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航空母舰作战:危急关头的指挥决策(套装共2册)[平装]
  • 共2个商家     87.60元~92.80
  • 作者:史密斯(DouglasV.Smith)(作者),刘诚(译者),藤玉军(译者),李景泉(译者),陈玉柱(译者),等(译者)
  • 出版社:航空工业出版社;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650038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航空母舰作战:危急关头的指挥决策(套装共2册)》对太平洋航空母舰作战中的重大战略、战役和战术决策全程实录,危急关头的指挥决策战例深入研究探讨,战争双方军事力量武器装备的对比中军事领导人素质素养研究探讨。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史密斯(Smith,D.V.) 译者:刘诚 藤玉军 李景泉 陈玉柱

    目录

    《航空母舰作战:危急关头的指挥决策1》目录:
    战争准备: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海军教育 1
    珊瑚海海战 47
    中途岛海战 109
    瓜达尔卡纳尔岛之战:东所罗门群岛海战 209
    圣克鲁斯群岛战役 255
    菲律宾海海战 301
    结论 371
    附录 东亚和南太平洋新秩序计划 387
    《航空母舰作战:危急关头的指挥决策2》目录:
    战争准备: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海军教育 1
    珊瑚海海战 47
    中途岛海战 109
    瓜达尔卡纳尔岛之战:东所罗门群岛海战 209
    圣克鲁斯群岛战役 255
    菲律宾海海战 301
    结论 371
    附录 东亚和南太平洋新秩序计划 387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对日战争的影响
    这样,美国为太平洋战争做准备,海军战略文化中对于主力舰船交战行动的依赖类似于艾尔弗雷德·T.马汉(1840—1914)的理论:一场主力舰船之间的大型战斗将决定哪方将获取“海上控制权”。美国海军并没有完全认识到在进攻性作战行动中把航空母舰作为主要进攻要素的重要性。而且,它期望并准备在白昼进行舰炮射击;在战争初期,主要的遭遇战类型是夜间的鱼雷攻击行动。那么,对于处于对海军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所做准备进行评估最佳位置的人——尼米兹来说,他究竟为何如此肯定“在太平洋战场上未发生任何奇怪或出乎意料的事情”的呢?答案并不在于研究的是什么,而在于如何进行研究。
    战争准备
    对于战争而言,经验至关重要。从修希德狄斯在伯罗奔尼撒半岛之战的编年史直到现在,历史充满了各种例证,反复展示经验在战争中的重要性。尽管自公元前431年开始,很少有社会团体陷入如古希腊那样频繁的冲突之中。85但实际上,许多国家在面临即将爆发的战争时,在如何进行这场战争方面,没有任何有意义的近期机会来获得相关经验。这在很大程度上正是美国海军在走向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这段时间内面临的问题。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美国海军尽管在帮助国家摆脱英国的控制,以及在接下来的100年内保护国土安全以及国家利益等方面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从根本上来讲,其性质还是一支防御性力量。在19世纪的大部分时间内,除美国内战之外,海军主要被用于海岸防御以及商业保护。即使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尽管海上力量得到了极大的扩充,但准确地说,海军所担当的仍然不是进攻性角色。实际上,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海军的主要领导人中,没有任何人在那场战争中经历过重要战事;几乎所有人都是在美西战争之后开始服役的。
    那么,这样一支海军凭什么希望在与进攻经验丰富的敌军的交战中取胜呢?而且敌人是日本海军——拥有武士道传统,虽然几乎与大陆隔绝,但在此之前700年中几乎未尝败绩,并已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具有马汉式进攻思维的海军理论。对于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美国海军而言,这个答案必然就是教育和训练。然而,真正有意义的训练是建立在对未来战争可能环境进行正确评估的基础上的。教育——特别是高层领导以及军官——是使海军有希望做好充分准备应对此类冲突的关键要素。在1931年日本在“满洲”建立军事统治之后,战争爆发的可能性越来越大。美国海军学院与战略文化
    从1901年尼米兹进入海军学院开始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海军学院的教学重点基本没有变化。在1939年, “有所变化”的课程集中于轮机工程、航海技能和枪炮操作、语言以及卫生保健。盯海军学院有几个方面的课程与其他内容相比格外引人注目。
    首先,据W.W.史密斯上校所言: “设立的课程意在实现我们的目标……基本的军种要求……课程内容以及授课方式的计划性如此之强,以至于学员们将尽可能多地保留在海军学院四年期间所学习的教材,并在毕业时拥有条理清晰的洞察力,并配备了‘各种有用的工具’。为实现该目标,课堂教学就必须有深度。其重点必须放在培养条理清晰的思维方式,而不是记忆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