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时光尽头[平装]
  • 共2个商家     18.20元~18.20
  • 作者:刘慈欣(作者)
  •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55731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时光尽头》首届全球写作SO大展参展作品评论团部分评委及文学顾问名单,贾平凹 莫言 余华 刘震云 张抗抗 阿来 陈村 陈晓明 海岩 韩寒 孔庆东 马原 麦家 石康 苏童 孙甘露 严锋 阎连科 张颐武 张小娴 朱大可。
    名家推荐:刘慈欣重磅新作。
    一部真正具有世界意义的科幻作品。

    媒体推荐

    我一直顽固而悲观地认为:当代中国文学与世界差距最大之处不在纯文学,而在通俗文学……在科幻领域,差距尤大……但是,犹如在武侠小说领域一样,事情正在起变化。我读到了一个叫做刘慈欣的人的作品,然后我对中国人幻想能力的所有的悲观和怀疑仿佛在一瞬间烟消云散。我如饥似渴地读完了他的几乎全部作品,没有一部让我失望,而且可以说是一部比一部写得好。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评论家 严锋
    刘慈欣用旺盛的精力建成了一个光年尺度上的展览馆,里面藏满了宇宙文明史中科学与技术创造出来的超越常人想象的神迹。进入刘慈欣的世界,你立刻会感受到如粒子风暴般扑面而来的澎湃的激情——对科学,对技术的激情。正是这种激情,使他的世界灿烂银河之心。这激情不仅体现在他建构宏大场景的行为上,也体现在他笔下人物的命运抉择中。那些被宏大世界反衬得孤独而弱小的生命的这种抉择从另一个角度给人震撼!
      ——《科幻世界》主编 姚海军
    首先,作为一个读者,我很喜欢看刘慈欣的作品,因为很过瘾。讲的都是些明明白白的故事,说的都是些人话,节奏很紧张,情节很吸引人。想象奇特,漫无边际,汪洋恣肆,像庄子。再者,我其实是一个对技术、对工业文化很崇拜的人,觉得那是一种很神圣和很精致、很严格和很大气的东西。刘慈欣的小说满足了我的这样一种欲望。因此,有时觉得他像牛顿。另外,就是军事方面。一眼就看得出来,刘慈欣对武器有一种天生的热爱。他有一种执拗的,属于上上个世纪的英雄气质。
      ——著名科幻作家、新华社对外部副主任 韩松
    刘慈欣的小说将科技和人文思想高度结合,深入挖掘了科学中的美学因素。
    刘慈欣用旺盛的精力建成了一个光年尺度上的展览馆,里面藏满了宇宙文明史中科学与技术创造出来的超越常人想象的神迹。
      ——维基百科

    作者简介

    刘慈欣,大陆新生代科幻的主要代表作家,中国科普作协会员,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发表科幻作品,曾于1999年至2007年连续八年获得科幻小说银河奖。作品因宏伟大气、想象绚丽而获得广泛赞誉。他的科幻小说成功地将极端的空灵和厚重的现实结合起来,同时注重表现科学的内涵和美感,努力创造出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科幻文学样式。

    目录

    2018年4月1日
    ——长寿基因风波
    朝闻道
    ——生命的祭坛
    地火
    ——回首的诧异
    光荣与梦想
    ——用竞赛的方斌取代战争
    欢乐颂
    ——星空弹奏出的乐曲
    混沌蝴蝶
    ——一滴海水能否浇灭战争
    鲸歌
    ——意料之外的结局
    梦之海
    ——从太空取回我们的大海
    人和吞食者
    ——人类最后一次星际战争
    人生
    ——无知者无畏

