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自我与他者:文学的对话理论与中西文论对话研究[平装]
  • 共1个商家     30.10元~30.10
  • 作者:邹广胜(作者)
  •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048251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自我与他者:文学的对话理论与中西文论对话研究》:钱江新潮文丛

    作者简介

    邹广胜,男,1967年生于江苏丰县,1987年毕业于洛阳工学院社会学科部,1995年获四川大学中文系世界文学硕士学位,研究方向为当代西方文学与文论,2000年获南京大学中文系文艺学博士,学位,研究方向为文学的基础理论,2000年至2002年在浙江大学中文系博士后流动站从事博士后研究,研究方向为中西比较诗学。2006年12月至2007年9月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访学,2007年1月至2008年9月在哈佛大学访学。现为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

    目录

    丛书总序
    自序“知其不可而为之”
    ——《论语》围绕孔子展开的各种关于“自我与他者”的评价
    第一部分 对话的理论与原则
    第一章 巴赫金的对话理论研究
    第二章 西方男权话语中的女性形象解读
    第三章 开放文本与文本之间的对话——谈《苍蝇》的互文性
    第四章 读者的主体性与文本的主体性
    第五章 后现代主义文学的四个基本特征
    第六章 存在主义文论——现代与后现代之间
    第七章 话语权力与跨文化对话中的形象传递
    第八章 从浪漫主义看现实与可能之间的对话

    第二部分 中西文论对话的立场与可能
    第一章 中西文论对话与古代文论现代转换的研究现状及反思
    第二章 论道法自然与天人合一的基本表现形态及其现代意义
    第三章 从《路得记》看儒家传统文化的亲缘原则
    第四章 从《文心雕龙》的研究看中西文论对话
    第五章 孔子与苏格拉底个体形象比较研究
    第六章 孔子的“圣人”观念与苏格拉底的“神”的观念比较研究
    第七章 柏拉图的对话体与孔子的语录体的比较研究
    第八章 文化诗学研究中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结的困境与出路

    第三部分 专论
    第一章 罗兰.巴特眼中的日本文化
    第二章 论萨特创作中的共时性
    第三章 “SheorHe"如何指称上帝——女性主义解读《圣经》的新视角
    第四章 杨宪益与戴乃迭古典文学英译的学术成就
    第五章 宇文所安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的几个基本主题
    第六章 从孔子评管仲看石涛的爱国思想
    第七章 谈张艺谋电影的三个基本主题及对当代中国电影的意义
    第八章 钻坚求通钩深取极——读罗宗强《读文心雕龙手记》
    致谢

    序言

    浙江大学是一所人文璀璨、名师荟萃的全国重点大学,前身是1897年创办的求是书院。百年浙大,一路风雨又一路辉煌,在这块深厚的土地上,它不仅哺育了马叙伦、马一浮、沈尹默、苏步青、王淦昌、贝时璋、张其昀、谈家桢、卢鹤绂等众多的文化名人和科学大师,而且在长期的办学中形成了堪称典范的求是精神。尤其是在竺可桢主政期间,于极其艰难的西迁办学中更是把这种“求是”精神发挥到极致,使浙大声名远播,成为“当时中国最好的四所大学之一”。
    浙大中文系办学历史悠久。往远说,可追溯到林启主持的求是书院。当时办学伊始,书院即开设国文课程,先后延请宋恕、陈去病、马叙伦、沈尹默、张相等著名学者授业讲学——以此算起,中文系已历春秋百有十载;往近说,则源于1920年的之江大学国文系和1928年的国立浙江大学国文系——就此而言,中文系悠然已有九十余年历史。它前后历经西迁时期、龙泉分校时期,后又融合之江大学国文系、浙江大学国文系两大主脉.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中文系被划归由浙大“母体”孵化出来的新的分支——新成立的浙江师范学院。嗣后1958年,浙江师范学院与新组建的杭州大学合并,称杭州大学;从这时开始,浙大中文系便进入了“杭大中文系”时代,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文摘

    在巴赫金看来,语言是一种共时性的存在,而言语则是活生生的行为事件。言语的单位是表述,任何一个表述本质上都具有对话性,是整个对话事件中的一个对语。每一个表述都具有针对性、指向性,它不可能不诉诸任何对象。任何表述都是言语交际链中的一环,它除了指向自己的对象外,总是以某种形式回答此前的他人叙述。在回答时表现出自己的立场、身份与另一主体的关系。这一切都在个人表述中得到实现。语言中的词句却不同,它是无空间的、无时间的、无主的、无情态的、中性的,只有放在与具体现实交际相联系的表述中才能得到理解。巴赫金说:“实际上任何表述,除了自己的对象以外,总以某种形式回答(广义的理解)他人的表述。说者不是亚当,所以,他那言语的对象本身,不可避免地要成为与直接交谈者的意见(在谈论或争论某个日常事件时)或者与各种观点、世界观、流派、理论等(在文化交际领域里)交锋的舞台。”“表述是言语交际链条中的一环,不可能把它与此前的诸环节割裂开来,正是后者从外部和内部决定着它,从而在它内部产生着直接的应答反应和对话反响。”“表述的一个重要(结构)特征,是它要诉诸某人,是他的针对性。表述不同于语言的意义单位,即词和句子;词和句子是无主的,不属于任何人,不针对任何人;而表述既有作者也有受话人。”(I)如句子“下雨了”既可表示欣喜,又可表示忧虑,可表示问候,也可表示自言自语。这一切具体的含义、立场、评价只有在特定的语境中才能确定。总之,它总是指向某人,关于某事,含有某种目的,不可能完全是中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