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群、海,另一个未知的宇宙》[平装]
  • 共1个商家     36.30元~36.30
  • 作者:施茨廷(作者),朱刘华(译者),颜徽玲(译者),等(译者)
  • 出版社:中国三峡出版社;第1版(2009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23437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群》:《《群、海,另一个未知的宇宙》》荣获:2004年国际柯林书奖文学类2005年德国库特拉思维兹奖,年度最佳科幻小说2005年德国科幻小说奖2005年德国出版界金羽奖2005年德国犯罪小说奖。2006年,好莱坞著名影星乌玛·瑟曼买下电影改编版权,预计于2008年上映。制作人是《汉尼拔前传》等一系列惊悚片的名操盘手劳伦迪斯,编剧为因改编《沉默的羔羊》而荣获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的特德·塔利。至于这票人要将这样一本具有“巫婆汤”似的深广魔力的小说拍成何等场面的电影,千百万书迷引颈期待中!
    这部集大成的科幻惊悚小说,将史蒂芬·金和麦克·克莱顿做了完美的结合。
    ——《加州海岸报》
    因为施茨廷的文字魔咒,就算天塌下来了读者也不会察觉。
    ——德国《日报》
    这是一本最好的沙滩小说,如果你敢在沙滩上看的话。
    ——亚马逊读者书评
    情节布局紧张悬疑、叙事生动、结构紧密,是长久以来难得一见的小说杰作……历经了令人屏息的几百页之后,你会以不同的眼光看待这片海洋。
    ——德国《焦点周刊》
    这是一部投映到读者脑中的电影,每个环节都锐不可当,让读者享受到知识的快感并沉醉其中。
    ——《科隆城市报》
    《《群、海,另一个未知的宇宙》》充满了刺激和悬疑,主题是这么的富有原创性和挑衅意味,但其中夹杂的科学资料又扎实无比。堪称是杯由事实、惊悚和科幻调制出来的鸡尾酒。
    ——《德国新书报》
    读完施茨廷的小说之后,你会感激脚下每一寸干燥的土地。
    ——德国《时代周刊》
    本世纪最波涛汹涌、最壮观的小说!上千万读者为之疯狂 被译成二十几种语言,畅销全球!!
    狂销300万册的德国出版史奇迹!连续104周雄霸排行榜冠军宝座!就连风靡全球的《哈利波特》、《达·芬奇密码》都无法动摇它的冠军地位!!!
    创下台湾出版史上最厚,也最热卖的小说巅峰!蝉联金石堂、诚品书店48周排行榜榜首!
    2008年好莱坞著名导演改编成的气势恢宏电影即将隆重上映。
    《海,另一个未知的宇宙》
    全球疯狂热销数百万册,至今已售13国版权!
    被德意志广播电台誉为弗兰克·施淡廷版的《万物简史》!!
    雄踞台湾诚品畅销榜P1,金石堂文学榜P3,博客来小说榜P3!!!
    本世纪最波涛汹涌的小说《群》的姊妹篇!
    首创科普小说惊悚写法,刻画45亿年海洋史
    人类和海洋的关系很奇特——爱恨交加。
    海洋是生命的摇篮,我们诞生于此它同时也是一个未解之谜,我们对它的认识甚至还不如外太空。这个系统到底如何运作?生命如何在原始海洋中诞生?水从何而来?为什么进化会选择这样的道路,而不是其他?
    恐龙和乌贼部具备了进化为高级智能生物的一切条件,但为什么没有最终统治地球?
