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雪舞者[平装]
  • 共1个商家     26.10元~26.10
  • 作者:卢基扬年科(作者),陈翠娥(译者)
  • 出版社:同心出版社;第1版(2012年10月18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770423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雪舞者》继1200万畅销奇迹《守夜人》系列之后,科幻界至尊——卢基扬年科颠覆想象边界之作!场面气势如虹,真实的末日景象,人类世界的终结!突破想象边界,不得不让人把它称之为经典预言小说《一九八四》太空版!众多名人为之倾倒:余秋雨题名推荐,斯皮尔伯格、昆汀?塔伦蒂诺为之倾倒。这不是小说,这是正在发生的未来!

    名人推荐

    这不只是一部太空冒险记,更是探讨善恶与自由意志的赞叹佳作。你愿牺牲你的独立来换取和平与繁荣吗?当你回答我的问题前,请先看完这本书。
    ——德国科幻书评家 柯比
    这本书凌驾科幻小说的层次,是一本读的时候大呼过瘾,看完之后再三省思的大师佳作!
    ——德国评论家 汤玛斯?科斯特

    媒体推荐

    没听过卢基扬年科?你还住在山顶洞里吗?快去认识他,因为读完他的作品,会让你觉得不虚此生!
    ——《纽约时报》
    卢基扬年科的魅力在于,当你开始读他的书时,就希望这故事永远不要结束。
    ——德国《书市》杂志
    卢基扬年科是个相当有天赋的作家,他的作品一向轻松有趣。《雪舞者》符合卢氏的一贯风格,情节紧凑、角色多样,全书充满阴谋与出人意料的结局。书中提出的善恶、友谊、爱情及背叛等问题,发人深省。
    ——俄国最大网路Ozon书店
    实至名归的科幻大师!写的是未来,谈的是现在,高潮迭起、拍案叫绝,让你忍不住想象住在防护罩世界里的未来!
    ——德国科幻论坛
    作者说故事的功力炉火纯青,一口气读完、意犹未尽的好书!
    ——奥地利权威媒体 《信使报》
    作者生动描述未来世界,让读者惊觉其实未来就在不远处!
    ——《新德报》
    老少咸宜,吸睛好书!
    ——《斯图加特日报》
    一本让你在大呼过瘾之余,还让你深深自省的科幻大作!
    ——德国书虫网
    书中细腻的角色互动,不仅令人耳目一新,且富含哲趣。一本让你翻开来,就会一直读下去的好书。真希望这是一部系列小说!
    ——德国《书折页》杂志
    让你无法猜到结局的精采小说,席卷德国市场的主要原因!
    ——德国《书讯》杂志

    作者简介

    作者:(俄罗斯)卢基扬年科 译者:陈翠娥

    卢基扬年科,欧洲科幻大会年度最佳作家,俄罗斯科幻大会年度最佳作家。风靡全球的“守夜人系列小说”,不仅创下惊人销量,长踞畅销书榜,更囊括多项科幻大奖,如星桥奖、漫游者奖、俄罗斯科幻大会金奖等,从此奠定他科幻天王的至尊地位。

