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文学史资料全编(现代卷):鸳鸯蝴蝶派文学资料(套装上下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70.90元~70.90
  •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合著者),芮和师(编者),范伯群(编者),郑学弢(编者),等(编者)
  • 出版社:知识产权出版社;第1版(2010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47618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文学史资料全编(现代卷):鸳鸯蝴蝶派文学资料(套装上下册)》是国内规模最大、资料最全、内容最系统的一套中国现代文学史资料汇编。丛书收录国家“六五”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重点项目“中国现代文学史资料汇编”的研究成果,由最权威的学者,穷数年心力,从浩如烟海的文献、笔记、访谈、作品中,筛选出可靠的第一手资料,汇编为重要作家的研究资料,重要文学运动、文学社团和思潮的研究资料,以及包括文学期刊目录、主要报纸文艺副刊目录等在内的文学书刊资料三个系列,全套丛书共一百余种,现由本社出版发行,以期嘉惠学林,传诸后人。

    目录

    鸳鸯蝴蝶派文学资料(上)
    第一编 鸳鸯蝴蝶派的文学见解、作家
    (一)
    《游戏杂志》序
    《中华小说界》发刊词(瓶庵)
    《消闲钟》发刊词
    《礼拜六》出版赘言
    《眉语》宣言
    《香艳杂志》发刊词(均卿)
    《小说新报》发刊词
    《小说大观》宣言短引
    《小说画报》短引
    《小日报》发刊词(天受)
    《游戏新报》发刊辞
    《红》发刊词(严独鹤)
    《快活》祝词(周瘦鹃)
    《社会之花》发刊辞(钝根)
    不惜珊瑚持与人(《珊瑚》发刊词)(范烟桥)
    香艳杂志第一期内容披露
    求幸福斋主人卖小说的话
    周瘦鹃的新计划(创办个人的小杂志)
    玫瑰之路(《游戏世界》广告)
    本报特别启事一(特别赠送切实整顿)
    许廑父招收遥从弟子
    为徐枕亚先生夫人敬征悼词
    上海小说专修学校招生及章程
    编余琐话(苕狂)
    花前小语(《红玫瑰》编者话)(赵苕狂)
    群书浏览社广告
    征求关于果报的作品及材料缘起
    滑稽问题征答
    (二)
    谈小说(马二先生)
    论有价值小说(镜性)
    《星期》“小说杂谈”栏选录
    言情小说谈(许廑父)
    敬告小说作者(元觉)
    小说话(范烟桥)
    说觚(周瘦鹃)
    小说浪漫谈(姚民哀)
    谈侦探小说(程小青)
    侦探小说的多方面(程小青)
    中国黑幕大观序
    小说学杂论(徐国桢)
    爱国小说的借镜(施冰厚)
    说话(说话人)
    说话(五则)(说话人)
    武侠小说的通病(郑逸梅)
    论武侠小说(张恨水)
    民国以来的章回小说(徐文滢)
    通俗文学运动(陈蝶衣)
    对于教育部通俗教育研究会劝告勿再编黑幕
    小说之意见(杨亦曾)
    (三)
    《晶报》选录
    《最小》报选录
    文丐之自豪(寄尘)
    文坛漫话(彭学海)
    读鲁迅的《而已》集(石江)
    (四)
    辛亥之同南社(郑逸梅)
    星社十年(烟桥)
    星社感旧录(范烟桥)
    星社溯往(天命)
    星社文献(纸帐铜瓶室主)
    记过去之青社(郑逸梅)
    (五)
    踔厉风发之民权报(郑逸梅)
    想起了当年事(钝根)
    礼拜六旧话(瘦鹃)
    礼拜六的回想(拜花)
    啼笑种种(华严一丐)
    小说杂志丛话(郑选梅)
    最近十五年之小说(范烟桥)
    三十年前之期刊(秋翁)
    报纸刊载长篇小说之创始(郑逸梅)
    小说丛话(郑逸梅)
    谈谈民初之长篇小说(郑逸梅)
    情海归槎记(郑逸梅)
    编辑小说杂志(包天笑)
    (六)
    王西神传(赵苕狂)
    王均卿(郑逸梅)
    王钝根(许廑父)
    天台山农小史(钝根)
    天虚我生小史(钝根)
    不肖生小史(钝根)
    白羽及其书(叶冷)
    冯叔鸾传(赵苕狂)
    毕倚虹小史(钝根)
    朱鸳雏小史补(钝根)
    江红蕉传(赵苕狂)
    刘豁公小史(钝根)
    李定夷(郑逸梅)
    还珠楼主
    许指严(钮农)
    严独鹤传(赵苕狂)
    何海鸣传(赵苕狂)
    沈禹钟传(赵苕狂)
    张枕绿传(赵苕狂)
    张舍我传(赵苕狂)
    我的小说过程(张恨水)
    张碧梧(孙季康)
    陈小蝶小史(钝根)
    范烟桥(许廑父)
    ……

