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地心游记[平装]
  • 共1个商家     9.00元~9.00
  • 作者:儒勒·凡尔纳(JulesVerne)(作者),《阅读快车》编委会(作者)
  • 出版社: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402239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地心游记》:插图:提炼原作精彩场景 原创图画尽情展现
    章节导读:提取章节点睛内容 故事精华尽在眼底
    知识链接:追溯情节相关历史 阅读广度科学延展
    趣味重温:回味原著人文精粹 主角悲欢如同亲历
    一个严谨而富探索精神的教授
    几个亲历地心的坚强探险者
    一场神奇的地下旅行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儒勒·凡尔纳 《阅读快车》编委会

    目录

    第一章 古怪的教授
    第二章 神秘的冰岛文字
    第三章 令人困惑的密码
    第四章 解开密码
    第五章 教授的决定
    第六章 激烈的讨论
    第七章 离别前夜
    第八章 辗转
    第九章 初识冰岛
    知识链接
    第十章 与冰岛教授的谈话
    第十一章 不一样的向导
    第十二章 挺进斯奈弗
    第十三章 无效的辩论
    第十四章 攀登斯奈弗火山
    趣味重温(一)
    第十五章 斯奈弗的阳光
    第十六章 进入火山
    第十七章 海面下继续前行
    第十八章 在火山通道中
    第十九章 原路返回
    第二十章 渴!
    第二十一章 寻找水源
    第二十二章 “海洋就在我们头上!”
    第二十三章 我和叔叔的讨论
    知识链接
    第二十四章 只剩我一个人
    第二十五章 希望
    第二十六章 地壳中的大海
    第二十七章 化石木筏
    第二十八章 第一篇航海日记
    第二十九章 海面大搏斗
    趣味重温(二)
    第三十章 海中小岛
    第三十一章 暴风雨危机
    第三十二章 奇怪的指南针
    第三十三章 惊人的发现
    第三十四章 一把奇怪的匕首
    第三十五章 巨石
    第三十六章 食物危机
    第三十七章 爆炸
    第三十八章 在斯特隆博利
    第三十九章 完美结局
    趣味重温(三)
    参考答案

