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万象[平装]
  • 共3个商家     19.50元~28.50
  • 作者:落落(作者)
  • 出版社:湖北长江出版集团,长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545156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万象》编辑推荐:这无疑是一本最好看的摄影集,它囊括了那么多绚烂得更胜于文艺电影片段的景色——也许你已经与它们相逢过也许你还没来得及踏足。
    这无疑是一本最震撼人心的散文集,它记录了那么多辗转于心却又说不出口的情感——也许你也曾感受过也许你还未曾经历。
    可无论怎样,这都不影响你被她打动,她喜欢书写、喜欢旅行、喜欢拍照,热衷于一个人的时间;她也喜欢聊天、喜欢聚餐、喜欢热火朝天地讨论选题,珍视与朋友间的友情。她把她感受到的看到的这个世界的样子用文字与图像记录下来,命名为《万象》。她热爱它们,希望你也如此。

    作者简介

    落落,女,现居上海,备受瞩目的超人气青春文学作家。
    《文艺风象》主编、《最小说-ZUI Silence》文字总监。
    已出版书目:《年华是无效信》《尘埃星球》《须臾》《不朽》《剩者为王》《千秋》等。

    目录

    弱者的国都/004
    年幼是最安全的借口/076
    葵叶在你眼中犹若尘土/116
    在返航的路上/146
    三石/176
    后记 万象/218

