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世界科幻大师丛书:陶偶[平装]
  • 共4个商家     27.60元~32.76
  • 作者:大卫?布林(作者)
  • 出版社: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第1版(2012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47459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世界科幻大师丛书:陶偶》是世界科幻大师丛书之一。

    名人推荐

    大卫?布林最擅长处理惊险、重大的题材。他会因势利导,独辟蹊径,让读者惊喜连连。《陶偶》集中体现了他的这一天赋才能。繁复、深刻、风趣、滑稽——诸种风格,融会于同一部作品之中。
    ——美国著名科幻作家 弗诺?文奇

    媒体推荐

    大卫?布林的这部作品宛如一个精彩层出不穷的万花筒,重新诠释了人物身份、人物个性等文学观念。
    ——美国《图书馆月刊》
    大卫?布林巧妙地运用人物身份和人物活动,编织出了这部硬科幻侦探小说。它延续了作者以往的创作风格,又增加了不少幽默风趣的元素。
    ——美国《出版周刊》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大卫?布林 译者:夜潮音 邹运旗

    大卫?布林,美国当代著名科幻作家,毕业于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获空间物理博士学位。布林最有名的作品当属太空歌剧“提升”系列,该系列由《太阳潜入者》《星潮汹涌》《提升之战》《光明礁》《无限的海岸》和《天空的距离》六部小说组成。其中,《星潮汹涌》获世界科幻大奖星云奖和雨果奖,《提升之战》获雨果奖。
    除创作科幻小说外,布林还为一百多家政府机构和企业担任顾问,并一直活跃在电视与广播的多种科普节目中。2007年8月,布林曾作为嘉宾出席中国(成都)国际科幻/奇幻大会,并发表精彩演讲,其渊博的学识和幽默的个性给中国读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目录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序言

    从大洋彼岸向中国读者致意!
    我非常高兴地得知,《陶偶》很快将到达许多聪明好奇的中国读者手中。相信《科幻世界》一定会拿出一个出色的译本——很可能让它的英文原版相形见绌。
    这本小说中的故事发生在近未来。那时,人人都能拥有一台“复制机”,放在自己家中。这台机器吐出的不是纸张,而是用泥土塑造的你本人的副本,功能齐全,而且成本低廉。这些复制品可以行动、思考,但只有一天的有效期。一天终了时,它们必须把各自的记忆回传给肉身本体。想想看,这是多么有用……而且,多么危险。
    这个点子其实源自西安的陶俑士兵。相传秦始皇的方、士们能复制人的灵魂,并把它们铸进陶土。我所做的只是想指出,这样的事今后或许会变成现实。从过去吸取灵感以想象未来,这种做法再正常没有了。
    从某个角度看,《陶偶》是一本侦探小说:奇案探秘,抽丝剥茧.层层推进。它还想传达一种观念:有的时候,某种新技术会猛然间改变所有现存的规则,而我们必须适应这一点。此外,这本小说还对人之为人的问题作了一番哲学探讨。它还是一本探险小说……一本好玩儿的书!
    以上种种,综合起来不过是两种情绪:焦虑和兴奋。科幻小说最擅长同时抓住这两大要素。这并不意味着这种小说必定肤浅、愚蠢。最杰出的科幻小说探索的是我们所有人都有可能前往的未知之境,在我们前方摸索道路,进入笼罩在迷雾中的明天。
    我在北京、成都和西安都做过关于科幻的报告。我的听众提出了许多精彩、聪颖的问题,它们都集中于未来和未来的改变。我的回答是,是的,科幻这一文类承认,改变是不可避免的。科幻关注这种可能性——孩子们长大成人以后,会成就他们的父母认定绝不可能的大事。这样的描述让许多人十分高兴,他们急于踏上这条改变、进步之路。
    但也有人觉得不快。他们问我:‘‘这样的改变对我们的先辈未免太过不恭了吧?认为孩子可能强于他们的父母,这种假设是不是有些不敬?”
    我的回答是:“你盼望你的孩子比你聪明,比你强壮,更加成功,有更多机遇,对吗?你的先辈也正是这么想的,而且,他们做到了!为此,你感谢他们。这样的态度没有半点不敬。在人类进步的道路上,我们的先辈完成了一个奇迹:他们造就了我们!
    “我无比敬重先辈的奋斗。面对贫困、无知和命运,他们奋起抗争。人类的伟大历程,半数都是这样的拼搏——只是一半。如果我们不能继承他们的事业,继续与命运奋战,我们就是背叛了我们的过去。
    “我站在父辈的肩膀上,为的是让我的孩子能够站在我的肩上。我将毕生背负这一重担,并视之为幸福,直至永远。”
    这也是科幻小说的核心价值之所在。正因为这样,我们讲述的故事才会不断有新的、美好的东西添加进来。
    而这些东西绝不仅仅来自西方世界。
    如果说,现代科幻小说诞生于法国和英国,在美国跨出摇篮,绽放青春,那么在中国,此时此地,它才真正开始改变人类的未来。它不再局限于一两个大洲,或某一种语言。用一位亚洲学者的话说,它“踏上了哥伦布的道路”,通向整个星球上所有富于好奇心、冒险心,喜爱远眺未来的人的道路。
    这是一条双向路,不是由西方到东方的单行道。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明确表示,对西方人来说,抬起头来,关注东方的精彩故事,这是极其可贵的体验。在中国,才华横溢、信心十足、拥有无穷想象力的作家们将来自吴承恩的幻想传统与充满活力的现代想象结合起来,他们就像拥有神笔的马良一样,描绘了一幅幅富于技术想象力、类似赛伯空间的未来图景。这样的作家正在挑战我们,而我们最好赶紧应对。这里的我们,指的是所有的西方科幻作家。
    总而言之,科幻已经成了一种新的语言,自成一派,飞越一切以国度划分的语言樊篱,比如英语、法语,或者中文。
    科幻是一个世界,一个宇宙,由无穷的可能性所构成的宇宙。
    大卫·布林
    2012年7月

