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功能社会:德鲁克自选集(珍藏版)[平装]
  • 共2个商家     28.50元~30.00
  • 作者:彼得·德鲁克(Drucker.P.F.)(作者),曾琳(译者)
  •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第1版(2009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1128080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功能社会:德鲁克自选集(珍藏版)》文章均选自德鲁克长达65年中所著的有关社区、社会和政体方面的文章,由德鲁克亲自精选编辑,非常全面地反映了德鲁克在社区、社会和政治结构领域的观点,为读者打开了德鲁克思想的大门。
    彼得·德鲁克庞大的思想和等身的著作,统一于他的基本价值立场,统一于对和谐社会的基本价值主张。德鲁克最关注的是社区和社会,在社区里个体拥有自己的身份,在社会里个体拥有自己的功能。
    功能社会就是和谐社会
    启蒙中国现代管理第一人
    当今中国一代活跃着的组织最近的眉睫的问题,正是德鲁克向我们描述的如何管理的问题。
    超越时空的德鲁克,管理者永恒的导师
    他称自己是“社会生态学家”,他对社会学和经济学的影响深远,他的著作架起了从工业时代到知识时代的桥梁。

    媒体推荐

    全世界的管理者都应该感谢这个人,因为他贡献了毕生的精力,来理清我们社会中人的角色和组织机构的角色,我认为彼得·德鲁克比任何其他人都更有效地做到了这一点。
     ——通用电气前首席执行官 杰克·韦尔奇
    在所有的管理学书籍中,德鲁克的著作对我影响最深。
     ——微软总裁 比尔·盖茨
    德鲁克是我心中的英雄。他的著作和思想非常清晰,在那些狂热追求时髦的思想的人群中独树一帜。
     ——英特尔主席 安迪·格鲁夫
    作为一个作者,我最为人熟知的是管理方面的著作,在美国尤其是这样。但是我最初和最首要的关注并非管理。我对管理的兴趣始自我对社区和社会的研究。    
      ——彼得·德鲁克   
    经典经得起时间考验,值得一读再读,常读常新。它帮你理清思路,从任何新事变中发掘本质,找到历史渊源。             
     ——邵明路 彼得·德鲁克管理学院创办人德鲁克百年诞辰全球纪念活动共同主席   
    德鲁克先生对于管理领域的贡献并不需要我们去做注释,但是对于中国的管理者来说,他的价值却难以估量。因为德鲁克先生,管理可以变得卓有成效;因为德鲁克先生,管理者释放了自己的价值。
     ——陈春花 华南理工大学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一本优秀的著作就是一座挖不尽的宝藏,可以陪伴人的终生。这样的著作一旦诞生,就已经独立于作者、独立于时代,属于每个读者自己。这样的书是永恒的、跨越时空的。             
     ——赵曙明 南京大学商学院院长 教授 博士生导师
    只有中国人才能建设中国,只有中国人才能发展中国。
      ——彼得·德鲁克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彼得·德鲁克(Drucker.P.F.) 译者:曾琳

    彼得·德鲁克小传(1909-2005),管理学科开创者,他被尊为“大师中的大师”、“现代管理学之父”,他的思想传播影响了130多个国家;他称自己是“社会生态学家”,他对社会学和经济学的影响深远,他的著作架起了从工业时代到知识时代的桥梁。 1909年彼得·德鲁克生于维也纳的一个书香门第,1931年获法兰克福大学国际法博士学位,1937年与他的德国校友多丽丝结婚,并移居美国,终身以教书、著书和咨询为业。 在美国他曾担任由美国银行和保险公司组成的财团的经济学者,以及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克莱斯勒公司、IBM公司等大企业的管理顾问。为纪念其在管理领域的杰出贡献,克莱蒙特大学的管理研究生院以他的名字命名;为表彰他为非营利领域所带来的巨大影响,国际慈善机构“救世军”授予德鲁克救世军最高奖项“伊万婕琳·布斯奖”。 他曾连续20年每月为《华尔街日报》撰写专栏文章,一生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共发表38篇文章,至今无人打破这项纪录。他著述颇丰,包括《管理的实践》《卓有成效的管理者》《管理:使命、责任、实务*《旁观者》等几十本著作,以30余种文字出版,总销售量超过600万册。其中《管理的实践》奠定了他作为管理学科开创者的地位,而《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已成为全球管理者必读经典。 他曾7次获得“麦肯锡奖”;2002年6月20日,获得当年的“总统自由勋章”,这是美国公民所能获得的最高荣誉。 20世纪80年代,德鲁克思想被引入中国;2004年,德鲁克管理学全面进入中国的管理教育。 2005年11月11日,德鲁克在加州克莱蒙特的家中溘然长逝,享年95岁。

    目录

    出版说明
    推荐序(邵明路)

    前言
    致谢
    第一部分 社会基础
    第一部分 简介
    第1章 从卢梭到希特勒
    第2章 1776年的保守主义反革命
    第3章 保守之路

    第二部分 极权主义的兴起
    第一部分 简介
    第4章 魔鬼的回归

    第三部分 政府的疾病
    第一部分 简介
    第5章 从民族国家到巨型国家
    第6章 政府的疾病

    第四部分 新多元化社会
    第一部分 简介
    第7章 新多元化社会
    第8章 组织的理论
    第9章 组织的社会

    第五部分 公司作为一个社会机构
    第一部分 简介
    第10章 公司的治理
    第11章 作为社会性组织的公司
    第12章 公司作为一个政治机构

    第六部分 知识社会
    第一部分 简介
    第13章 新的世界观
    第14章 从资本主义到知识社会
    第15章 知识工作者的生产力
    第16章 从信息到沟通

