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新管理哲学:道本管理[平装]
  • 共1个商家     27.00元~27.00
  • 作者:齐善鸿(作者)
  • 出版社: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第1版(2011年8月18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540405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新管理哲学:道本管理》管理科学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无数的管理学者和实践者在用生命探寻着管理学的真谛,然而,现实中很多管理者还在重复着西方100多年前实行的“胡萝卜加大棒”式的管理,结果人们成了工业链条上的一个个工具,成了制度束缚下的奴隶,人们的身心和价值观在慢慢地扭曲。管理实践面临那么多问题,我们能做些什么?齐善鸿教授和他的博士生弟子生开始了对人性、管理的本质、管理的矛盾、管理的思维和管理思想演进的内在逻辑等管理根本问题的深入思考。回顾历史、查阅典籍、反观现实、叩问心灵、展望未来,无数个日日夜夜的苦苦思索和思维碰撞,才形成了这本管理哲学巨著。《新管理哲学:道本管理》综合现代管理学理论、事例和实践,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养料,以促进人的解放和人类文明进步为方向,提出以道为本的管理思想和多主体论的管理模式,实现企业和个人的双赢,把企业打造成人们共同的心灵家园,让人充满幸福地生活、工作。

    名人推荐

    这部著作立意新颖独特、观点犀利敏锐、事例生动活泼、结构大开大阖、语言清新晓畅,是一部高水准、高质量、高档次的著作。
    ——高级编辑吕志贵老师荐语

    作者简介

    齐善鸿,南开大学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直属“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管理创新研究中心”主任,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高校管理哲学研究会副会长,“道本管理”和“精神管理”注册商标持有人。曾经师从著名管理学家陈炳富教授和朱镕基教授。出版《道本管理:精神管理学说与操作模式》(获国际管理学会第三届中国管理大会“优秀管理著作奖”)、《道本管理:中国企业文化纲领》、《中国新派管理:精神管理》等几十部著作。

    目录

    第一章 绪论
    第二章 “上帝”死了,拯救管理的运动
    第一节 管理之困——哲学沉思
    第二节 入困之因——异化与悖论
    第三节 解困之道——管理哲学的使命
    太月浮想
    小结
    思考题
    第三章 管理哲学思维
    第一节 管理哲学思维的概念与特征
    第二节 管理关系与管理思维障碍
    第三节 管理哲学思维的基本方式
    太月浮想
    结语
    思考题
    第四章 人性与管理
    第一节 我们时代的人性状况
    第二节 人性认识的典型误区
    第三节 人性界说与人性成长基本逻辑
    第四节 新人性论与管理
    太月浮想
    小结
    思考题
    第五章 问管理世界,谁主沉浮
    第一节 揭开主体性的面纱
    第二节 触摸主体性的脉动
    第三节 管理荆棘中主体性花朵的绽放
    太月浮想
    结语
    思考题
    第六章 鹿死谁手:管理哲学的基本矛盾
    第一节 个人与组织的矛盾
    第二节 工具性和主体性的矛盾
    第三节 企业利润和社会责任矛盾
    太月浮想
    小结
    思考题
    第七章 无言的思想:道本管理理论
    第一节 对管理演化的素描
    第二节 对管理演化的透视与道本管理的导出
    第三节 道本管理的概念、使命与理论内容
    太月浮想
    小结
    思考题
    第八章 星辰与足迹:道本管理实践
    第一节 道本管理实践概述
    第二节 道本管理的心道实践
    第三节 道本管理的人道实践
    第四节 道本管理的众道实践
    第五节 道本管理的天道与胜道实践
    太月浮想
    小结
    思考题
    第九章 历史的声音
    第一节 刚柔相济
    第二节 阴阳合一
    第三节 历史平衡
    太月浮想
    小结
    思考题
    参考文献
    后记

