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幻想大师系列?传奇[平装]
  • 共1个商家     18.80元~18.80
  • 作者:大卫?盖梅尔(作者)
  • 出版社: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第1版(2012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536920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英国大卫·盖梅尔编著的《传奇》内容介绍:雷克醉了。还不到不省人事的地步,但已经足够让他对周遭的一切漠然置之。红宝石般的葡萄酒在铅晶玻璃制成的酒杯上投下血红色的阴影,壁炉里木头烧得正旺,温暖了他的后背,不过烟很刺眼睛,烟火的辛辣气味里还混杂着众人的体味、剩饭剩菜的馊味和潮湿的衣服散发的霉味。一股冰冷的空气拂过屋子,让灯笼的火焰闪动了片刻。新来的人“砰”一声关上门,喃喃地对着拥挤的客栈道一声歉,火焰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媒体推荐

    盖梅尔是个故事大师,他的小说始终在刺激的动作场面间转换——著名幻想作家安妮·麦考菲莉
    盖梅尔笔下的角色都是不完美的,无论男女都是如此。他们有时候因为人性的光辉而成为英雄,有时候又因为自身的弱点而成为懦夫。这是他小说的迷人所在。——著名幻想作家R·A·萨尔瓦多
    奇幻小说迷必读精品!——《出版人周刊》

    作者简介

    作者:(英)大卫·盖梅尔 译者:胡纾
    大卫·盖梅尔是英国家喻户晓的英雄奇幻小说家,已于2006年过世。他逝世后,奇幻界成立了大卫·盖梅尔传奇奖,该奖目前已成为奇幻界重要的奖项。

    大卫·盖梅尔于1948年夏天出生于英国伦敦,16岁退学后成为保镖。盖梅尔靠他的能言善道解决麻烦,后来借助这种天赋,当上了伦敦《每日邮报》、《每日镜报》和《每日快报》的自由作家,并走上奇幻创作之路。

    盖梅尔的第一部小说《传奇》出版于1984年,之后不断再版,成为经典作品。他的作品歌颂英雄,赋予了“剑与魔法”流派崭新的生命力。他于1986年成为全职作家,几乎每部作品都能登上《伦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榜首。

    目录

    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尾声

    文摘

    马夫正给一匹栗色阉马上鞍。雷克默默地望着,他不喜欢这畜生——它的眼神太阴险,耳朵还耷拉在脑袋上。马夫是个身材瘦小的男孩,他一面用颤抖的手指束紧肚带,一面轻声嘟囔,安抚马的情绪。
    “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我弄匹自的?”雷克问。
    霍里博哈哈大笑起来,“因为它只会把你往麻烦那边驮。要低调,雷克,低调。你已经打扮得跟只孔雀似的,勒恩忒里亚的水手全都得跟在你屁股后头撵。不,听我的,栗色准没错。”说完,霍里博敛起笑容,加上一句,“再说,到了格雷温,你没准儿巴不得别引人注目。白色的高头大马在哪儿都一样打眼儿。”
    “我觉得它不喜欢我。瞧见它看我那眼神没有?”
    “它老爹是德若莱跑得最快的马之一,老妈是乌德维尔手下枪骑兵的战马。这么好的血统哪儿找去。”
    “它叫啥名字?”雷克仍然没有完全信服。
    “枪骑兵。”霍里博回答道。
    “听上去还有那么点儿意思。枪骑兵……唔,也许还行……也许。”
    马夫从栗色大马身前退开。“水仙花已经准备好了,先生。”马对着正在后退的男孩儿使劲一甩脑袋,那孩子一屁股跌坐到鹅卵石上。
    “水仙花?”雷克质问道,“你给我买的马竟然叫水仙花?”
    “名字有什么要紧的,雷克?”霍里博一脸无辜,“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可你得承认它是个好家伙。”
    “要不是我有这么出色的幽默感,准得找人给这畜牲套个口笼。姑娘们在哪儿?”
    “忙着呢,没空跟那些难得付账单的懒汉挥手告别。现在滚吧。”
    雷克柔声呢喃着。小心翼翼地朝阉马走去。马儿朝他转过一只恶狠狠的眼睛,不过还是任他爬上了高高的马鞍。他拾起缰绳,把驮在马背上的蓝色斗篷调整得恰到好处,手腕一抖,引着坐骑朝城门前进。
    “雷克,我差点忘了……”霍里博大叫一声,拔腿往门里跑,“等等!”壮实的店主消失在视线之外,几秒钟之后重新出现,手里多了把牛角榆木短弓和一袋黑羽箭矢,“拿着。几个月前顾客留下抵账的,挺不错的武器。”
    “好极了,”雷克道,“我从前可是使弓的好手呢。”
    “没错,”霍里博说,“只要记住射的时候别把尖的那头对着你自己就成。现在走吧——多加小心。”
    “谢谢,霍里博。你也当心。还有,别忘了蜡烛的事儿。”
    “忘不了。上路吧,孩子。祝你好运。”
    雷克走出南门时,守卫正在修剪灯笼的灯芯。德若莱的街道上,黎明投下的影子正渐渐缩短,小孩子在吊闸下嬉戏。他之所以选择南边的道路,原因再明显不过了:纳底尔人正从北方挺进,要想远离战场,最快捷的道路就是一条直线上的相反方向。
    雷克一踢马刺,催着阉马往南跑去。在他的左手边,初升的太阳刚爬上东部山脉蓝色的山巅。天空一片蔚蓝,鸟儿在歌唱,城市苏醒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然而雷克明白,太阳升起的地方是纳底尔;德若莱的太阳已经落山,对它而言,暮色即将降临。
    走过一段上坡,格雷温森林出现在他脚下。冬雪之下的森林显得那么洁白无瑕,不过,这里其实是个充满邪恶传说的地方。要在平常,他准会绕道走,但这次雷克却选择了进入森林,这说明了两件事:首先,他知道那些传说所依据的都是一个活人的故事;其次,他认识那个人。
    雷纳尔德。
    他和他手下那群嗜血的凶手把老巢安在格雷温。许多年以来,他们一直在商路上堂而皇之地充当着溃烂的脓疮——洗劫商队、谋杀朝圣者、强暴妇女,然而军队却无法与之正面交锋,只因为森林实在过于广大。
    雷纳尔德。一位地狱王子的后代,母亲是乌拉利雅的贵妇人——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讲的。雷克倒是听说他妈是勒恩忒里亚妓女,老爹则是个无名的水手。雷克从没重复过这则情报——就像人们常说的,他生来没这副胆子。再说了,就算他有吧,一旦他传过这些话,雷纳尔德也会帮他把胆子挖出来。囚犯可以提供给雷纳尔德许多消遣,他最钟爱的活动之一就是把他们切成几大块,在滚烫的炭火上烤熟,再喂给那些不幸与烤肉同时被抓住的人。假如遇上雷纳尔德,最好是赶紧大拍马屁,拍得他晕头转向。要是这招不管用,那就把距离最近的商队指给他,然后赶紧逃出他的领地。
    雷克特意记下了不少细节:哪些商队会经过格雷温,可能的路线又是哪些。丝绸、珠宝、香料、奴隶,还有牲口。说真的,他一点不想供出这些消息。最能让他高兴的奠过于静悄悄地穿过格雷温,商人的命运还是留给神仙们定夺吧。P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