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韬晦书(最具功效的学问)[平装]
  • 共1个商家     16.60元~16.60
  • 作者:杨慎(作者),杨明刚(译者)
  • 出版社:黄山书社;第1版(2010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611021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韬晦书(最具功效的学问)》最具功效的学问:使隐忍具有智慧的至上心法
    ——韬晦术
    鹰立如睡,虎行似病,正是他攫人噬人手段处。
    ——明?洪应明
    杨慎乃“中国酱缸文化的代表人物”。
    ——柏杨

    媒体推荐

    要想打败一个人,就要先想法让他骄傲,骄傲就会使他变得很愚蠢;而一个既愚蠢又骄傲的人是最容易被打倒的。
      ——新浪网友
    养晦只是一种手段,奋发其威才是目的,养而不用就不是韬晦,而是隐逸了。
      ——人民网网友
    “日用不足,月用有余。”不在一事一处上见长,却在每事每处上见长。这是古人谋世的最高境界。
      ——雅虎网友

    作者简介

    作者:(明) 杨慎 译者:杨明刚

    杨慎,字用修,号升庵,明正德年间状元,明朝三大才子之一。为官后因年轻气盛、禀性刚直,在著名的“撼门事件”中,险些惹下杀身之祸:后发愤研究韬晦之术,得以颐养天年,并有此奇书流传于世。

    目录

    隐晦卷一
    一鸣惊人的楚庄王?善用小人的法术的徐阶?才高遭忌的解缙?不脱袈裟的道衍?穷奢极欲的郭子仪?犯而不校的娄师德?不肯封侯的明德马后?功大而身灭的窦宪?视富贵如畏途的王晞?彭泽之父千里训子?大儒之母安贫乐贱
    要想看清自己周围的形势,最好的办法是躲在暗处。
    保身的第一要诀是隐身,绝不能让自己成为别人攻击的靶子。
    枪打出头鸟,切忌比别人站得高。
    以小人治小人固然未必好,但用小人的法术还治小人之身却不仅有效,还且事半功倍。
    要想出人头地,就要先学会矮人一头。
    处晦卷二
    骂不还口的王守仁?蓄势后发的宋文帝?微言解祸的陈以勤?苏东坡两无所失?李存勖谦让得国?羊祜睦邻痹敌?吕夷简远谋纾大祸?李梦阳嫁祸康海?光武帝闭关拒使
    解除对手敌意的最好办法是主动表示友谊,而且一定要让对手笃信不疑。
    偶尔做回小人也是保身之道。
    镇静持重是处晦的必要手段,不能有丝毫的急躁心理。
    如不想总是处于弱势,示弱则是必须的。处晦方能向阳。
    养晦卷三
    王导的遵养时晦?张全义巧逐李罕之?阳城适时而谏?不善养晦的谢晦?朱权以琴书避祸?韩世忠口不言兵?冯道的 “老到”?王振“养晦”成祸?马援养马避祸?不识北斗的和安?高洋裸奔戏妻
    “日用不足,月用有余”。不在一事一处上见长,却在每事每处上见长。这是古人治国的最高境界。
    欲养晦先有韬,收敛自己的锋芒,藏好自己的梭角,这是养晦的必由之路。
    名与实相表里,名者皮也;有名无实者凶,有实无名才吉。
    鹰立如睡,虎行似病,正是养晦的最佳状态

