温和地继续问道:
    “艾尔通,我想我有几个问题要问问您,您不可能不知道的。您最好还是不要拒绝回答。首先,您到底叫什么名字?是叫艾尔通呢还是叫彭·觉斯?您到底是不是不列颠尼亚号上的水手?”
    艾尔通只当作没听见,仍旧凝视着远方的那一带海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