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草庐经略注译:中国兵学通论(上下)[平装]
  • 共1个商家     25.84元~25.84
  • 作者:无名氏(作者),刘军保(注译)
  • 出版社:中州古籍出版社;第1版(2006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482575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作者简介

    刘军保,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人。1950年生,1968年入伍,1975年毕业于华东工程学院(今南京理工大学)。现任职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电子技术学院。1989年立三等功一次,有多篇论文、专著发表并获奖。

    目录

    目录 :
    卷一
    操练
    丁壮
    精器械
    习技艺
    教部阵
    训将
    忠义
    任贤
    拊循
    军刑
    军赏

    卷二
    将谋
    将勇
    将勤
    将让
    将信
    将廉
    约已
    戒骄
    责已
    受善
    致身
    一众
    选能
    料敌

    卷三
    远略
    战权
    部分
    号令
    军容
    誓师
    阴阳
    禁祥去疑
    矫言定众
    假托鬼神
    粮饷
    屯田
    谨粮道
    因粮于敌
    地形
    诡谲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卷九
    卷十
    卷十一
    卷十二

    后记

    序言

    草庐经略》是被人誉为中国兵学通论的一部明代兵书,史论结合,以论带史,分门别类地介绍了中国古典兵学的基础理论。
    《草庐经略》在明代产生不是偶然的。随着资本主义的萌芽,科技的进步,中国古代的军事学术已出现了科学的胚胎,开始向军事科学迈出了起始的步伐。反映在《草庐经略》上,主要表现在战役学和战术学方面有了新的分类。例如,对于“击”,它分出了逆击、邀击、横击、夹击、反击、首尾击、击后、掩击、突击、先击强、先击弱等不同战术门类。这对传统的经典兵学是一个发展,它更具象、更细微,更利于操作,“道”与“器”的分野也缩小了差距。
    草庐经略》给编者们的启示也就在这里。以理性早熟著称于世的中国古典兵不这,只有与现代军事科学相融合,注入新的血液,才有可能焕发出青春活力。
    同样,重新注释《草庐经略》的意义也在这里。它启示编者们,为了真正弘扬祖国古典兵学的优秀传统,既需要字面的注释,更需要字义的解悟,由此才能实现超越文本字义,与现代军事相契合,达到古为今用的目的。编者以为,军保同志的《草庐经略注释》一书无疑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一部力作。

    后记

    拙著出版了,高兴之余,细细品味起来,总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想当初,自己还是个毛头小子,就对我国古代军事理论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书中闪烁的智慧让我叹服,每读到精彩之处,不禁扼腕击掌。那时起就萌发了一个念头:我要读尽古代兵书,并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对优秀的古代兵书进行整理。
    中国古代兵书浩如烟海,读都读不尽,系统整理谈何容易!但每当我看到一部部今人整理的兵书面世,便兴奋、彷徨和踌躇。兴奋的是,世不乏人,成果迭出;彷徨和踌躇的是,自己事务缠身,知识有限,能否如愿以偿?我把这一想法说与家人,没想到,她们大加赞赏,极力支持,于是便开始了我的著述之旅。
    可是从哪本书做起呢?当初我对国内兵书整理状况的看法是:《武经七书》多,其他系列少;整合集成多,独立著述少;一般介绍多,深入挖掘少。经过多番比较,我瞄准了《草庐经略》这部书。我看重它三个字:精,晶,经。精,是精品。取材精当,分类精细,所论精辟。通读本书,则基本把握了中国古代兵学的纲领。晶,是结晶。书中有理论阐述,有战例佐证,有切要点评,是古人治军作战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经验结晶。经,是经典,是经纬,是指南;是具象,而非抽象,是孙子兵法的活的演绎本,操作性强,经世致用。

    文摘

    乘胜
    兵何以宜乘胜也,胜则敌之心胆已摧,我之锐气益;l士。以方胜之气,当已疲之敌,所谓势如破竹,数节之后迎刃而解也。乘之云者,谓吾之锐气过久则衰,敌之衰气渐养则振,释此不乘,因循荏苒,机会一失,悔无及也。第患乘胜之时,骄而玩敌,御备不严,忠谠不纳。彼惧而深计,我忽而寡谋,我欺敌以长驱,彼多奇以待我。一蹶不振,弊在陵人。军胜弥警④,将之明鉴也。
    徐道覆②因刘裕北伐,劝循⑨乘虚取建邺,循从之。何无忌④御之,败死。刘毅⑨与战于桑洛⑥,大败,其众皆为循虏。尚书孟昶⑦震惧,自杀。刘裕兼程回救。循闻裕已还,与其党相视失色,欲退还浔阳⑧,取江陵,据一州以抗朝廷。徐道覆谓宜乘胜径进。固争累日,循乃从之。至淮口⑨,中外戒严。裕谓将佐日:“贼若于新亭⑩直进,其锐不可当,宜且避之。若回泊西岸,此成擒耳。”道覆请于新亭至白石⑩,焚舟而上,数道进攻。循日:“大军未至,孟昶望风而靡,以大势言之,当计日困乱。今决胜负于一朝,既非必克之道,且多杀士卒,不如按兵待之。”道覆日:“我终为卢公所误,事必无成,使为所得,为英雄驰驱,天下不足定也。”刘裕登城见循军引向新亭,顾左右失色,既而回泊蔡州,乃悦。迁延数月,裕率诸军齐力击循,大败之。循走死。此不乘既胜之势以蹙人,故反为人所败也。
    秦王败薛仁呆之将宗罗喉,因帅骑击之。窦轨⑩叩马苦谏,世民日:“破竹之势,不可失也。”遂进围之,果降。此乘胜而收全功者也。
    宋臣谓其主日:“金人非真能善用兵,不过乘胜耳。”盖当胜之后,乘而直进,无论边城外破,士女⑩内震,有之形,而备御未收,人心未协,无自保之策。故虽英雄到此,亦难展手,第乘之心与慎之心,宜并用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