    进化女神完全有可能把我们塑造成注满液体的智能气垫型生物。曾几何时,她的确有这样的企图——甚至差一点就成功了。
    《《群、海,另一个未知的宇宙》》讲述了45亿年的海洋史,其问历经无数惊天动地的剧变、波诡云谲的发明。弗兰克·施茨廷以这部精彩的书带我们走进神秘的水世界,进入另一个未知的宇宙。

    作者简介

    作者:(德国)施茨廷 译者:朱刘华 颜徽玲 等

    弗兰克·施茨廷,1957年出生,在科隆过着多姿多彩的生活: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作曲家、音乐制作人,同时也是热情的业余厨师和受过训练的潜水员,1990年起又多了一个身份——作家。
      1995年出版了他首部小说《死亡与魔鬼》,以15世纪为背景的历史悬疑小说,25万册的销量让施茨廷不只是作家,而是畅销书作家。于2000年出版的政治惊悚小说《悄无声息》,以1999年国际经济高峰会议为背景,被媒体誉为“世纪末所能捕捉到的最精彩瞬间”。2002年获得科隆文学奖。
      2004年,《群》的成功让施茨廷在德国的地位与麦克·克莱顿、丹·布朗等国际畅销作家平起平坐。
      《群》始于施茨廷数年前的梦境;而《群》的男主角西谷·约翰逊——黄金单身汉、魅力中年型男、无可救药的品味狂和美食家,就算远赴海上钻井平台、也要随身带着高级红酒和搭配下酒的奶酪;这些描述,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是作者自己的投射。
      施茨廷为了《群》这本书花了3年阅读相关资料,包括海洋生物学、地质学、海底探勘等,并花了两年时间书写。这期间有31位科学家协助施茨廷完成了这本小说,当中有些人被施茨廷写进了《群》当中,像德国基尔大学的海洋学家们,他们以本名在书里过着英雄般的光彩生活。不过,经历最奇幻的角色莫过于SETI(搜寻地球外高等生物计划)的一位负责人吉尔·塔特教授,朱迪·福斯特刚在《接触未来》中扮演她,接下来她又被派到《群》当中与海底高等智慧生物沟通,读者会在《群》读到她的化身大显身手,目前吉尔·塔特在拯救地球的副业之余,依然在忙着聆听来自外太空的声音。
      而施茨廷本人,在《群》里描写的水母毒杀游客、鲸鱼攻击船客之后,仍旧不怕死地保持着潜水的嗜好。

    目录

    《群》
    引子 PROLOGUE
    第一章 异常ANOMALIES
    第二章 灾难城堡CHATEAU DISASTER
    第三章 独立号INDEPENDENCE
    第四章 下潜SINKING
    第五章 接触CONTACT
    尾声 EPILOGUE

    《海,另一个未知的宇宙》
    前天
    柏林酒馆
    昨天
    雨季
    看得见的土地
    进化女神的手提包
    一个细胞的成就

    雪球和气垫
    严阵以待
    冷热交加
    疯狂的地质学家
    新鲜的鱼 
    死亡
    欢迎光临侏罗纪公园
    冈瓦纳古陆之前的潜水艇
    群雄逐鹿
    祸不单行
    鲸的日子
    那天,海洋消失
    杀手之死
    今天
    月球背后
    海面的坑洼
    海浪沙拉
    对一场灾难的观察
    交通堵塞的好望角
    为什么细菌有姓无名
    小角色
    城市中的一天
    大吞
    被猎捕的猎人
    大吊灯的帝国
    在造物的深海宫殿
    有人吗
    智慧野兽
    X档案
    明天
    帕迪与虚拟小羊
    幸福之“药”
    小小的“瓦特”之旅
    科技进化的影响
    深海考察队的旅行
    两栖动物的回归
    水世界
    后天
    未知的宇宙
    地质年代表
