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新文学大系导言集1917:1927[平装]
  • 共1个商家     28.80元~28.80
  • 作者:鲁迅(作者),胡适(作者),蔡元培(作者),等(作者),刘运峰(编者)
  •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9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0106114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新文学大系导言集1917:1927》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

    目录

    赵家璧 前言
    蔡元培 总序
    胡适 《建设理论集》导言
    《建设理论集》目次
    郑振铎 《文学论争集》导言
    《文学论争集》目次
    茅盾 《小说一集》导言
    《小说一集》目次
    鲁迅 《小说二集》导言
    《小说二集》目次
    郑伯奇 《小说三集》导言
    《小说三集》目次
    周作人 《散文一集》导言
    《散文一集》目次
    郁达夫 《散文二集》导言
    《散文二集》目次
    朱自清 《诗集》导言
    编选凡例
    编选用诗集及期刊目录
    选诗杂记
    诗话
    《诗集》目次
    洪深 《戏剧集》导言
    《戏剧集》目次
    阿英 《史料·索引》序例
    《史料·索引》目次
    附录
    周作人 文学革命运动
    胡 适 文学革命运动
    陈子展 文学革命运动
    赵家璧 话说《中国新文学大系》
    赵家璧 鲁迅怎样编选《小说二集》
    刘运峰 编后后记

    序言

    我国的新文学运动,自从民国六年在北京的《新青年》上由胡适陈独秀等发动后,至今已近二十年。这二十年时间,比起我国过去四千年的文化过程来,当然短促值不得一提,可是他对于未来中国文化史上的使命,正像欧洲的文艺复兴一样,是一切新的开始。它所结的果实,也许及不上欧洲文艺复兴时代般的丰盛美满,可是这一群先驱者们开辟荒芜的精神,至今还可以当做我们年青人的模范,而他们所产生的一点珍贵的作品,更是新文化史上的至宝。
    这二十年时间,大约可以分做两个不同的时期:从民六(一九一七)的发难到民十六(一九二七)的北伐,从民十六的北伐一直到现在。前一时期的新文学,贯穿着“文学革命”的精神,到北伐成功,便变了一副面目。这后一时期的新文学,至今还在继续发长中,我们既不能随便替他作结束,为事实上便利计,就先把民六至民十六的第一个十年间,关于新文学理论的发生,宣传,争执以及小说,散文,诗,戏剧诸方面所尝试得来的成绩,替他整理,保存,评价。在国内一部分思想界颇想回到五四以前去的今日,这一件工作,自信不是毫无意义的;而且供给十年百年后研究初期新文学运动史者一点系统的参考资料,也是我们所应尽的责任。
    这一个新文学大系的计划,得益于茅盾先生,阿英先生,郑伯奇先生,施蛰存先生的指示者很多,没有他们,这个计划决不会这样圆满完备的。蔡元培先生,胡适之先生,郑振铎先生,鲁迅先生,周作人先生,朱自清先生,郁达夫先生,洪深先生和上述的前三位,花费了他们宝贵的时间,替我们搜材料,编目录,写导言,使这十部大书得以如愿的实现,我借了这个机会,敬向他们深深的致谢。

    后记

    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中国新文学大系》(1917-1927)都是一个奇迹:1936年,年仅28岁的赵家璧受到日本出版界所编辑的大型文库的启发,得到茅盾、阿英等人的点拨,在短短的时间内,就邀请到鲁迅、胡适、茅盾、周作人、郑振铎、阿英、郁达夫、郑伯奇、洪深、朱自清等文坛巨匠,编选出版了10卷本的《中国新文学大系》,在中国现代文学史和编辑出版史上树立了一座里程碑。它的影响一直延续到当代:20世纪80年代以来编辑出版的《中国薪文学大系》(1927-1937)20卷、《中国新文学大系》(1937-1949)20卷以及《中国近代文学大系》(1840-1949)30卷,无不有着它的影子。即使将来的人们继续编辑出版新的《中国新文学大系》,这部具有开创性的图书也是无法取代无法忽视的存在。
    有关《中国新文学大系》的编辑出版过程,赵家璧先生的《话说(1917-1927中国新文学大系)》一文已做了详细的说明;有关这部《1917-1927中国新文学大系导言集》的价值,张铁荣教授的序言也做了精辟的分析。我所要说的,就是这部《导言集》的重新编辑过程。
    这部《大系》的导言,无疑是一部风格独特、见解超凡的中国现代文学史。这些导言既同入选的作品相互映照,又可以独立成篇。因此,早在1940年10月,上海良友图书公司就将这些导言汇为一编,出版了《中国新文学大系导论集》。该书的题记中说:“本书乃集中国新文学大系十册中所载各篇导言而成,故名‘中国新文学大系导论集’,内计总序一篇,导言九篇,是第一个十年间新文学各部门综合的研究。”

    文摘

    编就了这部“伟大的十年间”的《文学论争集》之后,不自禁的百感交集:刘半农先生序他的《初期白话诗稿》云:
    这十五年中,国内文艺界已经有了显著的变动和相当的进步,就把我们当初努力于文艺革新的人,一挤挤成了三代以上的古人,这是我们应当于惭愧之余感觉到十二分的喜悦与安慰的。
    这是半农先生极坦白的自觉的告白。但一般被“挤成了三代以上的古人”的人物,在那几年,当他们努力于文艺革新的时候,他们却显出那样的活跃与勇敢,使我们于今日读了,还“感觉到十二分的喜悦与安慰”的!这不仅仅是因为憬憧于他们的时代,迷恋于历史上的伟大的事业的成就,当然,那些“五四”人物的活动,确可使我们心折的。在那样的黑暗的环境里,由寂寞的呼号,到猛烈的迫害的到来,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兴奋与苦斗之中生活着。他们的言论和主张,是一步步的随了反对者们的突起而更为进步,更为坚定;他们扎硬寨,打死战,一点也不肯表示退让。他们是不妥协的!
    这样的先驱者们的勇敢与坚定,正象征了一个时代的“前夜”的光景。
    当陈独秀主持的《青年杂志》于一九一五年左右,在上海出版时,——那时我已是一个读者——只是无殊于一般杂志用文言写作的提倡“德智体”三育的青年读物。
    后来改成了《新青年》,也还是文言文为主体的,虽然在思想和主张上有了一个激烈的变异。胡适的“改良文学刍议”,在一九一七年发表。这诚是一个“发难”的信号。可是也只是一种“改良主义”的主张而已,他所谓文学改良,只“须从八事人手。八事者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