    鸳鸯蝴蝶派文学资料(下)
    第二编 鸳鸯蝴蝶派作品选例
    第三编 鸳鸯蝴蝶派报刊小说目录
    第四编 鸳鸯蝴蝶派的评论及有关资料
    后记

    后记

    鸳鸯蝴蝶派在自清末至新中国成立前的四五十年里,是作家作品很多,活动时间很长,影响范围很广的一个流派。由于他们认为文学是游戏的,消遣的,所写的多半是言情、社会、黑幕、武侠、侦探、宫闱、滑稽等作品,在读者中所起的作用主要是消极的。“五四”新文学兴起,鸳鸯蝴蝶派受到严厉的批判,他们和新文学阵营之间,有过较大的论争。历来说及鸳鸯蝴蝶派的多持鄙薄、否定的态度。已出的几种现代文学史都没以应有的篇幅加以论述。这种情况,近年来引起一些人的注意。为了对这样一个流派进行历史的分析,给以实事求是的评价,我们承担了编选这部资料的任务。
    鸳鸯蝴蝶派的名称是因为他们多写爱情作品,才子佳人,柳荫花下。象一对蝴蝶,一双鸳鸯,有人从他们惯用的“卅六鸳鸯同命鸟,一双蝴蝶可怜虫”两句老调概括出来的,起源也较早。但后来这一流派的作家多半称自己的作品叫“民国旧派小说”,他们认为用“鸳鸯蝴蝶派”来称呼那些以四六骈俪文章,写《玉梨魂》型小说的,才名副其实。又因为鸳鸯蝴蝶派的作品题材,不仅是爱情,还有其他种种,而有代表性的刊物《礼拜六》又影响很大,也有人称之为“礼拜六派”;他们也乐于自承。我们还是沿用了“鸳鸯蝴蝶派”。这个起源较早,明白易晓的名字。
    鸳鸯蝴蝶派并没有严密的组织,只是趣味相近的一批文人自觉、不自觉的投合。其中有些人曾参加南社,有些人写过较好的作品,做过有益的工作。发表在鸳鸯蝴蝶派报刊上的作品,看来并不一定都是鸳鸯蝴蝶派作家的作品,有些也只是一般的约稿或投稿。编选这部资料,必然涉及文章的作者和文章论及的人,但我们并不是就此论定他们都是鸳鸯蝴蝶派。我们只是提供研究资料,不是提出研究结论。
    郑振铎在三十年代编《中国新文学大系·文学论争集》的时候,就已一再慨叹材料的散失,不易收集;现在又经过半个世纪,特别是终过了抗日战争十年内乱。

    文摘

    第二种消极的力量:是以轻灵的思想和优美的文笔,描写一个人物或者一件事实,使读者受了这篇作品的诱惑,而沉醉,而迷恋;把读者的精神和注意力,都一一吸收过来,使它不知有己,不知有人,只是浸沉在这一篇小说里面。正如看到一个肌肉丰满,雪肤玉润的裸女,在一处极幽静而饶有天趣所在的场合表演着极自然的舞蹈,而更由极高尚和美的乐调为之拍合,使人不由自主地为之神往。
    关于积极方面的,大概以描写生活苦痛和不平的感慨者居多数。作者或由身受,或由观察所得,先受下了极大刺激,然后再把自己所受到的刺激,用一种小说艺术,把它一一发泄出来,自觉深切动人,艺术高深者,自然更足以左右读者感情了。就一般的现状看来,现在这一类小说很多;其原因在历来时代混乱,生活艰难,社会组织的不健全,人类处境的不平等,都是构成这一类作品的好资料。
    关于消极方面的,大概以描写儿女私情者居多数。这一类小说,现在做的人很多,可是真能使人悠然神往的,却就很少。因为此类作品,做做似乎很容易,要使其发生力量,的确比较积极方面的还要来得难。积极方面,作者有感情冲动,描写起来易于深切;消极方面,却全仗一枝轻巧活泼的笔,和一个聪明伶俐的心,都在小处着力,而不能够大刀阔斧。犹之一个女子,要使她雍容华贵,而又不能过于呆板。现在有些青年,很肯努力于情的作品,然而一看它的内容,又往往都是俚鄙之词,俗不可耐。更滑稽一些的,差不多每篇总是一男一女心肝宝贝般的尽自肉麻着,真使人齿冷!这一种,非但其作品无力量可言,简直连小说两字也不能勉强承认它。
    要使小说发生力量,而更要使这力量伟大,当然不是容易的事。其中最要紧的质素,是把这一篇小说的暗示设法使它显著起来,暗示一深切,力量也随以俱大了。
    那末,暗示怎样使它显著呢?这个问题,是很难一一加以言语形容的;总之,全在乎作者的艺术上的成就如何,一篇小说之构成的各方面的描写与衬托如何,不是一朝一夕之间所可以解决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