    序言

    用什么拯救管理?
    看到这个题目,也许你会产生疑问:“管理需要拯救吗?管理不是在日新月异地发展吗?管理思想不是越来越丰富了吗?”
    作为科学的管理,自诞生至今将近一百年,而管理的活动和演进,已经经历了漫长的历史,应该说,自从有了人类的活动,管理就存在了。但作为科学的管理,如今很少有人质疑它,这就有点不符合科学的精神了,因为任何科学都不可能有最终的结果,而只能是质疑与探索。现实中人们一味地在加强管理,却很少反思管理的方向和究问管理的根基,很显然,这是与科学的精神不相符的!
    如果你能取一个冷静的旁观者的视角看管理,就会发现,管理一方面在解决问题,同时也在制造问题。至于说,到底是解决问题多还是制造问题多,就不好一概而论了,因为,每个做管理的人情况是千差万别的。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不会有一项管理活动完美到只是解决问题而不会制造问题。
    在近几十年的发展中,中国大量引进了西方的管理知识和技术,并被某些人视为管理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岂不知,西方的管理并不完全是靠着这些所谓的管理来管理企业的。到过西方的人们知道,西方发达国家经历了近百年的现代化历程,社会总体文明程度在很多方面超过我们,小到排队的自动秩序、吃饭前的祷告和周末去教堂做礼拜(并非只限于教徒,也有很多非教徒参加),再到社会保障体系、人与环境的和谐关系等,这些也都是经历了长时间的实践所积累出来的人类文明成果。看起来,这些与企业管理似乎没有什么关系,但人们的这种精神和生活状态,毫无疑问会带入到企业活动中。由此可见,同样的管理方法在面对有信仰和没信仰的人时,效果肯定是不一样的。
    我们在企业中看到的问题,都是因为人而生出的问题。或者准确点来说,是因为人有问题而生出的问题。不管是西方管理还是东方管理,实际上真正的本质差别是十分有限的,更多的是因为发展阶段不同、人的文明状态不同而导致的相应管理策略不同。由此可见,管理若是不解决人们的文明进化问题,只是按照眼前的目标来管理人们,多半会把人引向邪路!君不见,那些只用业务指标考核员工的企业,不就培养了越来越多只认钱的人吗?!这些人挣了钱之后真的就幸福了、文明了?
    一些著名的企业家在历尽沧桑之后深刻地感悟到,企业就是众人心性修炼的道场,管理的责任就是帮助人们觉悟,管理者与被管理者只是修行中的伙伴。我们知道,涉及人生价值问题就走进了哲学的领域,也只有借工作、管理和生活中的活动来不断提升自己的觉悟,才能真正解开管理的困局(越加强管理,问题似乎越多)。此可谓“借假修真”的功夫了!
    想想人生,只不过是一个时间的区间,在之前没有我们和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在之后,现在拥有的一切也将更换主人。我们所拥有的一切,并不具有永久的产权,只是暂时的拥有、部分的使用权(因为我们拥有的大部分是我们无法消费的)。我们努力地从无到有,也无非是要证明自己点什么:自己的长处与短处、优点与缺点。最终,我们仍将会看破这一切,走向灵魂的自由!由此看来,在人生的这样一个历程中,每个人都是修行者,借我们所做的一切和所经历的一切,来观察自己和这个世界,在别人、事物和人生的这面镜子里,重新审视自己那已经衰老的容颜和蓬勃的心智!然后,就会有一张宠辱不惊的微笑的面庞,再去面对世间的一切!
    哲学的本意是爱智慧,当我们学会了用哲学进行思考时,我们就能够透过现象发现真相、透过事物看到生命痛苦与快乐轮换中的生生不息、透过可恨之人背后的可怜而生出怜悯与慈悲、透过别人的不幸而重新拾起自己的幸运并感恩一切、透过生死的区间而看破拼命占有的滑稽可笑。
    也许这一切是纯粹看哲学教科书的人无法做到的,也许这一切已经超越了世俗的哲学、那些俗人写的哲学(也包括我们自己在内,因为我们尚在修行),也许这一切无法用学院的哲学来概括,也许这一切就是人类生存的真相,也许他根本就没有名字。说到这里,想起来两千多年前的圣人老聃描绘道的感慨:“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德经》第二十五章)
    越说越玄了,我们再回来看管理到底需要什么。实际上,管理需要什么,基本上也就是管理中的人需要什么:未开化的人需要人提点觉悟、不文明的人需要重新教化、可怜的人需要我们帮助、落后的人需要我们促其进步、贫穷的人需要我们激活他们内心深处高贵的基因。可现实中管理给予的可能恰恰相反:未开化的人得到的常常是训斥、不文明的人得到的常常是处罚、可怜的人得到的常常是抛弃、落后的人所遭遇的常常是淘汰、贫穷的人得到的常常是鄙视……
    有人说,企业不是慈善机构,无法去悲悯众生!这种论调似乎是在说悲悯众生就无法做管理了。把管理与悲悯情怀如此对立起来,这样的管理思想如何立足呢?管理中那些动人的话语还值得相信吗?我们在此只是补充一下现实中的世俗管理所欠缺的,也并不是要把悲悯变成唯一的规则,而是要使其成为人与人之间的一种思想价值基础,而不再是用动物界的尔虞我诈来换取发展,再用发展的成果去造福已经严重受伤的人类!一句话,我们想解决的是人类自我构筑的一个奇怪的悖论:伤害着自己,再用发展的成果去疗伤!当然,我们已经看到太多的人,就是将生命作为原始资本、把健康作为基本成本,再把辛辛苦苦挣来的钱送到医院去治病!难道这就是正常的生活吗?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哲学认识的方式只是一种反思”。人类需要反思,不仅仅是对管理的反思,甚至应该包括对我们现在一直在追求的现代化的反思!在现代社会,很多人因为尿糖而不能吃糖了,因为肥胖而不敢吃肉了,因为孤独而不敢住大屋了,因为空气污染而跑到农村去了。
    回首几千年的人类历史,我们发现:医院似乎发展很迅速,监狱和看守所也在增加;学校在扩建,教堂和寺庙也在增加。这几类不同组织的增长,似乎昭示着一种我们的科学知识无法解读的人类命运密码。
    现代管理面临的困境需要管理哲学来拯救!
    人类命运的悖论也呼唤管理哲学以智慧重塑管理!
    繁星点点,彩云朵朵,天使掉落在地狱,一起携手从人间走过!
    齐善鸿 博士
    南开大学商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管理创新研究中心主任
    “道本管理”和“精神管理”注册商标持有人

