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新蕾?幻想志(2013年1月下)[平装]
  • 共4个商家     7.90元~8.50
  • 作者:张利(编者)
  • 出版社:新蕾文学杂志社;第1版(2013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7100389713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新蕾?幻想志(2013年1月下)》是由新蕾文学杂志社出版的。

    目录

    主题乐章
    说好的末日呢!
    盛绘
    茧的拂晓
    未完旅程
    长安幻夜·火焰驹(七)
    有墓不让盗(五)
    魔法当铺
    叶染
    神之守望
    魔法运送者
    TOP推荐
    人鱼之森
    迷雾森林
    残缺
    Meaning of alive
    生之存义(下)
    青果擂台
    蛋奶的遇见
    逍遥游
    杯欢
    两千年后
    万花工房
    新蕾星球
    读者调查表

    文摘

    版权页:



    陈太太正好送完女儿去学校回来,今天阳光很是明媚,她穿着一条及膝的碎花连身裙子和一双白色细跟凉鞋,步履优雅,脚踝纤细而美丽。衣服仍是长袖的款式,右手臂上还搭着一件外套。虽不及苏小魅的风情万种,但仍是一个美丽的女子——且完全看不出年纪来。
    然而陈太太至今单身寡居。
    若不是手断了……
    ——可是一名富有的断臂的美丽维纳斯,也不至于没有人喜欢。
    莫名其妙地,我又想起阿樱的玩笑话来。
    会跟断手有关吗。
    我伸出自己的双手,展开放在眼前。看着自己的手掌,第一次尝试着去思索这个问题。
    如果失去一只手,会是什么感觉呢。
    手,不再生长在躯体上汲取身体的养分,就意味着是死掉了罢。就好比是被折下的树枝,再如何呵护亦只能逐渐枯萎。
    身体的一部分死掉了,那属于这个部分的灵魂该何去何从呢?如果说身体残损部分的灵魂也随之被砍掉了,那么缺损的灵魂该如何在人世间维持平衡呢?
    不不不,幻肢大概就是身体缺损的那个部位的灵魂罢。
    ——或许断手跟断手也是不一样的,有的断手具备灵魂,有的则不具备。
    倘使灵魂同手掌一起被斩断,那么自己剩余部分的灵魂同斩断的灵魂还会有联系吗?会彼此矛盾和憎恨吗?手掌的灵魂会像树枝一样枯萎吗?
    还是说,会……怨恨吗?断手的恶灵会不断制造各种梦靥来纠缠自己吗?
    这种感觉非常微妙。不知道陈太太的手断在哪个地方。手肘应该还是完整的,这可以看得出来。
    这些统统不得而知,只有陈太太自己能够知道。
    想不了那么多了,我拿起PSP,心想要趁着小妮子上学的时候赶紧把这个游戏给通关了才行。
    打了一会游戏,双目酸涩,肚子也有点饿。抬头看了看时间,这才发现已经十一点了。于是我起身去对面的烟杂店买点东西填填肚子。
    “一共七块五!”王大爷依旧大声吼着。从来没听见他声音嘶哑过,真是神奇。
    我掏出钱,余光正好瞧见陈太太领着女儿走过巷口。
    “陈太太又领女儿回家吃饭呐。”王大爷也看着外头,笑眯眯地向她们打招呼。中午陈太太又换了一件长袖的灰色蝙蝠衫和超短裤,腿很长很美,皮肤也很细腻白皙。断手垂在一侧,装着义肢带着手套,要不是着装与季节不搭,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不妥。
    陈太太走过以后,王大爷与我攀谈起来:“陈太太每天中午都要领女儿回家吃饭,宠溺得不得了。陈太太真是个好女人啊,又漂亮又贤惠。”
    “是啊,”我附和着,“就是可惜了……”
    “你知道伐,她是为了救女儿手才断了的。”
    “是吗?”
    “对啊,不然哪有那么好啊,车都翻到山下去了,小玉媛毫发无伤,这怎么可能呢。那时候全城的报纸都报道这件事呢。天底下呐,父母之爱最伟大了。可惜那孩子精神有点不正常……”王大爷叹了一口气。
    我正想再问,可这时烟杂店来了几个顾客,他便过去招呼了。我不便再杵在狭小的店面里,而且出来太久了店里无人照管,只好一边啃着面包,一边走回我的手机店。
    周五下学的时候,阿樱突然来店里找我。
    “喂,傻逼,今天晚上我估摸着要出事了。”
    “哈?神婆小姐夜观天象,发现有何异象?”
    “跟你这种傻逼说不清楚啦。”她走过去抱起达尔文,也不管它浑身脏兮兮的,“真想待在这里看好戏啊,可是要是不回家就会被揍呢。”
    “我也希望你留宿在这里,我很寂寞的好不,少女!”我在一边作无奈摊手状的间隙,她一把夺过PSP,看了一眼:“我靠,你居然打到!这么!后面了!魂淡!给我留点渣啊!”
    “哎,你今天怎么没穿红衣服啊?”我这才发现她今天居然乖乖地穿着白色镶蓝边的夏季校服。
    “你傻我才不傻昵,这都夏天啦,难道还要我穿春秋的校服外套吗?”她冲我亮亮手腕,“不过我嘛,山人自有妙计!”
    只见她的手腕上戴着一串深红色晶莹剔透的手珠链子,煞是好看,衬得皮肤愈加白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