    文摘

    第一章古怪的教授
    1863年5月24日,一个星期天。我正打算偷偷溜回我楼上的小房间去,可是,这时外面的大门响了一下就被推开了,沉重的脚步压得楼梯吱吱作响。这房子的主人急匆匆地穿过饭厅,直接就到他的工作室去了。
    “教授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的饭还没有准备好呢!”女佣马尔塔冲进饭厅,惊慌失措地喊道。因为她知道,叔叔要是饿了,准会大喊大叫的,因为他的性子最急躁了!
    看到马尔塔的样子,我禁不住感到有些好笑,便劝她道:“还不到午饭时间哩,圣密谢教堂刚刚打了一点半钟。”
    马尔塔急忙回到她的厨房做饭去了。
    就在他匆忙地穿过饭厅的时候,他先是把他那根圆头手杖丢到房角,又把头上的大帽子丢到桌子上,接着向我大声命令道:
    “阿克赛,跟我来!”
    叔叔一向性格急躁,我哪敢怠慢,立刻飞奔到他的书房里。
    我的叔叔黎登布洛克教授虽然性情有点怪,但他确实是个好人。
    他是约翰学院的教授,教授矿石学。在讲课的时候,他总要发一两次脾气。他并不在意他的学生是否按时上课,是否用心听他讲授,学业上是否有成就;这些本应该注意的细节他全不关心。他完全从自己的主观意识出发,讲课完全是为他自己。所以说,尽管他是个科学的源泉,但是想从这个源泉里汲取水分,却是很难的。
    在德国,有一些教授就是这样的。
    不幸的是,我的叔叔是个不善于表达的人:在熟人中间闲谈还好,在公共场所就非常拘谨。所以在学院讲课时,教授常常会为了同一个不易从嘴里说出来的,但却能准确表达内容的字进行斗争而中止发言,同那个字抗拒到底,而且越来越愤怒,最终以不太文明的骂人粗话的形式说出口来。
    但不管怎么说,叔叔是个真正的学者。尽管他有时会把标本搞坏,但他却具有地质学家的天赋和矿石学家的锐敏观察力。他会熟练地使用那些锤子、钻子、磁石、吹管和盐酸瓶子,从某一种矿石的裂痕、硬度、可溶性、响声、气味和味道,他立即可以判断出它属于哪一类物质。矿石学里那些半希腊、半拉丁的名称,例如什么“菱形六面结晶体”、什么“松香沥青化石”、什么“给兰立特”、什么“谭加西特”、什么“钼硫铅”等等,在叔叔那里却是烂熟于心的。
    黎登布洛克的名字,在所有国家科学机关学会里,都是能使业界人士如雷贯耳的。亨夫莱?达威先生、德洪伯特先生、佛兰克林和萨宾大佐路过汉堡的时候,都要来拜望他。还有贝凯雷先生、埃贝曼先生、布鲁斯特先生、杜马先生、米尔纳?埃德渥先生,都喜欢同他研究化学方面十分重要的问题。他在这门科学上有过很多重大的发现:1853年在莱比锡城发表了黎登布洛克教授的著作《超越结晶体学通论》。这是一部附铜版插图的巨著,但因为成本太高,后来还是赔了不少钱。
    此外,我的叔叔还做过俄国大使斯特鲁维先生的矿石博物馆馆长,那里的宝贵收藏在整个欧洲都是享有盛名的。
    当然,暴躁地把我呼来唤去的也是这位大人物。他是个大高个儿,很瘦,但是非常健康,看起来很年轻;一双大眼睛骨碌碌的在眼镜后面转动;鼻子长而且尖,像一把尖刀。顽皮的学生们常说那简直就是一块吸铁石,铁屑遇到它,立即会被吸起来。
    还有一点,我叔叔做事风风火火——走路时步子很大,足足有3英尺,而且紧握双拳,情绪高昂。当看到他这副急躁的样子时,你就可以明白为什么有人害怕接近他了。
    他就住在科尼斯街十九号,那是汉堡旧城里一条最古老的街道。房子是半砖半木结构,有锯齿形的山坡,旁边有一条弯弯曲曲的运河穿过汉堡旧城中心,与其他运河相通。1842年曾经发生火灾,那个地区却幸免于难。
    这所房子里生活着他的养女格劳班——17岁的维尔兰少女,还有女佣马尔塔和我。我既是他的侄子,又是他科学实验中的助手。对于地质学,我发自内心地喜欢,我的血管里有矿石学家的血液,而且我爱那些石头,玩起那些宝贵的石头来永远不会厌倦。
    尽管这小房子的主人脾气古怪,可是在科尼斯街这所小房子里却可以过得很快活。所以,对这样一个古怪的人所发出的命令,我还是乐于服从的。于是我飞也似的朝他书房跑去了。
    第二章神秘的冰岛文字
    教授的这间房简直是个博物馆。这里的矿石标本应有尽有,被分成可燃烧的、金属的和岩石的三大类整齐地摆放着。这些都是我喜欢的玩意,那些石墨、石炭、黑煤、木煤、土煤对我来说,都有着无穷的吸引力。
    不过,此时,我却对这些宝贝视而不见,因为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叔叔所吸引了。他正坐在他那“乌特烈绒”的大靠椅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神情中透露着欣赏与骄傲。
    “真棒啊!”他兴奋地大声说,“我得到了一件无价之宝,这是我今天早晨在那犹太人海维流斯的书摊上觅到的。”
    我心里暗暗发笑:一本旧书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书的封面同书脊都是粗牛皮做的,书已经旧得变成黄色,书中还夹着一条变了颜色的书签。
    可是,这时教授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叫喊声。
    “你看啊,”他说,“它是那样的紧凑与厚重,封皮同里页紧紧合在一起,只要平稳地放在那里,没有人动它,任何一处都不会张开。而且它的书脊过了六七百年了,竟没有一点裂痕!这种装帧简直精致到了极点!”
    看到他不住地翻动着那本书,我的好奇心也上来了:
    “这本了不起的书叫什么名字?”
    我叔叔兴奋地答道:“这是斯诺尔?图勒森的《王纪》,他是12世纪的著名冰岛作家,这是统治冰岛的挪威族诸王的编年史。”
    “是吗?”我故作惊讶地说道,“那它一定是德文译本了?”
    “哼!”教授生气地回答说,“译本!译本算什么!这是冰岛文的原本。你不知道,这种语言有多么的奇妙!”
    “那不是和德文一样吗?”我高兴地说。
    “是的,但是这种冰岛文与德文是有区别的。冰岛文像希腊文一样有三种词性,而且像拉丁文一样,名词是可以变化的。最难得的是,这还是卢尼文②的手抄本!……”
    “卢尼文?”
    “对!”他说,“就是过去在冰岛使用过的一种文字,而且据说,还是由古代天神奥丁所创造的呢!你来看看,欣赏欣赏吧,无知的孩子,这是天神脑子里创造出来的字体哩!”
    叔叔知识渊博,简直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可是当我把书拿到手里,刚刚翻了几页,突然从书里掉出来一张污秽的羊皮纸。
    “这是什么呀?”他嘟囔了一句,急忙把他眼里那弥足珍贵的宝贝捡了起来。
    这一小块羊皮纸,长5英寸,宽3英寸,上面横向排列着一些像咒语似的看不懂的字体。就是这些字使得黎登布洛克教授和他的侄子,进行了19世纪最离奇的一次旅行。
    教授看了这几行字体足有几分钟,然后把他的眼镜推到额上,仰起脸来对我说:
    “这是卢尼文,它的样子同斯诺尔?图勒森手抄本上的完全相同!可是……这些字是什么意思呢?”
    我以为黎登布洛克教授应该能认得出这些冰岛文字,因为他是个通晓多国语言的学者。可是此时,要让他完全弄懂这些文字,对他来说还是有些困难的。
    这时女佣马尔塔打开房门,来喊我们吃午饭了。
    “什么午饭,赶快离开!”叔叔的火气又来了,“做饭的和吃饭的都走开!”
    马尔塔赶忙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而我也不愿久留,赶忙溜下楼去。
    要知道这是教授生平第一次,为了一张旧得不能再旧的羊皮纸,放弃了可口的午饭。
    “黎登布洛克教授不上桌子吃饭。”女佣马尔塔在旁说,“这说明将有重大事件发生!”
    而我此时才吃了最后的一只虾,教授的叫喊声就又传来了。
    第三章令人困惑的密码
    “这显然是卢尼文,这里面也许有一个秘密,我要把它发现出来,否则……”说着,他做了一个猛烈的动作,挥动了一下他那强有力的拳头,“阿克赛,来,我说你写。”
    我马上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