    ——立起来的大海与“泡世界”
    命运
    ——另一种意义上的人生

    文摘

    为最后一届联合国大会闭幕举行的音乐会是一场阴郁的音乐会。
    自本世纪初某些恶劣的先例之后,各国都对联合国采取了一种更加实用的态度,认为将她作为实现自己利益的工具是理所当然的,进而对联合国宪章都有了自己的更为实用的理解。中小国家纷纷挑战常任理事国的权威,而每一个常任理事国都认为自己在这个组织中应该有更大的权威,结果是联合国丧失了一切权威……当这种趋势发展了十年后,所有的拯救努力都己失败,人们一致认为,联合国和她所代表的理想主义都不再适用于今天的世界,是摆脱它们的时候了。
    最后一届联大是各国首脑到得最齐的一届,他们要为联合国举行一场最隆重的葬礼,这场在大厦外的草坪上举行的音乐会是这场葬礼的最后一项活动。
    太阳已落下去好一会儿了,这是昼与夜最后交接的时候,也是一天中最迷人的时候,这时,让人疲倦的现实的细节已被渐浓的暮色掩盖,夕阳最后的余晖把世界最美的一面映照出来,草坪上充满嫩芽的气息。
    联合国秘书长最后来到,在走进草坪时,他遇到了今晚音乐会的主要演奏者之一克莱德曼,并很高兴地与他谈起来。
    “您的琴声使我陶醉。”他微笑着对钢琴王子说。
    克莱德曼穿着他喜欢的那身雪白的西装,看上去很不安:“如果真是这样我万分欣喜,但据我所知,对请我来参加这样的音乐会,人们有些看法……”
    其实不仅仅是看法,教科文组织的总干事,同时是一名艺术理论家,公开说克莱德曼顶多是~名街头艺人的水平,他的演奏是对钢琴艺术的亵渎。
    秘书长抬起一只手制止他说下去:“联合国不能像古典音乐那样高高在上,如同您架起古典音乐通向大众的桥梁一样,它应把人类最崇高的理想播撒到每个普通人身边,这是今晚请您来的原因。请相信,我曾在非洲炎热肮脏的贫民窟中听到过您的琴声,那时我有在阴沟里仰望星空的感觉,它真的使我陶醉。”
    克莱德曼指了指草坪上的元首们:“我觉得这里充满了家庭的气氛。”
    秘书长也向那边看了一眼:“至少在今夜的这块草坪上,乌托邦还是现实的。”
    秘书长走进草坪,来到了观众席的前排。本来,在这个美好的夜晚,他打算把自己政治家的第六感关闭,做一个普通的听众,但这不可能做到。在走向这里时,他的第六感注意到了一件事:正在同美国总统交谈的中国国家主席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这本来是一个十分平常的动作,但秘书长注意到他仰头观看的时间稍长了一些,也许只长了一两秒钟,但他注意到了。当秘书长同前排的国家元首依次握手致意后坐下时,旁边的中国主席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这证实了刚才的猜测,国家元首的举止看似随意,实际上都十分精确,在正常情况下,后面这个动作是绝对不会出现的,美国总统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纽约的灯火使星空暗淡了许多,华盛顿的星空比这里更灿烂。”总统说。
    中国主席点点头,没有说话。
    总统接着说:“我也喜欢仰望星空,在变幻不定的历史进程中,我们这样的职业最需要一个永恒稳固的参照物。”
    “这种稳固只是一种幻觉。”中国主席说。
    “为什么这么说呢?”
    中国主席没有回答,指着空中刚刚出现的群星说:“您看,那是南十字座,那是大犬座。”
    总统笑着说:“您刚刚证明了星空的稳固,在一万年前,如果这里站着一位原始人,他看到的南十字座和大犬座的形状一定与我们现在看到的完全一样,这形象的名字可能就是他们首先想出来的。”
    “不,总统先生,事实上,昨天这里的星空都可能与今天不同。”中国主席第三次仰望星空,他脸色平静,但眼中严峻的目光使秘书长和总统都暗暗紧张起来,他们也抬头看天,这是他们见过无数次的宁静的星空,没有什么异样,他们都询问地看着主席。
    “我刚才指出的那两个星座,应该只能在南半球看到。”主席说,他没有再次向他们指出那些星座,也没有再看星空,双眼沉思着平视前方。
    秘书长和总统迷惑地看着主席。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地球另一面的星空。”主席平静地说。
    “您……开玩笑?!”总统差点失声惊叫起来,但他控制住了自己,声音反而比刚才更低了。
    “看,那是什么?”秘书长指指天顶说,为了不惊动其他人,他的手只举到与眼睛平齐。
    “当然是月亮。”总统向正上方看了一眼说,看到旁边的中国主席缓缓地摇了摇头,他又抬头看,这次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初看去,天空正中那个半圆形的东西很像半盈的月亮,但它呈蔚蓝色,仿佛是白昼的蓝天退去时被粘下了一小片。总统仰头仔细观察太空中的那个蓝色半圆,一旦集中注意力,他那敏锐的观察力就表现出来,他伸出一根手指,用它作为一把尺子量着这个蓝月亮,说:“它在扩大。”
    他们三人都仰头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不再顾及是否惊动了别人。两边和后面的国家元首们都注意到了他们的动作,有更多的人抬头向那个方向看,露天舞台上乐队调试乐器的声音戛然而止。
    这时已经可以肯定那个蓝色的半球不是月亮,因为它的直径已膨胀到月亮的一倍左右,它的另一个处在黑暗中的半球也显现出来,呈暗蓝色。在明亮的半球上可以看清一些细节,人们发现它的表面并非全部是蓝色,还有一些黄褐色的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