    目录

    第一卷 星骑士
    第二卷 冬日时光
    第三卷 生命倒带
    第四卷 复制人与独裁者

    序言

    那天,我父母决定结束生命,动用了宪法赋予的死亡权利。
    当时,我不曾察觉丝毫异样。我知道听起来难以置信,直到他们告诉我之前,我一点没料到父母已经屈服。爸爸一年多前遭到解雇,津贴额度也已用完,当时妈妈仍继续在第三政府矿场工作。我不知道的是,第三政府矿场早已濒临破产边缘,改用米粮和抵销房屋租金替代工资,前者令我担忧,后者我则不曾放在心上。许多人都面临相同命运,学校里几乎找不到双亲都有工作的小孩。
    我放学回到家,将书包扔到床上,悄悄瞄了客厅一眼,有笑声从客厅传来。
    我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喜事便是:爸爸找到工作了。妈妈和爸爸坐在桌前,上头铺着白色桌巾,中央摆座古老水晶烛台,上头点着蜡烛,这种烛台只有在生日或圣诞节时才会分送到各户人家,盘子上头是吃剩的食物。我敢肯定,爸爸已经解决了满满两大盘食物,一旁半瓶伏特加,是真正的伏特加,还有一瓶几乎见底的葡萄酒。
    “小奇!”爸爸对我说。“赶快坐下来!”
    我叫奇克列依,名字算是响亮,不过有点拗口。妈妈有时叫我阿奇,爸爸则叫我小奇。在我看来,如果他们在十三年前选个别的名字,现在就不必这么麻烦。不过,如果换个名字,我就不会是现在的我了。
    我坐下来,没提任何问题,因为爸爸一向不喜欢有人挑战他男主人的地位,他很大男子主义,即使只是宣布帮我买了件新衬衫这种小事也不例外。妈妈一语不发地为我盛上一大盘马铃薯和肉,在盘子旁边摆一罐我最爱的西红柿酱。在爸爸解开我的疑惑之前,我先大快朵颐了一番。
    爸爸其实没有找到工作。
    现在根本没有职缺提供给没安装 “神经分流器”的人。
    在身体里安装分流器势在必行,但那对成人而言,是项危险又昂贵的手术。况且,妈妈没有收入,这就表示他们根本无力维持基本生活保障。我心里很明白,在我们星球上,只有在圆顶防护罩内的人才有活命的机会。
    再这么下去,我们会被赶出住处,驱逐到防护罩以外的地区。普通人在罩子外只能存活一年,但如果上天眷顾的话,两年也有可能。
    因此,父母亲动用了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利……
    我愣坐在椅子上,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一边望着爸爸妈妈,一边用叉子麻木地翻弄马铃薯。我刚刚在上头淋了西红柿酱,食物已经被搅成一团稀泥。我喜欢在所有东西上头淋西红柿酱,就算老被挨骂也戒不掉这个习惯……
    而此刻却没有人责备我。
    或许,我应该提议,我们可以一起前往驱逐区。只要每次从矿山回来后,积极消除辐射污染,我们仍然可以长命百岁,赚取足够的钱后,再度到防护区内购买补给配额,但是我说不出口。我记起曾经参加过的矿山导览行程,想起那些坐在老旧推土机和挖土机内的人们,灰色皮肤上满是溃烂的伤口。那时有架挖土机晃着铲斗,从矿场朝我们校车迎面驶来,驾驶座上的人从舱内掀唇微笑,露出遭受到辐射感染的共有特征——“鳄鱼嘴”。他只不过想吓唬吓唬我们,却惹得女生放声尖叫,连累我们男生也受到惊吓。
    我一言不发,妈妈却忽然笑了,亲吻我的头,然后又异常严肃地解释,从现在起,我的生活保障补给配额将延长七年,好让我来得及长大,来得及找到工作。以前他们收入丰厚,出手阔绰,为我装设的神经分流器质量很好,因此求职不会有困难。最重要的是,我要记得远离损友和毒品,对老师和邻居们都要彬彬有礼,按时将衣服洗干净,并且不要忘记递交市政府食物配给券申请书。
    爸爸似乎感受到我的犹疑,告诉我事实已然无法改变。妈妈此时哭了起来。他们已经递出死亡申请书,喝下特殊药剂之后才会领到这笔“告别金”。因此即使他们改变心意,仍难逃一死,只不过如此一来,我的生活保障补给配额将无法获得延长。
    虽然还有冰淇淋、蛋糕和糖果,我却再也吃不下,彻底失去食欲。妈妈在我耳边悄悄地说,他们用部分“告别金”支付了我未来七年的生日费用。社会福利部门的专员会准备我想要的礼物,并在我生日当天和庆生餐一起送上门。我们的星球虽然贫困且生活条件严苛,但是社会福利的发展并不比地球或阿瓦隆星球差。
    我还是把冰淇淋吃了,因为禁不起妈妈恳恳哀求的眼神。我把早就糊成一团的草莓和苹果冰淇淋吞了下去。接着依照惯例,我们在祈祷过后上床就寝。
    父母必须一大清早前往“告别之家”。如果他们没有在正午之前报到,一样难逃一死,只不过会死得很痛苦。
    我躺在床上,盯着时钟瞧,直到午夜三点。时钟是变形机器人的模样,眼睛寒光闪烁,挥舞双手在原地踏步,偶尔用“雷射光剑”发射微细光束扫射房间。妈妈老是埋怨,摆这种玩意儿在房内根本无法入睡,却从没要我把机器入关掉,因为她没忘记,她和爸爸在我八岁那年送这个时钟给我时,我有多么高兴。
    当我惊觉自己竟然开始回忆起父母,仿佛他们已经离开人世时,不禁立刻跳下床,奋力甩开门,冲向他们的房间。我年纪已经不小,什么都懂。大人们在晚上可能从事什么活动我也心知肚明,我爸妈也不例外。
    只是此刻我再也不想顾忌什么,我无法独自待在房里。
    我跳上床,挤到爸妈中间,将头埋进妈妈的肩膀开始啜泣。
    妈妈跟爸爸都不发一语,只是抱住我,轻柔地抚摸我。我立刻了解,他们都还活得好好的,但期限只到明天早上。我下定决心整夜不睡,但却终究敌不过睡意。
    一早妈妈替我打点上学的东西,说我非去上课不可,没有必要送他们,更何况终须一别。
    当他们出门时,爸爸才开口:“小奇……”
    接着沉默下来。他有太多话想说,但是时间远远不够。我等着他再度开口。
    “小奇,你将来会了解,这样的决定是正确的。”
    “不,爸爸。”我说。
    我应该说“是的”,但却说不出口。爸爸报以微笑,但神情抑郁。他牵起妈妈的手,一同走出家门。
    我还是送了他们一程,不过是远远相送,以免被他们发现。妈妈不时回头张望,她感觉到了我。可我始终没有现身,因为我答应不会送他们。
    他们走进“告别之家”后,我呆立半晌,然后用力地踹了市政府外墙。这并非要抗议什么,纯粹因为市政府就在对面,中间只隔了一条先锋街。
    我接着往回走,到学校上课,只为坚守自己对父母的承诺。

