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废园天使[平装]
  • 共3个商家     16.80元~20.28
  • 作者:飞浩隆(作者),丁丁虫(译者)
  • 出版社:四川出版集团,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第1版(2010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46993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废园天使》是“日本SF大赏”提名将作品。

    媒体推荐

    美丽出自痛苦,据说这是艺术的真谛。悲剧就是将一件完美的东西打碎给你看。一般的小说,通常也就描写到美丽事物被打碎,如果还有能称得上大团圆的结局,那么也是建立在悲剧的废墟上。《废园天使》却展现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可能性,美丽的夏区毁于一旦,生活在那里的绝大部分AI禁锢在看似没有尽头、永不止息的绝痛之中,但是在一切都玉石焚毁的瞬间,又重新凝结为名为视体的规模巨大的结晶。痛苦被定格在最美的一瞬间,这种美叫人窒息,晶莹剔透得使人难以直视。只有高纯度的痛苦才能升华出高纯度的美。
    这小说放不下的,却不是这美和这些痛苦。作者想展现的,不只是残酷和美丽。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飞浩隆 译者:丁丁虫

    飞浩隆,1960年出生于日本岛根县,毕业于岛根大学。1983年9月在《SF杂志》上发表处女作《异本:猿之手》,随后陆续创作了许多中短篇,并以崭新的风格和细腻的笔触赢得了“山田正纪第二”的美誉。1992年发表《二重奏》之后,飞浩隆一度陷入沉寂。直到2002年,他又携长篇小说《废园天使》重返科幻文坛,并一举摘得第24届“日本SF大赏”提名奖。2005年,飞浩隆的《具像之力》获得了“星云赏”最佳短篇小说奖,这也标志着他的第二个创作高峰的来临。

    目录

    第一章 无人之夏
    第二章 打倒蜘蛛的女人、留在最后的男人、东海湾的实干家们
    第三章 矿泉旅馆
    第四章 金盏花、陷阱的构造、反击
    第五章 四个朗高尼、知性的对话、在无人的走廊里漫步的人
    第六章 天使
    第七章 手背、三面镜、头发对象
    第八章 大事记、水玻璃、拱心石
    第九章 关于两个人的墓
    第十章 渺茫的海岸线
    解说 [日]海法纪光

    文摘

    到鸣沙之滨捡视体去。
    那天早晨,朱尔·塔皮在床上睁开眼睛的时候,便做了这个决定。
    从枕边的窗户望出去,夏日的天空万里无云,没有一丝微风。这样的日子,海滩上应该可以找到很漂亮的漂流物。少年一跃而起,将头探出窗户。清晨的空气拂过少年的脸颊。
    一条坚实的红土路从家门前经过,往前延伸一小段便转成碎石铺就的小道,然后又逐渐变为坚固宽广的石板路,一直向小镇延伸过去。
    向渔港小镇的方向眺望,密密麻麻的红色房顶排列得毫无规律可言,再往前则是一片蓝色的大海,平静而浩渺。海面上空堆积着巨大的积雨云。天空中还残留着些微晨曦的痕迹,在它的映照下,云朵隐约带上了一些玫瑰色的光芒,仿佛大理石雕成的纪念碑一般,坚固、庄严、不可动摇。
    然而朱尔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云是由飘浮的细微水滴集聚而成。它的构成物质无法固定不变,形态因此变幻不定。与其说它是一种凝固的事物,不如说是一种变动不居的现象。
    朱尔仿佛嗅到了鸣沙之滨上吹拂的海风气息。
    今天会捡到什么样的视体呢……
    说不定能捡到“流玻璃”?毫无来由的预感让朱尔的心怦怦直跳,就像十二岁的少年身上经常发生的一样……就像他真的只有十二岁一样。
    那天早晨,便是那样的美丽。
    而眼前的小镇更美。
    仿照南欧风格设计的港口小镇,沐浴着只在夏日清晨才会出现的明媚阳光,如此美景恰好能完美地体现区界的独特创意——在古典气息浓郁而又交通不便的小镇上享受夏日的休憩。
    朱尔将汲水罐里的水倒进脸盆,对着墙上的镜子洗过脸,走下楼梯。额前纤细的金色短发打理得整整齐齐,发梢的细小水珠闪烁着点点光芒。
    楼梯下面,小小的餐厅中弥漫着早餐的甜美芳香。
    小装饰柜里摆放的是朱尔在国际象棋大赛中赢回的奖杯。
    国际象棋大赛每年夏天都会举行,地点在这个小镇档次最高的矿泉旅馆里。大赛历史悠久,参赛者的名字可以同本地名流的名字写在一起。朱尔九岁时第一次参加大赛即获胜。从获胜后的第二个早晨开始,这座奖杯便被摆放在装饰柜里,默默承受千年之久的岁月尘埃。
    “早啊,朱尔。”
    妈妈背对着自己的孩子打了声招呼,然后端上了早餐。
    文蛤汤里撒着从飘窗的花盆里采来的香草。未经发酵就用石灶烘烤出来的面包放在桌上。番茄色拉里,带有香醋和混合了大蒜香气的橄榄油的气息。
    朱尔喜欢早晨从妈妈布置的餐桌旁走过。
    手纺的粗布上放着木桶和瓷碗。
    牛奶罐、胡椒粉。
    刀、叉、汤勺、餐巾环。
    平底锅上残留着麦粉的香气和细密的刮痕。
    蓄积在色拉碗底的汁水,比任何一家店里能买到的番茄酱都要美味。
    文蛤汤里飘出的细微蒸汽,在夏日的阳光中勾勒出美丽的图景。
    椅子也在闪闪发光……对面的椅子,爸爸的椅子。然而,那张椅子上并没有坐人。
    也不会有人坐在上面。
    爸爸不在这里。
    早在一千年之前,爸爸便离开了这张桌子、这间餐厅、这个房子、这座小镇、这季夏天。
    “我今天要到鸣沙之滨去,朱莉可擅长抓那些退潮后留在沙滩上的螃蟹了。”
    “好呀,别去危险的地方哦。”
    妈妈像往常一样回答,脸上带着温柔的笑,但仿佛又夹杂着一种说不出的复杂表情。
    “代我向朱莉问好,她总是替我陪你玩。”
    朱尔非常喜欢妈妈笑起来的时候眼角浮现出的大大的鱼尾纹。
    “好吃吗?”妈妈托着腮问。
    不用担心,我没事的。不去学校也可以很开心,也可以比任何人学得都好。或者,妈妈,你是在担心我和朱莉的事吗?你是担心她的品行?在整个夏区,妈妈,只有你一个人才会担心这个吧。
    “很好吃。”朱尔像往常一样,只回答了这一句。他咀嚼着面包,静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