    后记

    祗園精舎の鐘の声、
    諸行無常の響きあり。
    娑羅双樹の花の色、
    盛者必衰の理をあらはす。
    おごれる人も久しからず、
    唯春の夜の夢のごとし。
    たけき者も遂にはほろびぬ、
    偏に風の前の塵に同じ。
    祗园精舍之钟声,诉诸行无常之响。
    沙罗双树之花色,显盛者必衰之道。
    骄奢者当不久长,直如春梦一场。
    强梁者终会败亡,宛似风前的尘土飞扬。
    ——《平家物语》
    被问到很多次“经常去日本吗”,“是因为很喜欢吗”的时候——也许早年确实有被好奇催发的探索欲,不过到最近,原因只是因为它手续容易和旅费相对便宜而已,以及没有语言方面的障碍。天知道我有预谋了多久要把旅行的脚步走向欧洲大陆,但总是因为语言关和签证的难度而放弃了。
    日本有太多地方,可谓荒芜,没有人烟。这种地方,去一次,两次,会觉得内心很平静而安宁,但造访多了,就变成蚀骨而难忍的恐惧。希望不是因为鬼故事看多了,或者关于变态杀人犯的新闻报道,才导致这样的,常常在没有人影的小路上,害怕得两腿都发抖了,还要以冲刺的速度背着相机们逃跑——连类似京都这种听起来理当热闹的地方,仅仅在晚上九点,也总是让我大气也不敢喘地,十分钟后总算抵达了有光的电车站,才安心下来。
    由此想到那句“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话,好像我也从来没有否认过,我的内心里盘踞着各种各样的鬼,一度我毫不怀疑,倘若真的存在那两者的天差地别,在我死后必然是下的地狱而非天堂——怎么突然说到这样沉重的话呢,也只是因为有很多时候,安静的列车上,空旷的竹林里,寺院的红毡布,在许多许多类似的地方,都让我觉得人生其实是件何其了无生趣的事。
    原来自己喜欢热闹的地方啊。还一直认为由性格发射出去的箭头,会一意孤行地寻找那只草原上孤单的靶心。可它其实是要把自己狠狠地扎进喧哗的人声吗。
    我还是非常贪恋着那些仿佛与纸醉金迷同等的东西,我贪恋着浮华,执着那些虚荣的享受,并坚持对此没有愧意。
    三年前的《须臾》是有生以来第一本图文集。也是在当时,发现自己似乎喜欢起摄影。其实说“喜欢”,用到这个词语,仍然有些造次了。因为直到今天,许多应该很基本的摄影规则,我还是一点也不懂的吧,也听不明白网络上有人争执着两个镜头间的些微差别。“拜托你们说中文好吗?!”
    所以就这样安心做一个永远的初学者,唯一需要掌握的动作只是在食指上施加些微的力量,让它对我手里的照相机发出一个信号,一个邀请,“把这副画面保存下来,行吗”。
    这个世界,在每一秒钟每一秒钟,都生产着永远不可能被再度完全重现的万物千象。被保留下来的画面,挽救了日后的我们。
    以我固有的观念,音乐是这个世界中最顶级的物质,几乎接近咒语,随后是图案,最后才是文字——或许因为自己从事和文字有关的工作,才会以此妄自地降低对它的认可。只是,到最后,能够被我所完全掌握的,只有文字罢了。
    我喜爱摄影,只是对它单独的追逐,大概它是永远不屑回头看看我的。它每次展露出一面紫色的云天,一幢楼和一幢楼之间放出的烟火,它有时流向我一条透明的湖水,几秒过后漂来密密麻麻的花瓣。它总是这样,施舍我一个微小的画面,就足够我动容几年。
    所以依然只剩下文字,在画面之外,交付给它我全部,在这几百张照片之间的数年里,很久很久的消沉,对自己不满意,对自己渴望满意但结果总是不理想。我只能用文字去仓促地描述,然后和它俨然情同手足起来,既然我在无能时,它也会无能,我在悲观时,它也会悲观。它总是寸步不离。
    “旅行”,“摄影”,和“文字”之间的关系——有时候把相机架在没有人的小路上,拍摄前它发出一闪一闪的光,是即便我走得再远,也能看见的红色的小光。那个时候就由衷地觉得,它是看着我的。它会一直看着我。我们之间有美好的交流。
    它赠予我的图像,最后等我用文字讲述出来。
    摘一段话:“然而,我们怎样找回自己呢?人怎样才能认识自己?他是一个幽暗的被遮蔽的东西。如果说兔子有七张皮,那么,人即使脱去了七十乘七张皮,仍然不能说:‘这就是真正的你了,这不再是外壳了。’而且,如此挖掘自己,用最直接的方式强行下到他的本质的矿井里去,这是一种折磨人的危险的做法。这时他如此容易使自己受伤,以至于无医可治。”
    哲学家的话,多少要来回看几遍,再想一会,差不多过几个星期几个月,才乍然地以为自己是明白了。
    大家都在变,在改变的同时也要时刻不忘找回真正的自己。你又说得清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样吗?
    我啊,有野心有抱负,有非常骄傲的灵魂,时常势力非常尖刻,但同时,极其消极,极其悲观,非常地惧怕一切麻烦和挫折,很矛盾地却持续地津津有味地与它们一直相处至今。
    可以把这样的自己,完全地倾诉在千秋万象世界中吧。
    曾经连续三次在不同的旅行和不同的寺庙里抽到“凶”的我,最近三年里,已经连续地抽到“大吉”了。写得非常鼓舞人心的签文,着实能让人在那个时刻开心起来。
    如果真的有神灵的存在——我会把这些签文看成和他们之间的约定。
    这四下的竹林,红叶,樱花,泉水,都是我们之间的约定,在世界衰败之前,他们,和我,都有过不曾衰败的样子。
    落落
    2011年5月24日于上海

    文摘

    假设能再度回到你的青春里。
    记录每一次瞳孔中的光。
    你的睫毛和有些偏激的口红色彩。
    十七岁那年的恋爱,比海更冷更咸。
    想带你去的地方,水泥地,两侧又长出蓬蒿。
    城墙倒塌在远处。
    很多音乐被洗涤了,更多被吟唱着。
    你留在底片上的样子,白色的头发与黑色的皮肤,眼睛犹如某族的狼。
    白日反转成黑夜,在四周包围。
    把时间记录在手抖中的虚影里。
    你看它们的确是线一般穿过你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