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莎士比亚剧本:奥瑟罗(插图珍藏本)[精装]
  • 共2个商家     18.00元~20.20
  • 作者:威廉?莎士比亚(作者),约翰?吉尔伯特(插图作者),朱生豪(译者)
  •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第1版(2012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2009044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威廉·莎士比亚编著的《奥瑟罗》是以15世纪末叶赛浦路斯岛作为舞台的。主角奥特罗是一位黑皮肤的摩尔人,担任威尼斯军的统帅。他因听信部下的谗言,杀死了美丽忠贞的妻子黛丝德莫娜。等到明白事情的真相后,悔恨交集,终于自刀,追随爱妻于黄泉下。

    作者简介

    作者:(英)威廉·莎士比亚

    文摘

    罗德利哥嘿!别对我说,伊阿古;我把我的钱袋交给你
    支配,让你随意花用,你却做了他们的Ni-g,这太不-
    够朋友啦。伊阿古他妈的!你总不肯听我说下去。要是我做梦会
    想到这种事情,你不要把我当做一个人。罗德利哥你告诉我你恨他。
    伊阿古要是我不恨他,你从此别理我。这城里的i个当道要人亲自向他打招呼,举荐我做他的副将;凭良心说,我知道我自己的价值,难道我就做不得一个副将?可是他眼睛里只有自己没有别人,对于他们的请求,都用一套充满了军事上口头掸的空话回绝了;因为,他说:“我已经选定我的将佐了。”他选中的是个什么人呢?哼,一个算学大家,一个叫做迈克尔·凯西奥的弗罗棱萨人,一个几乎因为娶了娇妻而误了终身的家伙;他从来不曾在战场上领过一队兵,对于布阵作战的知识,懂得简直也不比一个老守空闺的女人多;即使懂得一些书本上的理论,那些身穿宽袍的元老大人们讲起来也会比他更头头是道;只有空谈,不切实际,这就是他的全部的军人资格。可是,老兄,他居然得到了任命;我在罗得斯岛、塞浦路斯岛,以及其他基督徒和异教徒的国土之上,立过多少的军功,都是他亲眼看见的,现在却必须低首下心,受一个市侩的指挥。这位掌柜居然做起他的副将来,而我呢——上帝恕我这样说——却只在这位黑将军的麾下充一名旗官。
    罗德利哥 天哪,我宁愿做他的刽子手。
    伊阿古这也是没有办法呀。说来真叫人恼恨,军队里的升迁可以全然不管古来的定法,按照各人的阶级依次递补,只要谁的脚力大。能够得到上官的欢心,就可以越级躐升。现在,老兄,请你替我评一评,我究竟有什么理由要跟这摩尔人要好。
    罗德利哥假如是我,我就不愿跟随他。
    伊阿古啊,老兄,你放心吧;我所以跟随他,不过是要利用他达到我自己的目的。我们不能每个人都是主人,每个主人也不是都该让仆人忠心地追随他。你可以看到,有一辈天生的奴才,他们卑躬屈节,拼命讨主人的好,甘心受主人的鞭策,像一头驴子似的,为了一些粮草而出卖他们的一生,等到年纪老了,主人就把他们撵走;这种老实的奴才是应该抽一顿鞭子的。还有一种人,表面上尽管装出一副鞠躬如也的样子,骨子里却是为他们自己打算;看上去好像替主人做事,实际却靠着主人发展自己的势力,等捞足了油水,就可以知道他所尊敬的其实是他本人;像这种人还有几分头脑;我承认我自己就属于这一类。因为,老兄,正像你是罗德利哥而不是别人一样,我要是做了那摩尔人,我就不会是伊阿古。同样地没有错,虽说我跟随他,其实还是跟随我自己。上天是我的公证人,我这样对他陪着小心,既不是为了忠心,也不是为了义务,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才装出这一副假脸。要是我表面上的恭而敬之的行为会泄露我内心的活动,那么不久我就要掬出我的心来,让乌鸦们乱啄了。世人所知道的我,并不是实在的我。
    罗德利哥要是那厚嘴唇的家伙也有这么一手,那可让他交上大运了!
    伊阿古叫起她的父亲来;不要放过他,打断他的兴致,在各处街道上宣布他的罪恶;激怒她的亲族。让他虽然住在气候宜人的地方,也免不了受蚊蝇的滋扰,虽然享受着盛大的欢乐,也免不了受烦恼的缠绕。
    罗德利哥 这儿就是她父亲的家;我要高声叫喊。
    伊阿古 很好,你嚷起来吧,就像在一座人口众多的城里,因为晚问失慎而起火的时候,人们用那种惊骇惶怂的芦晋呼喊一样。
    罗德利哥喂,喂,勃拉班修!勃拉班修先生,喂!
    伊阿古醒来!喂,喂!勃拉班修!捉贼!捉贼!捉贼!留心你的屋子、你的女儿和你的钱袋!捉贼!捉贼!勃拉班修自上方窗口上。
    勃拉班修大惊小怪地叫什么呀?出了什么事?
    罗德利哥 先生,您家里的人没有缺少吗?
    伊阿古您的门都锁上了吗? 勃拉班修咦,你们为什么这样问我?
    伊阿古哼!先生,有人偷了您的东西去啦,还不赶快披
    上您的袍子!您的心碎了,您的灵魂已经丢掉半个;就在这时候,就在这一刻工夫,一头老黑羊在跟您的
    白母羊交尾哩。起来,起来!打钟惊醒那些鼾睡的市民,否则魔鬼要让您抱外孙啦。喂,起来!
    勃拉班修什么!你发疯了吗?
    罗德利哥最可敬的老先生,您听得出我的声音吗?
    勃拉班修我听不出;你是谁?
    罗德利哥我的名字是罗德利哥。P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