    第七部分 下一个社会
    第一部分 简介
    第17章 下一个社会
    译者后记

    序言

    我总是感觉自己没有资格为德鲁克先生的著作写序,但是机械工业出版社华章分社的邀稿盛情难却,此外,作为德鲁克先生生前少数耳提面命过的中国人之一,我也有责任和大家分享我从他那里得到的启迪。
    改革开放初期,德鲁克夫妇来过中国。对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人从战争创伤的心理阴影中复原的艰难过程,他遇到的中国人充满活力和乐观精神,这一点令他惊讶不已。十年前我刚认识德鲁克先生时,他告诉我,世界在苏联解体后,只有美国一国独强的局面是不健康的,应该至少还有另一股力量可以和美国互相制约,在俄罗斯、印度、巴西和中国这几个正在上升的大国中,只有中国有这种可能。他还说,中国可能向好的方向发展,也可能向坏的方向发展,因此在中国迅速培养大批有道德和有效的管理者至关重要。这也是他后来全力支持我创办彼得·德鲁克管理学院的原因。
    德鲁克管理学院开办不久,有一位著名商学院的教授建议我们走精英教育的路线,收昂贵的学费,德鲁克先生反对这么做。他对我说:“中国固然需要大公司和领导它们的精英人才,但中国像任何国家一样,90%的组织将是中小型的和地方性的,它们必须发挥作用,单靠大公司,不能提供一个健康社会所需要的各方面功能。

    后记

    德鲁克最为人熟知的是他在管理学方面的著作,如《卓有成效的管理者》《21世纪的管理挑战》等,但是德鲁克在本书的序中却开门见山地指出他最初和最首要的关注并非管理,而是社区和社会,他对管理的兴趣也是始自对社区和社会的研究。德鲁克被人们尊为管理学大师,并被美国《商业周刊》誉为“我们时代最经久不衰的管理思想家”,但是德鲁克说,“事实上,我更多的著作不是关于管理,而是有关社区、社会和政体”,这也正是德鲁克与其他管理学领域的学者的不同之处。德鲁克认为在他撰写的众多管理书籍中,只有两本与“工商管理”有关:一本是1964年出版的《成果管理》,另一本是1985年问世的《创新与企业家精神》,而对于自己其他的管理书籍,德鲁克说都是在探讨公司作为人的努力和社会组织的问题。
    当今社会人们热衷谈论的话题是经济管理,相形之下,对于新社会的关注要少得多,尽管后者也许更为重要。
    新社会是如何形成的?公司是何时开始成为经济活动的主角?管理为何成为新社会的功能之一?知识经济和知识社会是如何演变而来的?

    文摘

    第一部分 社会基础
    第一部分 简介
    《工业人的未来》 (1942年)是我写的第二本书,但是这本书是第一本我在美国构思和完成的书,也就是在1937年早期我从伦敦来到纽约为一组英国报纸担任特写专栏作者之后所写的。这本书的前身,《经济人的终结》(该书的摘选在本书的第二部分),是1938年的秋天在英国出版的,并于1939年的早春在美国出版。虽然这本书是在美国最终完成的,但是书中的大部分内容在我离开欧洲之前就完成了。实际上,其中的一部分(就是预言希特勒的“最终解决方案”,即对犹太人实行种族灭绝的这个部分)实际上于1936年就已经在澳大利亚天主教创办的一本反纳粹杂志上发表了。
    1937年之际的美国正处于经济大萧条时期,经济状况比起我刚刚离开的英国来说要糟糕很多,但是我到美国就感到了——这是一种很深刻的冲击——美国社会的那种生机和健康。今天,在60多年之后,人们常常会指责新政(New Deal)对于振兴美国的经济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事实上,1937年的美国经济比起1932年富兰克林·罗斯福接管美国之前更为不景气。今天我们的那句口号“这就是经济,蠢货”听起来不可思议,但是新政有意而公然地置“改革”(社会)于“复苏”(经济)之前,这就是共和党人对于新政的指责和批判的原因,但是选民们却一次又一次地热烈拥护这一举措。
    美国和欧洲一样常常回首那段时期的经济。“萧条前期”被用来衡量所有的经济情况,但是美国的社会是朝前看的,而这无关于(或者说从一开始)政府的行动。每一所美国大学,甚至是最小的那种“农村大学”(COW college)都在实行教育改革和试验,涉及的内容从芝加哥大学的莫蒂默·阿德勒(Mortimer Adler)倡导的回归中世纪的三文科到由像黑山大学(Black Mountain College)这样的地方大肆宣扬的废除所有学科来“做自己的事”。莱因霍尔德·尼布尔(Reinhold Niebuhr)和保罗·蒂利克(Paul Tillich)在为新教的教堂摇旗呐喊,雅克·马里旦(Jacques Maritain)和新托马斯主义者们则为天主教堂助威。还有一些先行者们——波士顿的马萨诸塞将军,还有纽约的长老会教徒和西奈山会员,在致力于将医院——曾经不过是穷人们死去的地方——转变成一个用来诊断和治疗的科学试验基地。以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为首的美国各大博物馆纷纷在实施改革,而且即使是很小的城市,如加利福尼亚州的帕洛阿尔托,都在组建自己的交响乐团。美国的经济虽然正处于萧条时期,而美国的社会却在经历着真正的复兴。
    这一点使我内心生发了疑问:《工业人的未来》应当针对哪方面的问题呢?什么是功能社会?在欧洲,社区的瓦解导致了极权主义,那么何种制度才能重建社区?不过《工业人的未来》没能回答这些问题,我至今仍然在问这些问题,但是从那以后,我的疑问却为我其他关于社区、社会和政体的书籍奠定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