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私藏幸福的第28号店[平装]
  • 共2个商家     12.50元~17.00
  • 作者:沐小弦(作者)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第1版(2011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41876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私藏幸福的第28号店》以酷似《蝴蝶效应》的平行世界为基点,描写了一本类似于异常火爆的《第8号当铺》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故事,但比它们更具新意!《私藏幸福的第28号店》将平行世界、禁忌之恋、最强虐心、悬念融为一体。
    “禁忌之恋”乃当下青少年的最爱,如《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等。
    作者沐小弦为天使文化6月重点打造的作者,其作品《声优恋习社》正在大肆宣传。
    这里有从各个时空被召唤而来的美貌少年!
    迷雾缠绕的绝美调香师,为寻回记忆而坚定不移的炽热少女,等价交换的契约秘密
    是约定?是秘密?是阴谋?是宿命?还是轮回?
    最蛊惑众生的世代恋人演绎最慑人心魂的
    今夏,让我们用咒语打开属于你的幸福大门!
    “第28号店——乐园”主题笔记本+幸福魔法书签。

    作者简介

    沐小弦,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偶尔混迹杂志,曾获美术大奖。目前大学在读,爱憎分明。表是温柔,里是险恶,矛盾纠结的水瓶女,理性与感性正比。喜码字,喜涂鸦,主修设计,恋慕温柔的一切。爱睡,爱堂本光一,爱Kinkikids。
    即将出版:《海豚之森夏不眠》《恋爱限定魔王A》《等不到,忘不了》《声优恋习社》。

    目录

    序章
    第一夜 小丑与鸟笼
    第二夜 乐园的果实
    第三夜 万圣节与假面舞会
    第四夜 人鱼之伤
    第五夜 第四名约定者
    第六夜 青鳞与记忆
    第七夜 血色的城堡
    第八夜 禁断之爱
    第九夜 上帝的吻痕
    第十夜 轮回的第二世
    后记 叛逆之心

    后记

    叛逆之心

    终于到了这个时刻,写后记的瞬间,总会不禁感叹时间过得飞快,所以说人生看似长远,但真正用起来总会抱怨时间少得可怜,就像我恨不得把一天变成48小时来用。
    这本书写得稍微有点小小的灰暗,不比之前的那些热血、阳光,可我觉得就是这样的感觉才符合我喜欢的调调。

    故事内容设定的框架比较大,所以第一部里埋下了很多伏笔,或许大家现在看完第一部会觉得找不出头绪和答案。玛利亚、枳音、夏奈,她们三人之间到底是怎样的一层关系?而卡诺、树夜、斯亚海,这三个人又有着什么样的联系?还有那个最为神秘的斯瑞尚,稍微透露一句,他才是掌管乐园这个世界的幕后大boss。故事到此为止,只是交代了主要人物的一些过去的片段和因果,所以请再耐心地等待一些时间,第二部会为大家解开全部谜团,带来最终的结局。
    因为故事里面涉及了三世轮回,但最终在我的设定下,人的三世是个平行世界,人格互通,就好比说前世的人格在现世仍然成立一样。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很多时候,你会觉得现在的自己有时会变得不像自己,明明没去过的地方,第一次去的时候却觉得无比熟悉,好像曾经来过;再者会偶尔自言自语,但却真的感觉有人在同自己对话。我想,这就是我一直觉得可能存在的平行世界里的人格互通。
    哈哈,开玩笑的啦,不要完全当真哦,虽然我有时的确会感觉到以上的那些小状况。
    在我眼里,调香师是个非常奇妙的职业。他们的嗅觉十分敏感,我想可以胜任调香师的人一定是拥有一些天赋的。

    我是个很容易就失去兴趣的家伙,不管对什么,我都只有三分钟的热度。感兴趣,就会做下去:不感兴趣,看都不会看一眼。对待事物这样,对待身边的人也是这样。我不是一个完全冷漠的人,但我也绝对不是一个永远热情的人。爱憎分明是我最大的优点,也是我最大的缺点。必须承认,我的自我中心指数很高,但大概就是这份自我中心,我才可以写出更多的好故事来。一个无法以自我为中心的写手,又怎样能控制故事的全局呢?
    当然,这也是我的缺点,要努力改正到正常指数。