    致谢

    文摘

    《群》
    第一章 异常ANOMALIES
    挪威海岸 特伦汗
    对高等学校和研究中心来说,这座城市太过舒适了。尤其是巴克兰德特区及莫乐贝格区,简直难以和科技都会联想在一起。在这片由木屋、公园、小教堂、河边小筑以及诗情画意的后院所构成的田园风光中,丝毫感受不到先进感,尽管挪威一所颇具规模的大学——挪威科技大学就坐落在此。
    很少有城市可以像特伦汗一样,能把过去和未来结合得如此天衣无缝。正因如此,西谷?约翰逊对于能够居住在此感到幸福。他住在莫乐贝格区古老的教堂街,一栋有白色前阶梯和门楣的黄赭色斜顶屋的一楼。这景致真不知会让多少好莱坞导演激动落泪。尽管约翰逊感谢命运,庆幸自己所热爱的海洋生物学是当今热门的研究方向之一,但是此刻能引起他兴趣的却很有限。
    约翰逊是个梦想家,就如其他梦想家一样,他既憧憬未来的新事物,也喜欢缅怀传统。他的生命完全以凡尔纳精神为指标。没有人能像这位法国大人物,可以把对机器时代的狂热、极端保守的骑士精神及追求不平凡事物的兴趣,结合得如此完美。然而当下生活就好比一只蜗牛,负载着压力及世俗爬行。这种生活和西谷?约翰逊的梦想世界格格不入。约翰逊做的,仅是认清现实生活对他的要求,不期待它们有什么大作为。
    这天中午,他开着吉普车经过冬天的巴克兰德特区,穿越闪闪动人的尼德瓦河,正前往挪威科技大学。他刚从一个偏僻小村的森林深处度完周末回来。
    若是夏天,他会开辆捷豹跑车,行李箱上摆个野餐篮,里面装着刚出炉的新鲜面包、美食店包装精美的鹅肝酱和一小瓶佐餐酒,最好是1985年份的。
    自从约翰逊从奥斯陆搬来后,他慢慢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小天地,那是一些尚未被急需度假的特伦汗人及观光客打扰的地方。两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一个荒凉的湖边发现一栋破旧的乡村小屋。为此他欣喜若狂,花了不少时间寻找房屋的主人——那人在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工作,属于管理阶层,目前住在斯塔万格。因此,购屋过程快了许多。屋主相当高兴有人愿意接手,于是随意卖了个很低的价钱。接下来的几个星期,约翰逊找来一些非法居留的俄罗斯工人整修这栋破屋子,直到它成为想象中的庇护所,就如19世纪那些讲究享乐的“绅士们”所拥有的乡间度假小屋一般。
    在漫长的夏日傍晚,他坐在门廊上,面对着湖,阅读托马斯?莫尔、乔纳森?斯威夫特和H.G.威尔斯的经典小说;聆听马勒、西贝柳斯或是古尔德演奏的钢琴曲,还有切利比达克指挥的布鲁克纳交响曲。他在屋里布置了一个小型图书馆。和他的CD一样,约翰逊几乎所有藏书都有两本,一本放城里,一本放这里。他希望无论身在何处,都能有一份在手。
    约翰逊开着车缓缓上坡。眼前是挪威科技大学的主建筑,它宛若一座雄伟的城堡,却坐落在21世纪,屋顶覆盖着皑皑白雪。校区在这栋建筑后面延伸出去,有教室和实验室,聚集了大约1万名学生,活像个小城市,到处充满喧嚣的气息。约翰逊满足地叹了口气。湖边生活十分惬意,寂寞但充满灵感。夏天时,他曾带心脏学系主任的女助理去过几次。他们是在巡回演讲时认识的,很快就进入状况,可惜夏末约翰逊便结束了这段关系。他不想定下来,至少他很清楚事实。他今年56岁,她比他小了整整30岁。这样的关系能够维持几个星期,对他而言算是美好的。要维持一辈子就甭想了,约翰逊也一向不允许其他人闯入他的生活。
    他把车停在为他预留的车位上,然后走进自然科学学院。在通往办公室的路上,他脑中仍回想着最近一次停留湖边的情景,因此差点没看见蒂娜?伦德。她人站在窗边,一等他进门便立刻把头转向他。“你迟到了。”她开玩笑地说,“是因为红酒的关系,还是有人不想让你走?”
