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科幻小说面面观[平装]
  • 共2个商家     49.20元~51.10
  • 作者:达科?苏恩文(DarkoSuvin)(作者),郝琳(译者),李庆涛(译者),程佳(译者),等(译者)
  • 出版社: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安徽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63447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科幻小说面面观》是“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资助项目。

    作者简介

    作者:(加拿大)达科·苏恩文(Darko Suvin) 译者:郝琳 李庆涛 程佳 等

    达科·苏恩文(Darko Suvin)1930年出生于克罗地亚首府萨格勒布,当代世界著名科幻文学研究专家,世界上最具影响的马克思主义学派理论家之一,对西方现当代科幻文学的研究产生了重要影响代表性著述有《科幻小说变形记》,《科幻小说面面观》,《编剧艺术两面观》,《英国维多利亚时期的科幻小说》等;主编有《社会主义国家的科幻小说》,《H.G.成尔斯和现代科幻小说》,《科幻小说研究:科幻小说论文选编》(与R.D马伦共同主编)等。
    郝琳,文学博士,山西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英国剑桥大学访问学者,参撰《外国文论简史》,主持翻译《道德原则探究》等。
    李庆涛,文学博士,东莞理工学院外语系讲师,英国牛津大学访问学者,参译《剑桥美国文学史》第二卷等。
    程佳,广州暨南大学外语学院讲师,出版译著《R.S.托马斯自选诗集》等。

    目录

    中文版序
    绪言(原书)
    第一卷 关于科幻小说的几项预设
    第一章 文学与类文学的“社会理论”:总体性思考
    第二章 科幻小说有意义的语境:安逸与苦难的对话
    第三章 论科幻小说:基本问题
    第四章 论“后现代主义的”政治无能与小说及科幻小说的视域
    第五章 科幻小说与历史、赛伯朋客、俄国
    第六章 科幻小说:文学、电影、戏剧、多神论……
    第七章 “我没有灵魂,可我要笑或者哭”
    第八章 对“奇幻故事”或“奇幻小说”观念的思考

    第二卷 从预设到观点:论科幻小说的理论
    第一章 科幻小说与乌托邦小说:亲缘关系之远近
    第二章 不但,而且:科幻小说与科幻小说批评中的认知与意识形态
    第三章 叙述逻辑、意识形态宰制与科幻小说的优劣等级:一项假设
    第四章 作为史诗叙述的科幻小说:论“形式分析”与“社会学分析”之融合
    第五章 我们在哪里?我们如何来到这里?有没有任何出路?

    第三卷 科幻小说创作中的观点
    第一章 科幻小说的三种世界性范式:阿西莫夫、叶弗里莫夫、莱姆
    第二章 菲利普·K.迪克的创作:作为避难所与世界观的创作手法
    第三章 “辞旧迎新”:辨别后期的迪克
    第四章 去异化的寓言:勒·奎恩的逆日性舞蹈
    第五章 斯特拉加茨基兄弟的科幻小说作品
    第六章 论吉布森与赛伯朋客科幻小说
    第四卷 回顾:作为结语
    参考文献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首先,虽然我对北美所有的成就表示钦佩,对加拿大深表感激,但我选择在1999年退休并迁居回欧洲,这不仅是因为那里是我的出生地,更是因为那里是我的精神家园。我的这次迁居也是一个政治决定。这不仅仅是因为在充满危机的消费资本主义社会里做一个“年长公民”更加容易一些,同时也正如阿诺德·汤因比半个多世纪以前提到的那样:“在捍卫既得利益方面,美国是当今世界范围反革命运动的领袖。她代表着罗马曾经所代表的一切。对于所统治下的异族群落,罗马一向都是支持富人反对穷人,直至其毁灭……”(第92-93页)然而矛盾的是,我不得不在我的大多数欧洲知识分子朋友面前维护“美国”,即媒体里和军事上的USA.我的欧洲朋友们对于其使用的统治性话语及其试图证明为合理的种种行为深恶痛绝。我却指出道,从杰弗逊、梭罗一直到现今美国,批评美国的最优秀、最激烈的人来自于其内部:在科幻小说领域,譬如托马斯·迪什的那部被遗忘的著作《334》——它对美国和晚期罗马帝国进行了比较;接下来是许多杰出的女性作家,以乔安娜·鲁思和厄休拉.K.勒。奎恩为代表;然后是自19世纪四五十年代以“地狱的新地新图”为代表而开始的反乌托邦传统,等等。
    最后,作为一个科幻小说批评家,现在这样一个新的世界环境对我的工作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对我而言,文学批评与其说是其他的什么,不如说是一种艺术,任何规定式的说明都不适应艺术的飞速演变状态。因此,也许最好以我自己过去选择的几次转变的例子来回答你的问题。
    首先,它们不仅仅包括写小说,而且还要根据个人的能力和良心运用语文学工具。这种能力和良心都可以通过后天训练而获得,比如奥威尔式的关于战争、恐怖主义、移民等类似事件的话语。这些正是那些美国现代语言学会代表大会在2002年所拒绝讨论的话语。这种探究进一步牵扯到了过去类似的旧时代,即在我的记忆中的1917至1945年间,同时也牵扯到了写关于本雅明提出的净世思想、布莱希特提出的好斗的希望,以及纳粹统治下的德国学界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