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当代批评的众神肖像[平装]
  • 共1个商家     31.40元~31.40
  • 作者:牛学智(作者)
  • 出版社:文化艺术出版社;第1版(2012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395385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当代批评的众神肖像》由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牛学智,男,汉族。1973年8月出生于宁夏西吉县。1992年7月中等师范学校毕业,1997年大学中文系毕业,2002年获文学硕士学位,当过中小学、中等师范学校及电大教师。现为宁夏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所副研究员、副所长,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从事中国当代文学及其批评理论、精神文化研究。在文学理论批评权威刊物、核心刊物《文学评论》《文艺理论研究》《读书》《当代作家评论》《南方文坛》《当代文坛》《文艺争鸣》《小说评论》《天津师范大学学报》《名作欣赏》上先后发表学术论文80余篇,约100万字。主要著作有:《世纪之交的文学思考》,系“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07年卷,作家出版社2008年出版;《寻找批评的灵魂》,青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出版;《当代批评的众神肖像》,系2007年中国作协重点扶持作品立项课题;《当前中国文学批评本土话语研究》,系2011年中国作协重点扶持作品立项课题。

    目录

    引论
    第一章 刘再复(1941—):重识“性格组合论”兼及文学人性论批评问题
    第二章 雷达(1943—):文学主潮论与“时代主体”探寻
    第三章 王彬(1949—):将小说研究带进“微理论”时代
    第四章 胡平(1952—):感染力与批评的实效性
    第五章 王德威(1954—):通观视野与空间概念批评
    第六章 南帆(1957—):反抗常规与后革命转移
    第七章 耿占春(1957—):诗学社会学视野与诗歌批评话语
    第八章 陈晓明(1959—):从“后现代性”到“现代性”
    第九章 戴锦华(1959—):“拒绝游戏”与女性主义文学批评话语
    第十章 吴炫(1960—):“本体性否定”的原创性建构及其批评实践
    第十一章 刘川鄂(1961—):自由主义文学的不倦阐释者
    第十二章 王彬彬(1962—):文学的心理人格论批评
    第十三章 李建军(1963—):人文精神烛照下的主体性批评
    第十四章 李敬泽(1964—):新总体论文体批评
    第十五章 郜元宝(1966—):完整性思想与“存在论语言观”
    第十六章 王春林(1966—):“个性化”理论背景中的文本细读式批评
    第十七章 黄发有(1969—):准个体时代的文学及其批评
    第十八章 谢有顺(1972—):“70后”声音与批评的转向
    主要参考书目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提炼出《红楼梦》的成熟叙事经验,就是把中国传统叙事经验以具体批评话语的方式推广开来,应用到研究中的操作性检验。理论上,至少可以避免继续走“中西结合”,以及“化西为中”、“化古为今”的非语境性错位。它是产生于本土经典文本的一种叙事范例,作为小说研究方法,它仍可以不断衍生、不断变异、创生,但绝不会重蹈80年代“先锋叙事”那种因效仿西方现代主义经验,而与中国本土隔绝的形式主义覆辙。尤其在“底层叙事”、“欲望叙事”已经相当雷同的今天,《红楼梦叙事》经验的批评话语化整合,对小说家话语空间的拓展,并矫正狭窄的价值书写有着重大的意义。这是问题之一。问题之二是,既然当下时代叙事文学不可能回到过去那种以描写见长的写作氛围,文学只能继续在文化、人性的沼泽地匍匐前行,那么,作为理论批评,如何能于似是而非的文化形态中甄别出文学对时代气候的体现,如何能于无法绕开的“人性”场域检验出人性写作的真诚体悟,即心灵真实,也绝对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话题。
    这里可以再提王彬的另一专著——《水浒的酒店》的研究启示。
    三、“微理论”与批评思维调整
    《红楼梦叙事》之后,王彬一直在摸索小说研究的“微理论”,这是一种建构学的思路。从文本细读的角度看,“微理论”不是兰色姆等人的“新批评”。它讲究通过对文本中提纲挈领的关键部位的把捉,犹如网之于水面,用关键细节这个“纲”拎起宽阔文面下核心文化信息,再把这些元素归结到文学叙述可能涉及的诸多文学性要素来分析、解释、判断,实现对造成文本面貌的各种因素的“抟塑”和“复原”;“新批评”则正好相反,音、形、义、词语所指,才是批评研究的重点,把批评行为限制在文内,是“新批评”这个因形式主义而最终走向衰微的批评方法的命运。“微理论”也不同于中国批评家一度热衷的“小题大做,举例说明”(刘禾语)的解构式批评。解构式批评奉行的是翻文本的老底,一直到翻出作家小小的任何“权力”动机、为意识形态代言动机为止,最后,文学文本就只剩下了一点可怜的动机、图谋;“微理论”思维上很像解构式阅读,但本质区别在于,“微理论”所选中的关键性细部,是用来折射文本多重信息的,类似于叙事学的“视点”。只不过这个视点通常不是人物,是最能代表文本与时代语境结合时,熔铸时代文化主体特征的物象。从文化研究的角度说,文化研究把文学泛文化化,文学只是文化的一种材料;而“微理论”注重细节更在意考验细节,有价值的文学细节渗透着作家对时代语境的深刻把握,显示着当时语境的文化气象,反过来,准确的时代气象、文化状态、人文景观,在文学叙述者眼里,只能而且必须表现在某些特征性的细节运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