    约翰逊冷笑了一下。伦德受雇于国家石油公司,但目前大部分工作时间都耗在欣帖夫研究中心,那是欧洲少数由基金会赞助、庞大且具独立性的研究机构之一。而挪威近海工业也特别感谢欣帖夫的襄助,他们因此得以迅速发展。欣帖夫与挪威科技大学的密切合作,也使特伦汗这个科技研究重镇因此威名远播。欣帖夫的机构遍布邻近区域。至于伦德的事业可算是一帆风顺,没花多少时间就接任项目经理,负责处理新开发的石油事务。几周前,她才在海洋科技研究所为欣帖夫再添设了一个据点。
    约翰逊一边脱外套,一边看着她高挑的身影。他喜欢蒂娜?伦德。几年前他们曾尝试交往,但后来还是觉得维持一般友谊关系比较好。从那时起,他们的往来就仅限于工作上交换意见,偶尔才会一起出去吃个饭。“老男人需要充足的睡眠。”约翰逊回答,“你想喝杯咖啡吗?”
    “如果你刚好煮了的话。”
    他看了一下秘书室,的确有一壶咖啡在那里。只是秘书不见人影。
    “只加牛奶。”伦德嚷着。
    “我知道,”约翰逊把咖啡倒入两个大杯子,为她那杯加了些牛奶,然后走回办公室,“我知道你所有的一切。你忘了啊?”
    “你还不到这个程度吧!”
    “还没啊,真是谢天谢地。坐吧。什么风把你吹来的?”
    伦德拿起她的咖啡,啜了一口,没有坐下来的意思。“我认为,是一只虫子。”她说。
    约翰逊挑了一下眉毛,看着她。伦德回看了一眼,好像期待他赶快发表高见似的,但她根本连问题都还没提。毫无半点耐性,真是超典型的伦德。他喝一口咖啡:“什么叫做你认为?”
    她没有回答,反而从窗台上拿起一个密闭的钢制容器,放在约翰逊面前,说:“看看里面有什么。”
    约翰逊把栓子拉开,打开盖子仔细观看。容器里盛了一半的水中,有个长形、毛毛的东西在打转。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伦德问。
    他耸耸肩道:“是虫子吧。两只相当可观的样本。”
    “我们也这么认为。但究竟是哪一种虫子,让我们伤透了脑筋。”
    “你们又不是生物学家。这是多毛纲。听说过吗?”
    “我知道多毛纲是什么。”她迟疑了一下,“你能不能鉴定种类?我们急着交报告。”
    “那好吧。”约翰逊弯腰仔细观看,“的确是多毛纲,还挺漂亮的,颜色真鲜艳,海底有一大堆,至于是哪一种,我不知道。你们担心什么啊?”
    “如果我们知道就好了。”
    “连你们也不知道?”
    “它们来自大陆坡,水深700米处。”
    约翰逊抓了抓下巴。容器里的动物抽搐地转动着。它们想吃东西,他猜。不过,没有它们能吃的东西。倒是他认为值得注意的是,它们竟然还活着。因为绝大部分的深海生物一旦被带到地表,通常不会太好过。
    他又多看了几眼,说:“我是可以瞧瞧。明天再回报你,行吗?”
    “太好了,”她停顿了一下,“你一定是发觉了什么怪异之处吧。从你的眼神可以看得出来。”
    “可能吧。”
    “是什么呢?”+
    “不十分确定。毕竟我不是动物分类学家。多毛纲的颜色和形状类别都很丰富。就连我,算是知识渊博的了,都还摸不透它们。这个嘛……哎呀,我还不知道。”
    “真可惜。”伦德的表情略显黯淡,接着又笑了笑,“你何不立刻着手研究,中午吃饭时告诉我结果?”
    “这么急?你以为我在这里没事做啊?”
    “我想,你到这个时间才现身,应该不会有一堆工作压着你吧。”
    真不巧,竟被她料中。“好吧,”约翰逊叹口气,“中午1点在餐厅见面。我可以切一小块组织吗?还是你打算和它们进一步交朋友?”