    说了这么多废话,在最后要表达感谢,感谢一直支持我的父母,还有陪伴我的朋友,很感谢你们!我会继续爱你们,祝你们幸福!
    沐小弦
    2011年3月25日

    文摘

    版权页:



    调香术曾在《圣经》旧约中被反复记载、提起,那种能力是与生俱来的,并且身为调香师的人,额头上会有一种隐藏的透明印记。凡人用肉眼无法看得见,但它确实存在。那是_种高尚而神秘,并且是神亲吻过他们额头的证明与标签。
    他们是被神所青睐的群体。他们优秀、美丽、高贵,并且优雅;同时,还拥有着高于普通人的聪明头脑。
    但是,他们却不被允许留在神的身边。因为最初的调香师所调制出来的香料被神秘人贩卖给了血族,天使们嫉妒调香师,所以在神的面前编造出各种谎言,谎称与血族共用同样香料的调香师是一种亵渎,由此请求神将所有调香师世家放逐,就像杀死了自己兄长亚伯的该隐一样,被上帝放逐到了伊甸之东。
    于是,所有的调香师被剥夺了天族的身份,他们带着神的亲吻印记流浪到了另一个“乐园”。在这里,他们向世人公开了想要换取快乐与幸福,就必须要用等价的东西来交换的调香师法则。
    一旦交换,将签订灵魂授予的契约。
    所以远在天国的神并不知道,,他的灵魂,也早已被调香师紧紧握在了一纸契约之中。
    时间的旅人。
    怀表的指针。
    乐园里有你想要的一切。无论是兔子先生的耳朵还是可以跳舞的红鞋,只要是你觉得可以令你感到幸福的东西,调香师便会为你调制出拥有那种幻境的香料。但条件是,一定要用你的灵魂来交换这绝顶的幸福。
    是的,这就是传说中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一种香料,可以令人得到希望中的幸福,包括快乐、爱,甚至是健康……
    “妈妈,为什么我不能够到外面去玩呢?为什么树夜哥哥就可以?为什么只有我要每天留在房间里,甚至都不能够去接触真正的阳光?”
    面对年幼的女,儿提出的种种疑问,美丽的母亲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只能够轻轻地抚摸她金色的长发,凝视着那双纯净的深蓝色眼瞳。在内心的复杂情绪交织挣扎良久之后,母亲才从沉默中动了动嘴唇,温柔的声音飘散在空气里:“我可爱的枳音,你是上帝送给妈妈最好的礼物,妈妈想永远地将你留在身边,寸步不离地守着你,妈妈是不合得让你到外面去……”
    女孩觉得为难地轻蹙起纤细的眉头,抓紧纯白色的床单说:“可是……妈妈,我想去外面呼吸一次真正的空气,我也想和树夜哥哥一起奔跑,我已经七岁了,就算到外面去也没关系的……”
    美丽的母亲仿佛再也忍不住一般,捂住嘴巴的同时流下了泪水,她隐隐地啜泣着,不停地重复着:“对不起,枳音,对不起……”
    小女孩顿时露出不安的眼神,伸出手去抱住母亲:“妈妈,为什么要哭?是不是我说的话让你不高兴了?枳音不去外面了,妈妈不要哭,枳音再也不会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了……”
    可是这些话却令身为母亲的她越发止不住地哭泣,她紧紧地抱住女儿,侧过脸想要去亲吻她的面颊,却被突如其来的开门声打断。
    “夏莉,你在做什么?你不能够去吻枳音,那样会把细菌传到她身上的!”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快速地冲过来,满脸担忧地将美丽的母亲从小女孩身边拉走。
    “爸爸!你不要怪妈妈,妈妈只是想要安慰我而已!”
    英俊的男人深深地望着小女孩,眼里有着厚重的宠溺,可是他伸过来的手却只是轻轻地触碰了一下她的头,唇边的微笑有着苦涩的意味:“枳音乖,你和树夜还有其他的孩子是不一样的,所以你一定要留在干净的房间里,这样才不会生病。”
    “可是爸爸……”
