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建筑师与设计师视觉笔记[平装]
  • 共1个商家     33.00元~33.00
  • 作者:诺曼·克罗(NormanA.Crowe)(作者),保罗·拉索(PaulLaseau)(作者),吴宇江(译者),刘晓明(译者)
  • 出版社: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第1版(1999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1203721601,978711203721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建筑师与设计师视觉笔记》:无论艺术水平高低,用图片而不是用文字记录你的思路和观察,可以提高你的创造力和工作成效。《建筑师与设计师视觉笔记》是一本资料集成,通过实例介绍如何做视觉笔记的成熟方法和步骤。
    《建筑师与设计师视觉笔记》是要表现如何快速做草图,收集参考资料,同时提高理解能力,加速方案形成,进一步深化从观察和语言表达中获取的知识,掌握收集、分析和运用信息的技能。
    诺曼·克罗和保罗·拉索通过研究做笔记与形象思维和创造力之间的关系,对开发以下三种能力提出了现实的指导意见:
    ——从体验中获取更多信息的能力;
    ——用草图清晰准确地表达自我的能力;
    ——用草图对观察对象进行分析的能力。
    大量事实说明了视觉笔记的多重作用,它能培养你敏锐的环境意识,解决设计中出现的问题,甚至让你从讲座和演示中获取更多信息。《建筑师与设计师视觉笔记》还介绍了适合做视觉笔记的笔记本。
    如果你想最大限度地提高自己的悟性和创造力,就请遵循《建筑师与设计师视觉笔记》提出的策略行事,《建筑师与设计师视觉笔记》不愧是建筑师、景观建筑师、设计师以及所有喜欢用画面记录亲身体验之人士的良师益友。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诺曼·克罗(Norman A.Crowe) (美国)保罗·拉索(Paul Laseau) 译者:吴宇江 刘晓明

    诺曼·克罗(Norman A.Crowe),是圣母玛利亚大学建筑学副教授、注册建筑师,他对建筑和城市设计视觉分析技术的研究得到了Graham基金的资助,在历史建筑修复和街区改造项目中担任建筑顾问。
    保罗·拉索(Paul Laseau),是像HarceI Breuer and Associates和Henrl Colbocand Gerard Phillipee这类著名建筑事务所的一名成员,他目前是Ball立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教授,注册建筑师,城市设计学院环境设计研究会的会员。

    目录

    自序
    1 引言
    1.1 视觉笔记的应用
    1.2 视觉修养
    1.3 笔记本
    1.4 使用本书
    1.5 起步
    2 视觉记录指导
    2.1 记录
    2.2 分析
    2.3 设计
    3 视觉日记
    3.1 考察场所
    3.2 理解有序与无序:一瓶花和一个城市规划
    3.3 解决共性问题
    3.4 注重细部
    3.5 设计研究:国际中心
    4 视觉笔记选
    4.1 思维与创造力
    4.2 做视觉笔记
    4.3 实例
    4.4 记录
    4.5 分析
    4.6 设计
    5 工具和技巧
    5.1 设备
    5.2 基础性绘图
    5.3 常规作图
    5.4 分析图
    5.5 符号性绘图
    6 结语
    7 跋
    8 插图和照片目录出处
    9 参考文献
    译后记

    序言

    当此书尚在编写之时,勒·柯布西耶的速写手稿已经出版了。这位后来成为20世纪最有影响的建筑师所作的笔记,就是我们想努力达到的例子。显然,这些手稿表达了作者的热情、强烈的好奇心、探索的精神以及聪明才智。这些手稿提供了思想与图像之间相互激发而产生灵感的实例。
    勒·柯布西耶的手稿也许会吓住一些人,因为这些人怯于把自己与有名望的艺术家来作比较。但是,如果仔细阅读他的旅行笔记的话,就会消除这种担忧。勒·柯布西耶的手稿本身谈不上有什么优美之处,仅仅是些记录。作者并不打算让它们具有很好的视觉效果,也不想让人看了之后而趣味盎然。这些手稿都是草图,非常潦草,有的图重叠在一起,有的则被划掉,有的甚至很难理解,因为这些手稿乱得只有作者本人能看懂。那么,这些画稿及其潦草的文字为什么会有其内在的实用价值呢?如果仔细阅读这些手稿,就会发现它们是充满了思想的。勒·柯布西耶的笔记与其说是企图再创造出视觉的真实,勿宁说是记录了一些体现普遍原则的,或仅仅是一些有用的观察结果的特征。视觉笔记就像人们上课、听报告和读书时所作的笔记一样,是从整体中提炼出来的.可以独立存在的,具有自身生命的意匠。
    《建筑师与设计师视觉笔记》一书旨在鼓励视觉修养,其理念基于这样一种观点,即视觉文化(这里文化的含义包括敏锐性和表达能力两者——译者注)与文字修养同等重要。为了开拓表达视觉信息的能力,我们用实例来说明如何像记录许多文字信息那样来记录视觉信息。这些实例说明,记录视觉形象如同记录文字笔记,所不同的在于视觉记录的内容主要是图形而不是文字。我们希望本书将使人们认识到画符号性草图的方法既实用又方便。经常会有人劝我们不要再画任何东西了,因为除非我们具有某些艺术天赋,否则,我们用画作的记录是没有用的。然而。另一方面,经常会有人鼓励我们在写信、听讲座或起草报告时作文字记录,其原因就在于我们并非是卓有成就的作家。我们承认文字记录很有用,但我们并不为别人很强的文字能力所吓倒,因为,我们并不期望我们的记录文笔极佳。我们所期望的是记录清晰、准确,但不必漂亮。假如我们对视觉表达抱有同样态度的话,我们就能掌握同样有趣而且有用的方法。这种方法能补足我们在其他领域的实力,并使我们更加了解自身以及周围的世界。
    本书可使任何希望掌握符号绘图方法的人们通过仔细阅读书中实例,以及毫不犹豫地投入其中而达到目的,这就是说,开始按照实例的说明去做。