    “做你认为对的决定就是了。待会儿见,西谷。”
    她匆匆忙忙走出去。约翰逊看着她,一面问自己,如果他俩的感情继续发展下去,是否会相当精彩。伦德的生活宛如冲锋陷阵,对他这种要慢慢品味爱情,又不喜欢穷追不舍的人来说,实在太紧张了。
    他检阅了一下邮件,打了几通早该回的电话,接着把装着虫子的容器带进实验室。他绝不怀疑这是多毛纲。多毛纲和水蛭一样都属环节动物门,基本上不算复杂的生物体。尽管如此,动物学家还是为之着迷,因为多毛纲是最古老的生物之一。根据化石考证,它们的出现可追溯至约5亿年前,且自寒武纪中期后几乎没有外形上的改变。它们极少在淡水水域或湿地出没,绝大多数分布于海洋,且多在深海。它们翻搅海底土壤觅食鱼虾。大部分人觉得这种动物很恶心,因为保存在酒精里的展示标本完全失去了它们原有的鲜艳色彩。约翰逊看着这深海底下幸存的古老奇迹,与普遍人不同,在他眼里它们可是绝世美女。
    他观察容器中带着章鱼般的疣以及白色毛束的粉红色躯体许久。接着,他滴些镁液在虫子身上,好让它们完全放松。杀死虫子的方法有好几种,最常用的就是把它们丢人酒精、伏特加或是透明的烈酒里。从人类的观点来看,这种死法就如醉死一般,还不算最差。但是从虫子的角度来看,可就不一样了。若未先让它们身体放松的话,它们会挣扎抵抗,缩成硬硬的一团。这便是为何要滴镁液的原因:动物的肌肉会因而松弛,接下来就任人处置。
    为谨慎起见,他先把一只虫子冰冻起来。多留一个样本总是好的,以免日后要作基因分析或是稳定性同位素研究。他把另一只虫子放入酒精里,观察了一会儿,再放到工作台上量长度。这只虫子将近17厘米长。接着,他纵切剖开虫身,惊讶地发出赞叹声。“天啊!”他说,“你的牙牙可真漂亮。”
    从体内构造看来,各种迹象显示这是只环节动物,它的口器缩在身体里面。多毛纲动物觅食时,此部位能快速伸出,包括甲壳质的颌和好几排细小的的齿。约翰逊看过这类动物从里到外不下千百次,但这么大的颌可真让他大开眼界。他观察这只虫子愈久,就愈加怀疑这个种类曾经有人描述过。他想道:只有少数幸运儿可以发现到新物种,也许我的名字将在科学史上永垂不朽……
    但他并不十分有把握,于是在网络上搜寻了好一阵子。搜寻结果令他相当惊讶:这种虫子的确有人提过,却又找不到进一步的资料。约翰逊愈来愈好奇,一头栽了进去,几乎忘了到底为何要鉴定这种虫子。当他急急忙忙通过校园里架着玻璃屋顶的廊道赶到餐厅时,已经迟到15分钟了。他冲进餐厅,瞥见伦德坐在边桌,便立刻朝她走去。她坐在一棵棕榈树的树荫下,正对他挥手。
    “不好意思,”他说,“你等很久了吗?”
    “等了好几个小时,我都快饿死了。”
    “我们可以吃鸡丝煲,”约翰逊建议,“上周这道菜做得很棒。”
    伦德点点头。认识约翰逊的人都知道他讲究品味,听他的准没错。她点了杯可乐,他则允许自己喝杯白酒。当他把鼻子凑近酒杯嗅闻软木塞遗留下的气味时,伦德却明显坐不安席。“怎么样啊?”她问道。
    约翰逊啜了一小口,嘴唇轻轻啧了一下。“还不错,清新又有味道。”他说。
    伦德不解地看着他,接着转了一下眼睛。
    “好啦。”他把酒杯放回,两腿交叉。他觉得玩弄伦德的耐心是件有趣的事。至少就星期一上午来指派他工作这件事而言,她是该受点折磨的。“环节动物,多毛纲,我们刚才已经研究到这里。你该不会要我提供一份完整的报告吧?这可是要花上十天半个月的。我暂时把你这两个样本归为突变种或新种,或者更精确的说法是,两种都是。”
    “你的回答还真精确啊。”
    “抱歉。你们是从哪儿弄来这种动物的?”