    文摘

    版权页:



    1绝佳的头颅配香槟
    ……星期一的绿色偶人带回了关于一条河的“温馨”记忆……
    为生命奋战的时候,你没法温文尔雅。哪怕你这条性命不值一文。
    哪怕你不过是一堆陶土。
    不知哪里飞来的投掷物--我估计是块石头--“啪”的一声打在一步开外的砖墙上,碎片飞溅,溅了我一脸。附近没有任何掩体可以藏身,仅有一只塞得满满的垃圾桶。我一把抓过桶盖,挡在身前。
    太及时了。另一枚投掷物正好打在盖子上,塑料桶盖立刻就被砸出个坑儿,要不然就该我的胸口倒霉了。
    他们盯上我了。
    这条小巷本来算是个好地方,可以让我藏一会儿喘口气,可没过多久,我就暴露了。巷子里阴冷漆黑,相比之下,连偶人的那点体温都显得十分突兀。贝塔的那帮子偶人不会在这个城区携带枪支--他们没这个胆子--但他们的弓弩上安装了红外线瞄准镜。
    我必须逃离这漆黑之地。趁着弩手还在装弹,我举起手中的临时盾牌,一头冲向灯火通明的剧院广场。
    这个举动相当冒险,因为广场上挤满了真人。他们有的在咖啡馆就餐,有的在高档剧院附近徘徊。情侣们手挽手,沿着码头散步,享受着河岸的微风。只有几个五颜六色的偶人是我的同类--大部分是侍者,站在遮阳伞下的桌子周围,服侍着肤色平淡乏味的真人们。
    在这里,我是不受欢迎的。在此寻欢作乐的都是感官俱全的本体,他们正享受着长长的人生。不过,要是我还待在小巷里,跟踪而至的我的同类会把我剁成鱼食。所以,我还是决定冒个险。
    真该死!人太多了!我一边想,一边尽量绕过人群穿过广场,希望不要撞到哪位闲逛的真人。虽然我一脸正经,好像确有什么完全正当的理由要到那边去,但我肯定像天鹅群中的鸭子一样引人瞩目--不只是因为我的肤色,这身撕得稀烂的纸制外衣已经够显眼了。话说回来,要是你也挥舞着一只凹凸不平的桶盖,一边跑路一边还要提防身后暗巷里的偷袭,你也别想举止优雅。
    又一颗石弹狠狠打在塑料桶盖上。我回头一看,一个黄色的人影正低头给他的弓弩装弹。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在阴影里盯着我,估计在讨论怎么才能抓到我。
    我钻进人群密集处。他们总不会冒着打中真人的风险,继续开火吧?
    来自远古的本能--自那人造就了我这具陶土之躯时就一同铭刻进我的体内--大声嚷嚷着:快逃吧!但我现在面临的是另一重危险--来自我周围这些高贵的自然人。所以我尽量展示出应有的标准礼仪,向一对对情侣鞠躬,让路,这些人是绝不屑于为区区一个偶人让开道路或放慢脚步的。
    有那么一两分钟,情形看来还不错,让我怀抱着虚幻的希望:女人们正眼都不瞧我一眼,好像我根本不存在;大多数男人的疑惑盖过了对我的敌意。有一个小伙子居然满脸惊讶地为我让开一条路,好像我是个真人似的。我回报以微笑:将来有一天,我也会同样善待你的偶人,朋友。
    不过,当我给下一个家伙让路时,对方就不那么友好了。他的胳膊肘狠狠捣了我一下,那双淡蓝的眼珠闪烁着寒光,挑衅地瞪着我。
    我弯腰,鞠躬,同时讨好地挤出一个歉意的微笑。我一边给这位真人让路,一边强迫自己回想美好的记忆。想想早餐吧,艾伯特。散发着香气的咖啡,还有刚出炉的松饼。只要能熬过这个夜晚,就可以再次重温那些小小的快乐。
    “我”肯定会再次享受到的。一个声音自心头响起,尽管享受的不是现在这具躯壳。
    没错,我回答自己。但准确地说,那个“我”跟现在的我不完全是一回事。
    我从这种老生常谈的存在主义话题中挣脱出来。说什么香气、松饼,我这种廉价的实用型消耗品其实并不具备味觉,此时此地的我没法理解那些概念。
    终于,蓝眼珠耸耸肩,转身离开。紧接着的下一秒,一颗弹子打在我左脚边的路面上,蹦跳着掠过广场。
    贝塔的偶人们肯定已经不顾一切了。我置身于真人市民中间,他们竟然也敢开火!众人四处环顾,有几对目光向我扫来。
    回头想想,这个早晨从一开始就美妙得让人受不了。
    我加快脚步。还有几米远就能穿过广场,但我被三个年轻人拦住了--三个打扮人时的年轻真人--故意拦住了我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