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沙恭达罗(中英双语)[平装]
  • 共1个商家     13.80元~13.80
  • 作者:迦梨陀娑(Kalidasa)(作者),王维克(译者)
  • 出版社:安徽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2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1205339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沙恭达罗》编辑推荐:印度的《沙恭达罗》,法国的《茶花女》,中国的《梁祝》——不同的爱情,同样的经典。超值中英双语呈现!
    世界经典爱情故事。中文首译本,曾作为国礼赠送给印度。只有一种经典还不够:读英文,体会经典最完美的魅力。

    作者简介

    作者:(印度) 迦梨陀娑 译者:王维克

    迦梨陀娑,印度古典梵语诗人、剧作家,被称为“印度的莎士比亚”。在世年代不晚于5世纪。
    王维克(1900—1952),教育家、翻译家。他是居里夫人的学生,华罗庚的老师。但丁的《神曲》、迦梨陀娑的《沙恭达罗》都是他第一次完整介绍到中国的。

    目录

    第一幕遇艳
    树林之中
    第二幕废猎
    林中空地
    第三幕诉情
    河流之旁
    第四幕离乡
    花园之内
    第五幕忘盟
    国王之宫
    第六幕忆旧
    宫中花园
    第七幕重圆
    云中仙境
    参考书
    译后杂记
    BENEDICTION UPON THE AUDIENCE
    ACTⅠTHE HUNT
    ACTⅡTHE SECRET
    ACTⅢTHE LOVE—MAKING
    ACTⅣSHAKUNTALA'S DEPARTURE
    ACTⅤSHAKUNTALA'S REJECTION
    ACTⅥSEPARATION FROM SHAKUNTALA
    ACTⅦ

    序言

    自近代西风东渐以来,中华文明与世界各文明之间的交流从未停止,双方都从这种交流中获益匪浅。当今之世,寰宇为平,天涯咫尺,我们每一个爱书之人在沧海桑田之变中,最感欣慰的小小幸福就是可以读到更多更好的书,原本“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如今更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些远方的“朋友”,必得先有人接引进门,方能一睹庐山真面目。这些接引之人,有的自名为“窃火者”,有的信奉“信达雅”,有的主张“重神似不重形似”,我们通常称他们为“译者”。“译者”和.“作者”一样是读者的益友、忠友、信友、诤友。
    “双璧文丛”是安徽出版集团北京时代华文书局策划组织出版的系列双语丛书。“双璧文丛”希望作者与译者并重,为读者同时提供两种语言、两种文化的精神产品。本丛书的收录范围不局限于英语世界,而是希望尽可能地营造多语种、多文化的生态圈。在这个生态圈中,不仅有日语、法语、俄语等广泛通用的语言,也有世界语、梵语这样高度专业化的语言。这种情况对编辑出版的要求极高,与其脱离编辑现实能力和读者普遍需求,片面追求“原汁原味的原文”,不如退而求其次,采用稳妥可靠的英译本和中文译本一同推出。这样做有以下几种好处。
    首先,英语作为世界上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之一,其他语种的重要作品,特别是已在文学、文化史上成为经典的著作,往往有较为可靠的英文译本。其次,不少其他语种的翻译作品,也是经由英译本转译而来。第三,中国读者最为熟悉的外语也是英语。读者通过阅读中英双语作品,可以在欣赏方面减少障碍,同时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
    “双璧文丛”中的作品翻译时间跨度较大,有不少翻译于二十世纪上半期,在译名、语法、用词、用字等方面带有当时的特征。这些作品并非落后于时代的古董和化石,而是埋没在历史尘埃中著译相得的一时之选。我们在不影响阅读的前提下,尽量保留了当时初版本的原貌,相信读者能够从不同风格、不同趣味、不同语言习惯的作品中,体会到不同的阅读乐趣,结识更多的新朋友。
    由于我们的水平有限,本丛书肯定还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希望各位读者不吝赐教,提出您宝贵的意见,以备我们及时修正。