    伦德描述了地点。那里离陆地还有一段距离,就是挪威大陆架陷入深海之处。约翰逊听得若有所思。
    “我可以请教你们在那里做什么吗?”
    “研究大西洋鳕鱼。”
    “哦,还有鳕鱼啊。真是令人欣慰。”
    “别说笑了。你知道想挖石油会有的问题吧。我们不愿事后因忽略了注意事项而被指责。”
    “你们要盖钻井平台?不是早就没有油可挖了吗?”
    “眼前这不是我的问题。”伦德不耐烦地解释,“我的问题是,到底那个点可否建平台。我们还未在那么远的外海挖过,技术尚待评估。无论如何,我们得先证明我们尊重大自然。所以我们前往预定地勘察,看有哪些动物出没,周围环境如何,才不至于惹上麻烦。”
    约翰逊点点头。自从挪威渔业部厉声谴责每天有上百万吨工业废水排人海里的情况发生后,伦德就忙着处理北海会议的结论报告。充满化学物质的工业废水被北海无数抽油站连同海底原油一起抽出,而这些水和原油的混合物在海底已有好几百万年的时间。一般是用物理方法将水和油团分离,再将水直接排回海里。几十年来从未有人质疑过,直到挪威政府委托海洋科学机构进行了一项研究计划,结果让环保人士和石油业者同样咋舌。废水中的某些物质会破坏鳕鱼的繁殖周期,作用有如雌激素,使得雄性鳕鱼无法生育或性别变异。似乎也有其他物种遭受威胁。石油业者因此被强制立即停止排放废水,必须另寻他途来解决排水问题。
    “完全正确。你们确实有责任调查清楚你们在搞什么鬼,”约翰逊说,“愈清楚愈好。”
    “你还真是帮了大忙呀。”伦德叹气,“总之,在大陆坡探测时,我们进入深水区域作了地震测量,还把机器人送到水深700米处拍照。我们真的吓了一跳,万万没想到会在那底下发现它们的踪迹。”
    “大惊小怪。本来就是到处都有虫子。那么700米以上的地方呢,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
    “没有。”她依旧坐不安席,“这该死的怪物到底是什么啊?我得快点结案,我们还有一大堆工作哪。”
    约翰逊用手托住下巴。“你这虫子的问题在于,”他说,“它们实际上是两条虫子。”
    她满脸疑惑地看着他:“当然,我给你的是两条虫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指这个物种。如果我没弄错的话,这是最近才在墨西哥湾发现的新物种,它在海底出没,并且与借着甲烷维生的细菌共生。”
    “甲烷?”
    “没错。我接下来要说的才刺激呢。你的虫子对这物种而言太大了。当然,有些多毛纲物种身长两米或更长,而且还活得相当久。但你的虫子是另一种类型,栖地属于完全不同的区域。如果你的虫子和在墨西哥湾发现的是同种的话,那么它们应该是从被发现后就可观地生长了。墨西哥湾种最长5厘米,你的却有三倍长。更何况它们还没有在挪威大陆架出现过的记录。”
    “这下可有趣了。你怎么解释?”
    “你别开我玩笑了,我无法解释。目前我能想出的唯一答案,就是你们发现新物种了,恭喜恭喜。它们和墨西哥冰虫外形相似,但从尺寸和其他特征看来却又像是其他物种。说得再贴切一点,是原始虫,而且是我们认为已经绝种的生物——一种小型的寒武纪巨兽。令我觉得奇怪的只是……”
    他犹豫着。那地区可说是被石油业者拿着放大镜来来回回仔细检查过的,这么大的虫子应该很容易被发现啊。
    “你想说什么?”伦德追问。
    “这个嘛,要不就是我们都没长眼睛,要不就是你这些新朋友以前不曾出现在那地区。也许它们来自海洋更深处。”
    “我们的疑问是,它们是怎么上来的?”伦德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又问:“你什么时候可以交报告?”
    “我就知道,你又要施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