    序言

    也许,真的像有人所说的,中国文化是一种谋略型的文化。但是,当下谋略类书籍的流行,却似乎与所谓的“谋略型中国文化”并无太大的关系,起码没有本质的联系。因为文化的深处未必是谋略,而“谋略”的深处一定是文化。
    在中国历史上,存在着儒、道、兵、法、墨、纵横、阴阳等许多学派。这些主要的学派不仅都非常关心政治,还都不约而同地指向了“治人”;而治人就必须讲究方法,讲究方法就是智谋,就是谋略,就是权术。然而,当时的实际情形是智谋被提升为一种牢不可破的社会制度性的规范和原则,各种学派和文化都在智谋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纳入了谋略的范畴,成为智谋的不同组成部分。这样以来,中国的智谋型文化就形成了。
    在历史上,对中国的智慧、谋略、政治有影响的学派虽有十几家,但影响最大的主要是儒、道、法三家。中国的智慧和政治虽然常常呈现出纷纭复杂的状态,其实万变不离其宗,只要掌握了这三家的思想精核,也就把握住了中国的谋略和智慧。
    儒家的智慧是极为深刻的。它是一种非智谋的大智谋,其运谋的方法不是谋智,不是像法家或兵家那样直接以智慧迫使对方服从;而是谋圣,即从征服人心着手,让人们自觉自愿地为王道理想献身。用今天的话讲,就是非常注重做“政治思想工作”,首先为人们描绘一幅美好的蓝图,并百折不挠地到处宣传这种理想,直到人们心悦诚服。其实,这已经不是儒家谋略的高明,更不是儒家谋略比别的学派的谋略狡诈,在这里,它已经上升到了人性、人道的范畴。这就是儒家智谋的合理性之所在,也是其成为真正的大智谋的根本原因。
    法家的智慧很特殊。法家之法作为君主统治天下的手段,是建立在非道德的基础上的。法家之法的根源在于封建集权制,因此,它就特别强调“势”。“势”就是绝对的权威,是不必经过任何询问和论证就必须承认和服从的绝对的权威。有“法”无“势”,“法”不得行;有“势”无“法”,君主不安。但如何才能保证“势”的绝对性呢?这就需要“术”。“术”就是统治、防备、监督和刺探臣下以及百姓的隐秘的具体权术和方法。中国的“法制”最发达的地方就在于“法”与“术”联手创造的御臣、牧民的法术系统。“法”的实质是强力控制,“势”的实质是强权威慑,“术”的实质则是权术阴谋。这些都是直接为维护封建王权服务的。
    道家的智慧是极为聪明的。黄老的有关著作处处流露出智慧的优越感,处处显示出对别的学派的鄙夷和不屑。黄老道术自以为是最聪明的学说,它认为天地万物都受道的支配。道是绝对的,永恒的,是永远不可改变和亵渎的;世间的人是有限的,对于道只可以体味、尊重和顺应。那么,如何体味和遵循道呢?黄老哲学认为,那就是要顺应自然,要无为,然后才能无不为。所谓“圣人无心,以天地之心为心”,说的就是圣人没有自己的主张,万物的自然运行就是圣人的主张。人如果不能体察道,就不能“知常”,不能顺应自然,在现实中就容易招致祸害。
    当然,在具体的历史进程中,这三家的智慧从来没有单独存在过,总是相互融合,甚至进而吸收其他学派的思想,只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背景下各个学派的思想相互消长而已。
    智谋型文化对于塑造中华民族的性格有着很大的影响,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我们民族的性格特征。当然,这里不仅有正面的影响,也有负面的影响。在一定意义上讲,中国人的学问往往被理解成谋略,“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就是很有代表性的话。有许多中国人把自己的一生都花在谋划、算计别人上,给社会带来了极大的内耗。遗憾的是,谋划和算计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不仅有用,而且早已上升为一种根深蒂固的为人们所称许的处世态度。它已经不是一种“术”,而是人生的“道”,已成为中国人难以改变的文化精神。一般所说的中国人善于“窝里斗”,就由此而来。
    然而,中国的智慧首先是道而不是术,也就是说,术只是道的表现形式,道则是术的根本,是术的决定因素。只要掌握了道,术就会无师自通,就会自然而然地显现出来。无论是儒家、道家,还是法家、兵家,他们都是正大光明的“阳谋”学派,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要求首先提高自己的道德境界,加强自己的人格修养,然后才是智慧谋略。如果颠倒了这一关系,那就无论如何也弄不懂中国的智慧。
    所以鲁迅先生说: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成大事者,古今未有。
    因为,权谋决不仅仅是一种技术,中国权智在本质上是一种至为深刻的文化,只有人的身心内外都渗透了这种文化,才能自然而然地达到内谋谋圣、外谋谋智的境界,才能成为真正的圣、智兼备的谋略家。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冷成金

    文摘

    插图:







    隐晦卷一
    事典 一鸣惊人的楚庄王
    春秋战国时期,楚庄王即位伊始,便受到内外的瞩目,因为他的祖父、父亲两代国王都很有作为。楚国上下希望他能继承父、祖遗志,开疆拓土,使楚国更加强盛。而邻近的小国则是战战兢兢,危不自安,甚至连中原的大国秦国、晋国也密切注意楚国的动向。
    然而出人意外的是,楚庄王即位后,根本不理国政,每日里不是在宫中听音乐,饮美酒,与妃婢们寻欢作乐,便是率领卫士去深山大泽打猎,一副标准的酒色荒淫国王的形象。
    楚国的大臣们自然不甘心楚国前两代国王奋斗的成果就此毁灭,纷纷人宫劝谏。楚庄王置之不理,我行我素。后来听得烦了,他干脆在王宫外立一道牌子,上写:敢入谏者死。严令之下,楚国的大臣们大概觉得还是保命要紧,真的没人敢再劝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