    文摘

    【序曲】
    那天,我父母决定结束生命,动用了宪法赋予的死亡权利。
    当时,我不曾察觉丝毫异样。我知道听起来难以置信,直到他们告诉我之前,我一点没料到父母已经屈服。爸爸一年多前遭到解雇,津贴额度也已用完,当时妈妈仍继续在第三政府矿场工作。我不知道的是,第三政府矿场早已濒临破产边缘,改用米粮和抵销房屋租金替代工资,前者令我担忧,后者我则不曾放在心上。许多人都面临相同命运,学校里几乎找不到双亲都有工作的小孩。
    我放学回到家,将书包扔到床上,悄悄瞄了客厅一眼,有笑声从客厅传来。
    我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喜事便是:爸爸找到工作了。妈妈和爸爸坐在桌前,上头铺着白色桌巾,中央摆座古老水晶烛台,上头点着蜡烛,这种烛台只有在生日或圣诞节时才会分送到各户人家,盘子上头是吃剩的食物。我敢肯定,爸爸已经解决了满满两大盘食物,一旁半瓶伏特加,是真正的伏特加,还有一瓶几乎见底的葡萄酒。
    “小奇!”爸爸对我说。“赶快坐下来!”
    我叫奇克列依,名字算是响亮,不过有点拗口。妈妈有时叫我阿奇,爸爸则叫我小奇。在我看来,如果他们在十三年前选个别的名字,现在就不必这么麻烦。不过,如果换个名字,我就不会是现在的我了。
    我坐下来,没提任何问题,因为爸爸一向不喜欢有人挑战他男主人的地位,他很大男子主义,即使只是宣布帮我买了件新衬衫这种小事也不例外。妈妈一语不发地为我盛上一大盘马铃薯和肉,在盘子旁边摆一罐我最爱的西红柿酱。在爸爸解开我的疑惑之前,我先大快朵颐了一番。
    爸爸其实没有找到工作。
    现在根本没有职缺提供给没安装 “神经分流器”的人。
    在身体里安装分流器势在必行,但那对成人而言,是项危险又昂贵的手术。况且,妈妈没有收入,这就表示他们根本无力维持基本生活保障。我心里很明白,在我们星球上,只有在圆顶防护罩内的人才有活命的机会。
    再这么下去,我们会被赶出住处,驱逐到防护罩以外的地区。普通人在罩子外只能存活一年,但如果上天眷顾的话,两年也有可能。
    因此,父母亲动用了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利……
    我愣坐在椅子上,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一边望着爸爸妈妈,一边用叉子麻木地翻弄马铃薯。我刚刚在上头淋了西红柿酱,食物已经被搅成一团稀泥。我喜欢在所有东西上头淋西红柿酱,就算老被挨骂也戒不掉这个习惯……
    而此刻却没有人责备我。
    或许,我应该提议,我们可以一起前往驱逐区。只要每次从矿山回来后,积极消除辐射污染,我们仍然可以长命百岁,赚取足够的钱后,再度到防护区内购买补给配额,但是我说不出口。我记起曾经参加过的矿山导览行程,想起那些坐在老旧推土机和挖土机内的人们,灰色皮肤上满是溃烂的伤口。那时有架挖土机晃着铲斗,从矿场朝我们校车迎面驶来,驾驶座上的人从舱内掀唇微笑,露出遭受到辐射感染的共有特征——“鳄鱼嘴”。他只不过想吓唬吓唬我们,却惹得女生放声尖叫,连累我们男生也受到惊吓。
    我一言不发,妈妈却忽然笑了,亲吻我的头,然后又异常严肃地解释,从现在起,我的生活保障补给配额将延长七年,好让我来得及长大,来得及找到工作。以前他们收入丰厚,出手阔绰,为我装设的神经分流器质量很好,因此求职不会有困难。最重要的是,我要记得远离损友和毒品,对老师和邻居们都要彬彬有礼,按时将衣服洗干净,并且不要忘记递交市政府食物配给券申请书。
    爸爸似乎感受到我的犹疑,告诉我事实已然无法改变。妈妈此时哭了起来。他们已经递出死亡申请书,喝下特殊药剂之后才会领到这笔“告别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