    后记

    后记
    “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每当想起郑板桥的这首题画诗,我都会情不自禁地问自己:管理实践面临那么多问题,我能做些什么?那些在现代文明中痛苦挣扎的管理者和遭受折磨的员工,时时刻刻在撩拨我的内心,让我难以平静。
    管理科学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无数的管理学者和实践者在用生命探寻着管理学的真谛,他们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做出的贡献都极大地推动了管理文明的发展。然而,令我们不安的是:现实中很多管理者还在重复着西方100多年前实行的“胡萝卜加大棒”式的管理,结果人们成了工业链条上的一个个工具,成了制度束缚下的奴隶,人们的身心和价值观在慢慢地扭曲。假如这些问题不能够得到根本解决,人类的幸福和社会的文明都将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让我们欣慰的是,自行为科学时代人类已经开始探索超越这些问题的办法,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一些实践者,也在用更加文明的管理方式和近乎信仰的社会责任引领着时代的进步,尽管他们尚未成为主流。越是这样,我们越不能心安,有人已经为我们开辟了更加光明的道路,如果我们不能沿着这些智者和善良人指引的方向继续前行,我们又对得起谁呢?
    通过对管理科学演进历史的逻辑的反思,我们发现:在管理丛林时代,虽然无数管理者和实践者已经创造了大量的管理理论,并在各自的领域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是却少有人从管理的“根目录”上对管理进行认真的反思,然后提出有见地的能够解决根本问题的管理理论来。这恰恰是一百多年来,很多管理问题始终无法得到有效解决的根本原因。带着这样的思考,我和我的博士研究生开始了对人性、管理的本质、管理的矛盾、管理的思维和管理思想演进的内在逻辑等管理根本问题的深入思考。回顾历史、查阅典籍、反观现实、叩问心灵、展望未来,无数个日日夜夜的苦苦思索和思维碰撞,才形成了这本管理哲学拙著。
    记得在开始酝酿撰写这部管理哲学作品时,正值2008年盛夏,当我们的讨论和迸发出的灵感让我们兴奋不已之时,突然窗外下起了瓢泼大雨,一声声惊雷伴随着豆大的雨点敲打着这个婆娑世界,又仿佛在叩击着我们每一个人精神的窗棂。我们都会心地笑了,看来我们对管理学未来的这份担忧,这份期望找出解决办法的追求与渴望,已经开始感动我们博大的自然之母。
    接下来,我和我的学生就开始了对管理学基本问题的哲学思考和追问,历经1000多个日日夜夜,200多次课程的集中讨论,以及无数次的思路和结构调整。时至今日,终于可以暂时画上一个符号去付梓出版。本书的核心思想是我多年思考、研究以及与学生集体讨论的结果,但书稿各章的具体执笔则是我和我的学生的集体智慧的结晶,他(她)们包括王鉴忠、王寿鹏、焦彦、曹振杰、邢宝学、程江、孟奕爽。此外,书稿也融合了众多古圣先贤、管理学家、管理哲学家、管理实践者和无数善良人的智慧。
    在书稿的写作和修改过程中,我的2007级博士生盖玉妍,2009级博士生李亮、张党珠和2010级博士生肖华、李亚楠都参加了书稿的讨论,虽然他(她)们没有亲自执笔,但对书稿的修改和完善却奉献了很多智慧和精力。还有商学院的博士生瞿颖、李曦、王京传、刘丽娟、吕兴洋也参加了书稿的讨论,并提出了很多有价值的建议。我的2007级博士生邢宝学协助我做了撰写书稿的部分组织和校稿工作,还有博士生肖华、张党珠、李亚楠和2010级硕士生唐赵等对书稿的校对也做了不少无私的奉献。在这里一并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希望他们能够再接再厉,未来的社会和管理也期待着他们的奉献!
    这本书仿佛是多年孕育而生出来的孩子,尽管我们对她投入了精力和心血,但哲学和智慧是没有止境的,而我们这些人的局限也必然会留下一些不足和错误,希望管理学界、哲学界的朋友们能够给予赐教,以促进管理哲学的发展。我们真诚地希望能够服务于管理科学和管理实践中的朋友,希望能够带给读者一个全新的思考管理根本问题的视角,让我们能够对未来的管理文明进行一番新的探索。没有结论,只有反思和探索,这就是我们作为探索者的基本态度。
    齐善鸿 博士
    2011年5月于南开园