    后记

    我想在这里把我翻译《沙恭达罗》的经过,我的翻译方法,及关于诗人迦梨陀娑和剧本《沙恭达罗》的种种杂碎事情,随便写一写。
    第一,我要感谢苏曼殊在天之灵。因为他,我才知道有《沙恭达罗》,引起我要读他的欲望,挑动我学梵文的野心。
    大概是十几年以前了,我读了曼殊编的《文学因缘》一书,就被他在自序中用“庄艳绝伦”“百灵光怪”和“惊叹难为譬说”等字句拨动了心弦;这一段文字已做了我译本的“代序”,也许再被书馆用做“生意经”的广告。
    后来学梵文的机会是没有,倒有机会到了巴黎,就买着精美的一本《沙恭达罗》,这是杜圣(Franz Toussaint)用法文从梵文译出的。杜圣的译笔却是简洁,而且散文也还做得漂亮,但是我不敢信任一种孤单译本,因此旧书贾又替我找着一本1884年出版的法文译本。这本旧书很贵,因为流传不多了,而且书的第一页有翻译者亲笔题名赠送某某先生的字样,固然我不是古董家,但是狡猾的书贾对我说:“恭喜你得着这本书!法郎到处有的,这本书不是到处都有!”于是我不惜重价买了。这本书的翻译者是A.Bergaigne和P.Lelugeur二人,第一位是巴黎大学文科的讲师,第二位是中学教员。
    把这新旧两本比较一下,那么梵文原本的内容可以更加决定了,好比两根直线可以决定一个交点。旧本比新本繁多,所以知道新本颇有删节;新本是纯粹散文,而旧本是散文和诗句都有,大概写景抒情的好东西都用诗句写的,叙事会话是用散文写的,可见梵文原文的写法颇像中国的元曲和传奇。
    在巴黎的时候,我忙于研究数理,虽则常常爱看文学书,不过调剂我的脑筋,决没有时间来做翻译的工作,预备在回国以后……
    回国以后,在吴淞中国公学数理系担任了物理化学等课程,颇有余暇徜徉于江边,读诗读文……因为要消遣一个极无聊的旧历年假,于是想提笔偿还一个宿愿:翻译《沙恭达罗》。
    当时我立定方针:翻译以新本做根据;若旧本有精美之点而被新本所删节者,则增补之;或新本旧本都有,而新本不及旧本者,即依旧本译之;换言之,我是合两书之长,以译一书罢了。在造句用字方面,力求译得确切,同时读起来顺口,不用生硬的字,不用欧化的长句子。读过严复林琴南的译文,我是直译的赞成者,然而读了近时生硬的直译文学,我又是直译的反对者;所以我的翻译要采取一种在直译和意译之间的一条新路径。我足足化了一星期的光阴,才译完第一幕。我译书的目的,并不在乎一千字几块钱的报酬,我只要译一种像样的东西,译的时候有苦思不得的苦恼,但是成功的愉快也就非言语所能形容了。文学是精神的结晶,其代价决不能以金钱计算,多费一点推敲的光阴算什么!
    接着年假过了,校长胡适之先生办了一种吴淞月刊,于是我的第一幕《沙恭达罗》就开演了。我想月刊按月出版,我也按月译一幕,我就被迫着要动笔,懒不下来,半年之中可以全剧完成了。
    第一期出版没有多久,《国闻周报》(第六卷18期)上登了王哲武先生根据杜圣法文本译的《沙恭达娜》,周报登得很快,每周可以有一幕。我的贪懒机会来了,我说可译的书很多,我用不看再译下去了。然而胡先生不答允,他说我们的自有胜如他们的地方,不妨照原定计划做下去。当时郑振铎先生也在中国公学担任“西洋文学史”课程,蒙他称赞我译的流利爽快,他叫我保持译第一幕的态度译下去。于是接着译第二幕;第二幕发表了,又译第三幕……第三幕尚末登出,早已放暑假了……暑假后我便离开中国公学,《吴淞月刊》也没有长寿,胡适之先生不久也让位给马君武先生了……
