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理论的逃逸[平装]
  • 共1个商家     25.30元~25.30
  • 作者:陈永国(作者)
  •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8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114026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在《理论的逃逸》中,陈永国关注的两个潜在的但是意义非凡的理论线索:一个是马克思到德勒兹到詹姆逊到哈特的线路;一个是索绪尔到德里达到斯皮瓦克的线路……——北京外国语大学 江民安
    解构的缘起与话语
    互文性与历史徐事
    德里达:作为批评策略的解构主义。
    德勒兹:游牧思想与解域化流动。
    詹姆逊:现代性资本的现代叙事。
    文化翻译:语言的逃逸政治。
    斯皮瓦克:作为解殖策略的翻译。
    从世界文学到世界银行文学。

    作者简介

    陈永国,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目录

    序(汪民安)
    第1章 解构的缘起与话语
    第2章 互文性与历史叙事
    第3章 德里达:作为批评策略的解构主义
    第4章 德勒兹:游牧思想与解域化流动
    第5章 詹姆逊:现代性与资本的现代叙事
    第6章 文化翻译:语言的逃逸政治
    第7章 斯皮瓦克:作为解殖策略的翻译
    第8章 从世界文学到世界银行文学

    序言

    这本书,这本书中的各篇文章,我早已谙熟于心。它们在不同时期成文的时候,我都是第一个读者,也是受益至深的读者。不过,我答应写这个序言,不单纯是因为我从书中获得的这份教益,也不单纯是因为我们多年来的默契和友谊,还因为将我们卷在一起的共同工作——正是这项共同工作,使得我们总是一起思考,并且因为这种共同思考,冲淡了我们各自日常生活方面的乏味和单调;也正是因为这些共同的工作,我们(以及另外一些朋友)并不承受理论思考本应承受的孤单。陈永国的成就,毫无疑问,我总是将它们看成是我的成就;反过来,我的一点进步,他也一定会视为是他的进步。至少,他的书,或者我的书的出版,在分享喜悦这点上,我们毫无差异。
    这本书,跨越了批评理论的三个阶段:最开始是以索绪尔的语言学为发端的结构主义阶段:这是60年代法国独创性思想的开端,罗兰·巴特,克里斯蒂娃,叙事学和各种各样的文本理论展开了眼花缭乱的试验。文学借助于语言学的模式得以认知,人们第一次将主体和历史逐出了批评的视野,并将文学驱逐到语言结构的牢笼中:文学研究的法则,在语言学的法则下展开。接下来的阶段,是两个不同的线索的汇聚。一个线索来自于结构主义的内部反叛,德里达、罗兰?巴特和克里斯蒂娃等人发现了另外一个索绪尔,发现了一个强调差异性的索绪尔,他们依然将文学限制在语言学内,但是,这不是结构和系统的语言学,而是差异和嬉戏的语言学。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解构主义阶段。

    文摘

    第1章 解构的起缘与话语

    从广义上说,结构主义是20世纪60年代兴起于欧美的一场知识运动;而从狭义上说,结构主义则是以结构语言学为理论依据的一种分析方法,其分析对象或研究客体是广义上的人类文化,其兴趣焦点是研究限定性结构,认为个体现象本身并不具有意义,而只能在一个系统结构内部与其他因素构成某种关系时才具有意义。更确切地说,结构主义是把结构语言学的研究方法用于人类文化的研究。有人曾把结构主义的源头追溯至法国实证主义哲学家奥古斯都·孔德(1778—1857)和人类学家爱弥尔·杜克海姆(又译涂尔干,1858—1917),但就语言学对结构主义的重要影响而言,其真正的理论源头应该是操法语的瑞士语言学家费尔迪南·德·索绪尔。
    索绪尔于1906—1911年问在日内瓦大学讲授语言学(梵语和印欧语系语言的历史比较研究)。1913年去世后,他的一系列开拓性讲座由他的学生整理出版,这就是后来著名的《普通语言学教程》(1916)。一般认为,索绪尔的语言学理论促成了现代思想的一场革命,可以与科学史上伽利略的天体论和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同日而语。在索绪尔之前,作为一门科学的语言学并不存在。当时的语文学家们对世界上各种语言进行描述、比较和分析,目的是发现各种语言之间的共性和关系,探讨语言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所经历的变化,而且往往局限于一种语言内部的词源或语音变化因此,是一种历时研究。这种研究的重点在于发现语言的本质,认为语言与世界处于一种模仿的关系之中:语言是对世界结构的模仿,因此,没有自己的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