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时间、自我与社会存在[平装]
  • 共1个商家     14.30元~14.30
  • 作者:帕特里克·贝尔特(编者),景天魁(丛书主编),朱红文(丛书主编),陈生梅(译者),摆玉萍(译者)
  • 出版社:北京师范大学出版集团,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309620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时间、自我与社会存在》为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译者:陈生梅 摆玉萍 编者:(英国)帕特里克·贝尔特 丛书主编:景天魁 朱红文

    目录

    第一章 社会学中的时间引论
    关于时间的争论与观点
    社会学对时间日益关注

    第二章 社会学理论重构
    实证论
    功能主义
    规范整合模式和常人方法学
    结构主义与结构主义的历史研究
    结论

    第三章 自我与认知力:米德的方法
    米德的社会心理学
    批判性重估
    结论

    第四章 时问性与自我:米德的方法
    米德的时间观
    批判性重估
    结论

    第五章 时问性、结构化与重构化
    社会结构
    非意图结果
    结论

    第六章 走向时问化社会学
    时间与知识:概述
    应用与实例
    历史与社会学
    参考文献
    译后记

    序言

    用一整套丛书来介绍“时空社会学”,无论是对广大读者还是对社会学、社会理论等专业领域的学者来说,都似乎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举动,其学术和社会意义是需要予以说明的。
    的确,尽管历史学和(人文)地理学的研究中经常会涉及时代(时期)、区域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但是,把时间和空间看作社会学的主题,甚至把“时空社会学”看作当代社会学的一个重要学科分支、一种重要的理论研究方法,这在中外社会学界和社会理论领域还是需要加以论证的。
    英国当代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在《社会的构成》等著作中强烈批评西方社会理论对时空问题的忽视。他认为,大多数社会分析学者仅仅将时间和空间看作行动的环境,并不假思索地接受了把时间看作一种可以测量的钟表时间的观念,而这种观念只不过是近代西方文化特有的产物。在他看来,社会系统的时空构成恰恰是社会理论的核心。社会科学家只有围绕社会系统在时空延伸方面的构成方式才能建构合理的社会思想,才能理解和把握社会学从一开始就致力研究的社会“秩序问题”。
    美国当代社会理论家伊曼纽尔·沃勒斯坦在分析和批评19世纪社会科学范式的局限性时更以嘲讽的口吻说,在社会科学中占有主导地位的方法论最了不起的成就之一就是在分析过程中删除了时空概念。他认为,在以往的社会理论中,时空被看作一种自然的常态、一种外生变量,而并非连续性的社会创造。然而,事实上,“时空”不仅是纯内生变量而且还是我们理解社会结构和历史变迁的关键所在。

    后记

    翻译一本非英语专业的学术著作,对于从事英语专业的我们而言,是一个阅读、学习和探索的过程。面对陌生的术语,由起初的茫然到最后的熟悉,整个翻译过程充满了挑战,以及战胜困难的成就感。终于,在经过近一年半的努力后,这本被自己的孩子们戏称为“天书”的译著要问世了,欣喜之余,不免忐忑,毕竟我们不是专业人士,会不会有理解不到位的地方呢?会不会曲解了作者的本意呢?
    在整个翻译过程中,对于不理解的内容,我们都尽量通过E-mail与作者Patrick Baert先生沟通,并以他本人的解释为准。这其中还包括原著中的几个小错误,并及时得到了Baert先生的回复,没有他的帮助,完成这本书的翻译可以说困难重重。

    文摘

    第二章 社会学理论重构
    我已大体上说明了我的时间化研究的内容,及其与社会学理论中其他重视时间的理论蓝图之间的关系。本章将在我的时间化视角的框架内讨论四种比较完善的描述社会现实的理论。这样做的目的有两个,它使我能阐明后面几章的内容与社会学传统有何不同。我将逐一地探讨各个理论,重点介绍那些因缺少时间化视角而引起的问题。不过,在这样做的时候,我不会忽略每个理论的重大贡献。这有助于接下来介绍围绕米德关于自我和时间性的观点所进行的讨论。
    我要讨论的传统理论有:实证论、功能主义、常人方法学和结构主义。之所以选择这四个理论传统,是因为以下几个原因:其一,相对来说,无论在理论方面还是在经验研究方面,无论是明确指出的还是隐性使用的,这四个理论在社会学中都比较重要。事实上,正是通过指出与比较完善的理论之间的区别,才能说明我自己的理论的意义。其二,这些理论会不会对我的时间化社会学研究产生很大的影响,或是其中两个、三个甚至全部四个一起会不会对我的观点具有建设性的意义?举例来说,通过讨论结构主义和常人方法学,我就能够说明各时段之间的一些恰当的联系。
    前面几段中我有意识地使用了“传统”一词,这个词不是指一种具体的理论或模式,而是指一种更普遍的思潮。例如,在明确探讨常人方法学及其对日常生活的重复性的强调时,我将探讨结构化理论中类似的特征。比起更严格的定义(例如常人方法学的内容)来,这个不太严格的使用使我能更侧重于那些有助于(或有悖于)我的研究的基本规则或假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