    后来偷空把第四幕译了一半,光阴荏苒,人事蹉跎,停笔不译者足足有一年多了。自从我认定编译是我终身的职业以后,我决计把《沙恭达罗》译完。在今年的三月,四月,五月,我断断续续译完了!译完以后又校读一过,又得我的夫人自告奋勇替我誊清,替我改正错字,提出不妥的、不明白的字句来叫我重行考虑,因为她是很爱惜这本《沙恭达罗》的,她不愿意一块白壁上面有一点微瑕。
    苏曼殊与《沙恭达罗》——曼殊著作中,有提及《沙恭达罗》者,今据我个人所见,汇列于下,以资参考:
    一九〇九年《潮音》自序(原本英文)“此后余将勉力译成世界闻名之沙昆多逻Sakuntala诗剧,盖我佛释迦诞生地印度诗圣迦梨陀娑Kalidasa所著者也。”
    一九一一年飞锡《潮音》跋“阁黎杂著亦多,如
    《沙昆多罗》,《文学因缘》……
    《文学因缘》自序:(见前)
    《沙恭达纶颂》:(见前)
    《燕子龛随笔》:“迦梨达舍(.Kalidasa),梵土诗圣也。英吉利骚坛推之为天竺沙士比尔。读其剧曲《沙君达罗》(Sakoontala),可以觇其流露矣。《沙君达罗》英文译本有二:一WiUiam Jones译,一Monier Williams译;犹《起信论》有梁唐二译也。”
    《本事诗十章》(第七首):相怜病骨轻于蝶,梦入罗浮万里云;赠尔多清书一卷,他年重检石榴裙。(赠以梵本《沙恭达罗》)
    苏曼殊究竟译了《沙恭达罗》没有?据郑振铎先生对我说,他曾经译了一幕,不过译得太坏了。但是这一幕见于何处,郑先生没有告诉我,我也没有细细追问。
    关于迦梨陀娑的传记,他的年代,他的先驱,他的后继,他的诗,他的别种剧本,以及印度语言、文字、宗教等等,我不难根据二三种书籍,写他几千个字;不过我是研究科学的人,偷一点空来欣赏文学,而考据不是我所欢喜做的事情,所以我把这些事情让给专门研究文学史的人了。
    德国文豪歌德的称赞《沙恭达罗》我们已经知道了。我再把法国浪漫派大诗人拉马丁(Lamartine)在他的《文学谈话》(Cours familier de litterature)第五讲里所说的一段写在下面:
    我们就要开始讲读一本诗的名著,是史诗,也是剧诗;这一本书把比《圣经》中更乡野的风味,比爱斯奇(Eschyle,希腊悲剧大家)剧中更辛酸的分子,比拉西英(Racine,法国悲剧大家)剧中更柔媚的情感,联合在一起了。这名著就是《沙恭达罗》。
    说到印度文学,我们终不会忘记诗人太谷儿的。据我所知,有太谷儿改编的英文本《沙恭达罗》一种,以适合现在舞台的需要。可是我在伦敦时没有买着。
    最近神州国光社出版的《读书杂志》(特刊号)中有贺扬灵的一篇《沙坤她娜》,他说他已经翻译了一半。好了!迦梨陀娑在中国有人认识他了,苏曼殊的愿心偿了,沙恭达罗“从太阳里来了”!
    一九三一年七月王维克写于江苏金坛。
    去年我没有能够到上海去,因此没有能够照预定的计划把这稿件交给商务印书馆,因此这稿件得免掉被残酷的炸弹所毁灭,真是不幸中的幸事呀!
    我想,在这样天灾人祸,内乱外患的中国,谁也没有心绪来读这本“庄艳绝伦”的作品……不过,与其忧伤终日而无办法,何如暂时忘记了现实的世界,走往众星灿烂的世界,一听天上恒河的波涛汹涌呢?
    一九三二年六月维克记。

