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语文经典?知堂书话(套装上下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29.90元~29.90
  • 作者:周作人(作者),钟叔河(编者)
  •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013669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语文经典?知堂书话(套装上下册)》:古人劝人读书,常说他的乐趣……此外的一派说是读书有利益……我所谈的对于这两派都够不上,如要说明一句,或者可以说是为自己的教养而读书吧。既无什么利益,也没有多大快乐,所得到的只是一点知识,而知识也就是苦,至少知识总是有点苦味的。……寂寞总是难免的,惟有能耐寂寞者乃能率由此道耳。
    ——周作人

    作者简介

    周作人(1885-1967),原名槐寿,字星杓,又名启明,号知堂,中国现代著名散文家、文学理论家、评论家、诗人、翻译家、思想家,中国民俗学开拓人,新文化运动的杰出代表。历任国立北京大学教授、东方文学系主任,燕京大学新文学系主任,并与其兄鲁迅、林语堂等创办《语丝》周刊,任主编和主要撰稿人。
    钟叔河,湖南平阳人,湖南出版集团编审(已离休),十余岁起即喜读周作人文。1963年起和周氏通信。20世纪80年代初在岳麓书社任总编辑时,即开始印行周氏自编文集。1986年编辑出版了《知堂书话》和《知堂序跋》。1991年作《周作人丰子恺儿童杂事诗图笺释》。1995年编辑出版了四卷本《周作人文选》。1998年编辑出版了十卷本《周作人文类编》。本人著作有《走向世界》、《从东方到西方》、《念楼集》、《偶然集》、《钟叔河散文》,《念楼学短》等。

    目录

    编者序
    第一辑 谈新书和旧小说
    幼稚教育用书二种
    读书论
    《评(尝试集)》匡谬
    《阿Q正传》
    阿Q的旧帐
    《沉沦》
    介绍小诗集《湖畔》
    读《野鸽的话》
    情诗(谈《蕙的风》)
    什么是不道德的文学(再谈《蕙的风》)
    北京的外国书价
    《镜花缘》
    读《童谣大观》
    读《各省童谣集》
    儿童的书
    关于儿童的书
    教科书的批评
    读《欲海回狂》
    读《京华碧血录》
    青年必读书十部
    古书可读否的问题
    《忆》的装订
    关于《何典》
    谈毛边书
    读《性的崇拜》
    《爱的艺术》之不良
    介绍《政治工作大纲》
    厂甸
    厂甸之二
    一九三四年我所爱读的书籍
    《散文一集》编选感想
    谈禁书
    人厕读书
    二十四年我的爱读书
    《刘香女》
    二十五年我的爱读书
    印书纸
    《儿女英雄传》
    《品花宝鉴》
    小说
    《桥》
    读书的经验
    灯下读书论
    佛经
    《常言道》
    《笑赞》
    《呐喊》索隐
    小人书
    小人书二
    读旧书
    谈《儿女英雄传》
    《水浒传》
    《水浒》与《红楼》
    《红楼梦》
    《红楼梦》的改编问题
    《西游记》
    《聊斋志异》
    《聊斋》稿本
    《动物园》
    《瓦釜集》
    画小人书
    垃圾书
    开卷有益
    租书看
    《土卫生法讲话》
    《农具图解》
    读《庚辛》
    工具书与旧学者
    《农业管窥》
    关于《守常全集》的一点旧闻
    小说的回忆
    《绿野仙踪》
    第二辑 谈日本的书
    第三辑 谈西洋的书
    第四辑 谈古籍书

    文摘

    小孩去上学,却是一样的大小。这样日常生活的景物还画不好,更不必说纯凭想象的童话绘了,——然这童话绘却正是儿童画本的中心,我至今还很喜欢看鲁滨孙等人的奇妙的插画,觉得比历史绘更为有趣。但在中国却一册也找不到。幸而中国没有买画本给小儿做生日或过节的风气,否则真是使人十分为难了。儿童所喜欢的大抵是线画,中国那种的写意画法不很适宜,所以即使往古美术里去找也得不到什么东西,偶然有些织女钟馗等画略有趣味,也稍缺少变化;如焦秉贞的《耕织图》却颇适用,把他翻印出来,可以供少年男女的翻阅。
    儿童的歌谣故事书,在量上是很多了,但在质上未免还是疑问。我以前曾说过,“大抵在儿童文学上有两种方向不同的错误:一是太教育的,即偏于教训;一是太艺术的,即偏于玄美;教育家的主张多属于前者,诗人多属于后者。其实两者都不对,因为他们不承认儿童的世界。”中国现在的倾向自然多属于前派,因为诗人还不曾着手于这件事业。
    其实艺术里未尝不可寓意,不过须得如做果汁冰酪一样,要把果子味混透在酪里,决不可只把一块果子皮放在上面就算了事。但是这种作品在儿童文学里,据我想来本来还不能算是最上乘,因为我觉得最有趣的是有那无意思之意思的作品。安徒生的《丑小鸭》,大家承认他是一篇佳作,但《小伊达的花》似乎更佳;这并不因为他讲花的跳舞会,灌输泛神的思想,实在只因他那非教训的无意思,空灵的幻想与快活的嬉笑,比那些老成的文字更与儿童的世界接近了。我说无意思之意思,因为这无意思原自有他的作用,儿童空想正旺盛的时候,能够得到他们的要求,让他们愉快的活动,这便是最大的实益。至于其馀观察记忆,言语练习等好处即使不说也罢。总之儿童的文学只是儿童本位的,此外更没有什么标准。中国还未曾发现了儿童,——其实连个人与女子也还未发见,所以真的为儿童的文学也自然没有,虽市场上摊着不少的卖给儿童的书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