    文摘

    宣布管理学“上帝”的死亡,意味着那种控制人、约束人的管理的结束,也预示着对现有管理的根本反思。管理将向何处去?管理要进行怎样的自身变革?谁来承担拯救管理的使命?
    一、心里的锁与虚掩的门 英国魔术师胡汀尼有一手绝活,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打开无论多么复杂的锁,从未失手。他曾为自己定下一个富有挑战性的目标:在60分钟内,从任何锁中挣脱出来,条件是让他带着他那套特制的开锁工具,并且不能有人在旁边观看。一个小镇的居民,决定向他发起挑战,有意给他难堪。他们特制了一个坚固的铁牢,配上了一把看上去非常复杂的锁,向胡汀尼发出了挑战。胡汀尼接受了这个挑战。他带上工具,走进铁牢中,牢门哐一声关上了,大家遵守规则转过身去不看他工作。胡汀尼取出自己特制的工具开始工作。30分钟过去了,他用耳朵紧贴着锁,专注地工作着;45分钟、一个小时过去了,他头上开始冒汗。两个小时过去了,胡汀尼始终听不到期待中的锁簧开的声音。当无奈而绝望的他筋疲力尽地靠着门坐下来时,“奇迹”发生了——牢门顺势而开。原来,牢门根本没有上锁,那把看似很厉害的锁只是个摆设。小镇的居民成功地捉弄了这位逃生专家。
    门没有上锁,自然也就无法开锁,但大师心中的门却上了锁。
    胡汀尼的失败,在于他太专注这把具有象征意义的锁了。他的目标从“逃生”不知不觉地转换成了“开锁”。更可悲的是,先入为主的概念告诉他:考验他能力的锁,一定是锁上的。 公司总经理叮嘱全体员工:“谁也不要进八楼那个没挂牌的房间。”但他没解释为什么。在这家效益不错的公司里,员工们都习惯了服从,大家牢牢记住了领导的吩咐,谁也不去那个房间。一个月后,公司又招聘了一批年轻人,同样的话,总经理又向新员工重复了一遍。这时,有个年轻人在下面小声嘀咕了一句:“为什么?”总经理看了他一眼,满脸严肃地回答:“不为什么。”回到岗位上,那个年轻人的脑子里还在不停地闪现着那个神秘的房间:又不是公司部门的办公用房,也不是什么重要机密的存放地,为什么要有这样的吩咐呢?年轻人想去敲门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同事们纷纷劝他,冒这个险干吗,不听经理的话有什么好果子吃,这份工作来之不易呀!小伙子来了牛脾气,执意要去看个究竟。他轻轻地叩门,没有人应声。他随手一推,门开了,不大的房间中只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用红铅笔写着几个字:“拿这张条子给总经理。”小伙子很失望,但既然做了,就做到底,他拿着纸条去了总经理办公室。当他从经理办公室出来时,不但没有被解雇,反而被任命为销售部经理。“销售是最需要创造力的工作,只有不被条条框框限制的人才能胜任。”经理给了大家这样一个解释。到最后,那个小伙子果然没让经理失望。故事集的编者评论:有些条条框框所设置的禁区,其实正是留给勇敢者开拓的处女地。故事启示我们:解答目前的管理问题,需要我们打开心中的成见之锁,回归起点,挑战好像已无需质疑的理念,重新思考管理的本源和终极价值。看似艰巨的使命,可能只是一扇虚掩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