    文摘

    版权页:



    第一幕 遇艳
    树林之中
    第一景
    (国王杜虚孟多立于车上,手持弓矢,正追赶一鹿,骑士马多罗御车。)
    骑士陛下,我看你就是神箭手西伐神的化身!跑在我们前面的那只鹿,即刻要给你射中了。
    国王这鹿把我们引得好远了。他不时回过头来看我们,他一双眼睛真好看呀!他听见我们摇旗呐喊的声音,便吓得魂不附体,真是怪可怜!他把嘴里的青草丢下来了,他不是跑,简直是脚不近地地飞去了,我看不见他了……
    骑士现在路不好,我且把马迟一些走,到了平原上我再赶快些,不愁他逃去的……
    国王现在可以放快些了!
    骑士听命!我们的马真飞起来了……
    国王真快呀!一切树木都向后飞奔而去了,我想太阳神的马车也不过如此吧……
    骑士快预备弓!
    林中呼声国王呀!这鹿是隐士的……求你不要射死呀!不要射死呀!
    (一个婆罗门出来了。)
    骑士陛下,一个讨厌的婆罗门拦住我们的去路了,要不然……国王那么,停马和他讲话。
    第二景
    (增一个婆罗门。)
    婆罗门大王请听!这鹿确是我们的,我们早已祈祷天帝保护他,免去一切的伤害了。他那样柔软的皮肤,怎当得起你的钢箭呢?请勿用你的烈火来烧死这活泼泼的鲜花吧!请你把箭插进箭筒吧!……大王的兵器是无敌于天下,是保护弱小的,决不是伤害他们的……
    国王此言有理!我的箭已在箭筒里了。婆罗门真不愧是圣主的后裔,一代的明君!……我们替大王祈祷,生下一个才德双全的太子,将来统治天下。国王我领受你们的祈祷!婆罗门我是正在树林中采柴……这地是隐士冈浮的修道处,那里有一条马里泥河,河边就是他的房子。假使大王有空,不妨过去小坐,容他略尽一点地主之谊。你若知道他的和气待客,便愿意做他的保护人了……
    国王那么,我今天便可拜访这个有名的隐士冈浮么?
    婆罗门真不凑巧,他现在出去了。他到一个“圣池”边上去祈祷了,大概是替他女儿沙恭达罗祈祷的,因为她现在要交恶运了。大王若是去,沙恭达罗一定代她的父亲招待你的。
    国王那么,我希望沙恭达罗热诚地欢迎我,希望她代我致敬礼于冈浮……婆罗门陛下!容我告退吧,我要去采柴了。
    (国王首肯,婆罗门远去。)
    国王马多罗,我们去吧!我急于要去看看隐士的住所,洗刷洗刷我的耳目……(那时国王的车移动一会)你看吧,那不是墙壁么?这真是隐居之地,在此地修行祈祷再好没有了!
    骑士岂不是么!
    国王你看吧,那树脚旁不是有鸽子吃剩的米粒么?还有磨干果油的石块,上面不是有黄斑么?驯养的母羊注视着我们,他们从来不懂打猎的可怕……还有铺地的黄沙,上面有轻轻的脚印子……还有蔷薇花,已经给祈祷时的香火薰坏了!还有小鹿在草堆里跳着,这草堆大概是晚上献祭时点烧的……
    骑士一点不错!
    国王朋友,我们不要扰乱隐居之地,我们就此停车吧,我下车了……(国王下车)我到此地,不应该拿国王的威风来吓他们,请把我的弓箭、我的珠串宝物都带了去……我们再见!不要忘记喂马……
    骑士陛下请放心!
    (骑士坐马车退。沙恭达罗偕其女伴亚拉稣耶及柏梁伐陀上,手携一喷壶。国王躲在树后。)
    第三景
    (国王,沙恭达罗,亚拉稣耶,柏梁伐陀。)
    亚拉稣耶亲爱的沙恭达罗!你爸爸冈浮爱此地的花木,真是更甚于爱他的女儿呀!像你这样矫柔如水仙花朵的身体,一动手做事便要疲倦,你每天偏要来浇水,你就不愿意息一会么?
    沙恭达罗这不是单单要爸爸冈浮欢喜的缘故……我告诉你吧,我当这些花木就是我的兄弟。
    (她浇水不停。)
    国王(旁白)天呀!这就是沙恭达罗么?就是冈浮的女儿么?这位隐士胆敢把这样仙女来做这样苦事么?真是糊涂极了!这样美丽的皮肉就穿了这样粗劣的修女外套么?上天下地的神灵呀!这好比一把钢刀斩一朵莲花……太残忍了!
    沙恭达罗亚拉稣耶!请你来帮忙……我这件外套真太小了,柏梁伐陀绑得我气都透不出!请你替我脱掉吧!
    (亚拉稣耶脱去沙恭达罗的外套。)
    柏梁伐陀你倒怪起外套来了,我想唯一的罪人就是你的青春,因为他使你的一对奶子膨胀起来了……
    国王(仍藏于树后)这句话真有趣呀!我想这件外套是有罪的,因为他阻止一个美丽身体的发育,他又压碎两个天地间最鲜艳的果子……但是监狱终于打破了……玫瑰花终于开放了,虽则那些枝枝叶叶要关闭她……你真美丽呀,沙恭达罗,你的野蛮外套也因为你而美化了!你好比透出水面的莲花,满塘浮萍都美化了……
    沙恭达罗(指着国王藏在后面的那一棵树)姊妹们,今天真奇怪呀!那些树叶在风中颤动,好比人用手指招我去一样……
    柏梁伐陀你去靠他一靠吧……
    沙恭达罗为什么?
    柏梁伐陀因为他身上没有长青藤去拥抱,正在那里伤心呢。
    沙恭达罗无怪人家要叫你“趣人”。
    国王(当心藏着)柏梁伐陀的话真不错。她的手臂真和长青藤一样柔软,她的身体又发散青春的香味。
    亚拉稣耶看呀!沙恭达罗,这株茉莉花你叫她做“林中之光”的,她要和这满树果子的檬果结婚了……沙恭达罗这一个季候真是神仙季候呀!树木和茉莉正狂热地恋爱着呢……我早已知道这株茉莉花感谢那檬果树的长久保护呢……柏梁伐陀(问亚拉稣耶)你知道沙恭达罗为什么对于这株茉莉花有特别的感情?亚拉稣耶我正要问你……柏梁伐陀她妒忌“林中之光”得了一个值得恋爱的丈夫呢。沙恭达罗(笑声)你就替我快些做事吧,不要嚼你的小舌头了!
    (沙恭达罗浇着水,忽然看见国王)可怕!可怕!吓坏我了!……一个黄蜂!……他飞到我头上了……他要刺我的嘴唇呢!
    (沙恭达罗极力跳舞,以逃去此想象的黄蜂。)
    国王荣光焕发的造物呀!她跳舞时比那个黄蜂还要轻妙,她的眼睛放着光芒,我说这是恋爱的光芒……我真妒忌这个小虫能接近她的面颊呢!这是一个会讲爱情的小虫么?他要在她的耳朵旁边说情话么?她逃也难逃;小虫呀!你尝了她嘴唇上的露珠么?……我是想不到她,你是快乐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