    后记

    《建筑师与设计师视觉笔记》是一本有关视觉修养与视觉记录的应用性图书。本书从一开始就详细地介绍了视觉笔记的应用,以及如何去做视觉笔记,又怎样地从事视觉笔记的收集等。全书阐述了这样一种观点,即视觉表达与文字表达同等重要。本书作者认为,用草图作记录可以帮助你分析、发展构思,并认识参与全部设计过程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同时,这些风格、层次各异的草图对读者会有很大的启发。本书还收集了大量的视觉笔记实例,这些实例的作者又大多为建筑师与工程师。
    全书内容丰富,题材新颖,在编排上又图文并茂,令人一目了然。目前国内尚未出版过同类书籍,因此,我们确信,本书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实用性很强的好书,它的出版将无疑对我国的建筑师、设计师、建筑与美术院校的师生员工产生积极的影响。
    本书译者历时四个月的业余时间,终于完成了译稿的工作。
    本书第1~3章由本人负责翻译,第4~6章由我的合作伙伴——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教师刘晓明同志负责翻译,其中刘晓明老师的学生王朝忠同学为其试译了第5、6两章的初稿内容。
    本书在翻译过程中得到了一些专家、学者、朋友们的热情帮助,程里尧和蔡秉乾二位先生对译稿进行了认真审校,使译稿质量得以提高和保证,在此表示衷心感谢。

    文摘

    插图:



    谁会需要记视觉笔记呢?也许是检查机器的工程师,或记录特殊仪器布置的科学家或实验员;也许是记录设计实例的园林建筑师,或记录一幢建筑的重要细部并打算予以重建或扩充的建筑师;也许是访问一个新地方而想记录其神秘现象背后的内容的旅游者;也许是大学生,他在参加生物、植物、考古、建筑艺术史的幻灯讲座和其他涉及视觉内容的讲座时需要作视觉笔记。
    视觉笔记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它可以记录人的肉眼或照相机所不能直接观察或记录到的东西。实验员画一张图来记录多种仪器的组合方式,而画一张实验室的全景图对他来说却没有什么用处。建筑师的绘画表现了他所研究的建筑是如何被组织的,交通系统的运作又是如何规划的,或建筑结构构件在何处又怎样与建筑物其他部分联系的。植物学家绘制植物某部位的分解图来说明营养物质如何通过叶脉传送到植物的边远部位,以及花的有性繁殖部分又是如何交接到一起的。视觉笔记记录的信息已被选作存档、研究和交流之用。这种记录性绘画通常是有分析性的,它们不像一张图片那样只是简单地表现,而是可以拆开来描述。与艺术家的绘画比如一幅速写相比,视觉记录需要许多的思想。而对绘画技巧的要求却不高,因为视觉笔记是用来解释已经选定了的信息的。虽然,速写不需要事先计划,但需要相当的技艺以作出精确的描绘。
    此外,视觉笔记还有一个重要的应用领域。我们也许会有这样的想法,这种图形表达方式只是出于技术人员或其他专业人员的工作需要,而且只是一种有效的、可销售的技术而已。其实,它的作用要大得多。设想这样一个相似的情况:书面语言对思想和行动的作用。书面语言不仅以其为人们普遍接受的词汇和语法来表达思想,而且它还实实在在地调节着我们的思考方式。此外,它又将我们的思想、观点和概念反馈给我们。当我们归纳有关一个专题所学到的内容时,我们用书面语言来组织我们的思想,并把这些思想记录下来,最终在写作中又“把它全部写下来”。正是在这种“把它全部写下来”的过程中,原本只不过是散乱的思想和没有生气的真实环境被赋予了秩序,从而产生了新的关系和认识。因此,没有发达的书面语言的社会无法同有发达语言的社会在社会成就的高低方面相提并论,这并不令人感到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