    “只要你能健健康康地长大……枳音,爸爸妈妈只希望你可以健康地生活下去。”英俊的男人扯动嘴角说,“爸爸和妈妈,还有树夜,都不能失去你。所以,不要想那么多,好吗?”
    女孩低下头,用力地咬住嘴唇,满眼含泪,然后点了点头。
    金色的长发,蓝如湖泊的双眼,白皙洁净的皮肤,女孩精致得如同人偶一般。
    只是家里见过女孩的佣人总是会忍不住好奇,少爷和少夫人都是纯正的黑发黑眼东方人,为什么会有那样一个相貌与家族完全迥异的女儿呢?树夜少爷就很正常,真难想象这样的两个孩子竟然会是孪生兄妹,长相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相同点……
    “树夜哥哥,为什么我和你长得一点儿都不像?我们明明是双胞胎。”
    十四岁的少年望着少女那双蓝色的眼瞳,精致的面容上随即绽放出一个轻柔的微笑,他对她说:“枳音,谁告诉你我们长得不像?在我眼里,你就是另一个我。”
    另一个树夜哥哥?
    少女看着床边那扇巨大的落地镜,打量着自己那头仿佛跳动着金色光芒的长发,以及蓝得如同西伯利亚湖泊般的双眸,又看向少年那头漂亮的黑色柔软短发,墨一样黑的玛瑙般的眼珠,她眨眨眼,失落地低下头说:“完全不像,一点儿都不像。”
    “那又怎么样呢?”少年的眼底有黑色的光斑在层层堆起,像是某种神秘的色彩,“枳音,你根本不需要在意别人说些什么。他们完全不了解你,也不想来了解真正的你。所以你只要有我就够了,我会永远地陪在你身边,比爸爸妈妈更爱你,一百倍,甚至是一万倍。”
    “真的吗?”
    “当然,这辈子我都不会和你分开,谁都分开不了我们,连死神也不行。”
    “嗯!树夜哥哥,我们约定好了哦。”
    她向他伸出白皙纤细的小指,而他也没有犹豫地将其勾住。
    “嗯,约定好了。”
    约定,此生不离,誓约永远……
    哭泣声在凄冷的墓地里隐隐回荡,来参加葬礼的人们将白色的百合花放在透明的棺木里,放在她的身上,或是头侧。
    躺在其中的十六岁少女仿佛不曾死去,而是如同婴儿般安详且深沉地熟睡着。她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亡,可奇怪的是,躺在玻璃棺中的她竟还可以听到周围人们的说话声;也可以看得到他们悲伤的表情,尽管她无法睁开眼睛。
    为什么会这样……
    好奇怪啊……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哭,不要为我伤心,我就在这里啊,还可以看得见你们……
    树夜哥哥?
    她看见少年单膝跪在她的身边,轻轻地握起她的手,凑到她唇边深情地亲吻,炽热的泪水滴落在她的手背上,她听到他说:“枳音,我不会就这么让你离开的。”
    在那个葬礼上,来参加的宾客纷纷摇着头惋惜。著名音乐世家的女儿枳音年仅十六岁便被一场重感冒夺去了生命,实在是太令人遗憾了。尽管传言说,她从刚出生起便异常多病,不能外出,因为如果感染细菌,便会导致体质更加弱化。所以十六年来,她从没踏出过家门一步,也没有亲眼见过真正的阳光,甚至连家人的亲吻都是不被允许的。
    连一个吻,也会使她受到细菌的侵蚀。这样的枳音,完全像是一只金丝雀,生活在巨大的充满了过分的爱与呵护的笼子里。
    可惜的是,她仍旧离开了深爱她的父母与兄长。
    这个与家中任何一个人的长相都毫无相似之处的少女,金色的长发,漂亮的蓝眼睛,美丽得仿佛像是神赐予凡间的天使。
    或许是时间到了,上帝要将她收回天国。
    可是,却没有人能听到她内心真正的呼喊。她说:
    “我想要活下去。”
    “健康地,快乐地活下去。”
    “我要遵守和树夜哥哥的约定。”
    她的恳求是那样的真诚,于是有另一个声音在她的脑海里响起。冰冷的神秘男声,有着少年般清澈的声线,他问道:“喂,你想要再重新活一次看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