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拯救人类的哲学(“日本经营之圣”稻盛和夫振聋发聩的忧思之声)[平装]
  • 共1个商家     17.80元~17.80
  • 作者:稻盛和夫(作者),梅原猛(作者),曹岫云(译者)
  •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011254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拯救人类的哲学》:稻盛和夫,叱咤商界的日本“经营之圣”,梅原猛,学贯中西的日本哲学家,他们的对谈妙语连珠、警醒世人,他们的对谈激荡人生与经营的智慧,道破管理与哲学的真谛。
    这一场智慧碰撞的盛宴!
    已故的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曾经说过:“根据我七八十年来的观察,既是企业家又是哲学家,一身而二任的人,简直如凤毛麟角。有之自稻盛和夫先生始。”
    寒冬中,他曾与前来拜访的马云对话,畅谈“人的哲学”;而今他又与日本当代著名哲学家梅原猛展开对谈。或许,正是他的“一身二任”才成就了这样一场无以伦比的智慧交锋:
    这是一场经营与哲学的碰撞。谈人类文明的前途,谈永续经营的力量,谈心的管理,谈热情与创造。稻盛先生用企业家的经验和哲学家的头脑与梅原先生一起,对人类文明与社会发表了很多有价值、能够激发读者深刻反思的意见,零金碎玉,美不胜收。
    这是一场忧患与展望的双重奏。纵横捭阖于五千年的人类文明,批判中那些无畏的呐喊,悲观中那些跃动的希望,他们用人类大爱与“利他之心”,用铿锵有力的声音发表了拯救人类的宣言。
    这是一场热情与成功的启示录。他们讲“自燃性”,他们讲“如火般燃烧的热情与如水般冰凉的理性”,他们讲接收思想闪光的“无私的天线”,他们用自身的经历注解了成功的哲学。
    质询《人为什么活着》,激荡《在萧条中飞跃的大智慧》,而今,这场激情澎湃、智慧碰撞的对谈盛宴又将带你走进稻盛和夫的世界,与他共振非凡的人生智慧和经营哲学。

    媒体推荐

    哪怕终止经济增长,也要考虑人类永续的发展。
      ——稻盛和夫
    所谓进步,实际上是朝着地狱进步也未可知。
      ——梅原猛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稻盛和夫 (日本)梅原猛 译者:曹岫云

    稻盛和夫,叱咤商界的日本“经营之圣”。
    梅原猛,学贯中西的日本哲学家。

    目录

    序言
    第1章 文明的崩溃开始了
    高度的文明为何消失了
    在不久的将来,人类会灭亡吗
    石油枯竭,都市将变成废墟
    为什么埃及文明持续了三千年
    人类忘却了对自然的敬畏
    太阳崇拜才是人类文明的原点
    人一旦傲慢必定灭亡
    太阳曾是日本思想的中心
    三十多年前着手的太阳能发电
    “人造太阳”与“重归太阳的恩惠”
    所谓保护“国益” 助长了傲慢之心
    “进步史观” 将人类变为欲望的奴隶
    经济增长或已不要
    “欲望的无限解放” 是近代文明的本质

    第2章 美国文明正确吗?
    由美国“强加的善”
    “自由” 和“民主” 不过是招牌
    缺乏伦理的金融学给人类带来的灾难
    美国的国力已达极限
    庞大的贫困阶层所爆发的不满
    瞄准外资金融机构的理科学生
    太多的人只想坐享其成
    “圣经”到哪里去了?

    第3章 从“欲望” 转入“循环”
    明治维新与日本的近代化
    “明治”领导者卓越的洞察力
    具有美好心灵的江户时代的日本人
    “进步思想”反而增添了不知耻辱的人群
    互助共生社会的消失
    为什么应该重新评价江户时代?
    “入会权” 是优良的共生规则
    重评江户循环型社会的时候到了
    向循环型社会学什么
    “承蒙赐给”对谁而言?
    堕落的日本道德
    “战时一代”责不容免
    道德和教养要靠家长的强制性教育
    把“循环”作为最大的价值

    第4章 建立“世界联邦政府”
    启动核按钮的危险性
    那些祈祷人类和平的人
    将佛教 “不杀生” 作为人类的道德
    EU可成为“世界联邦政府”的雏形
    先由日中韩三国设立“亚洲联盟”
    最初三国达成一致很重要
    谁来当议长国
    人类靠争斗才能发展的观点已经过时
    回归“以和为贵”的传统
    坚持和平主义的民族才是勇敢的民族

    第5章 以“利他之心” 为主课
    丢失了“慈悲”和“爱”的人类
    赤裸裸的“欲望人”
    正确的从商之道
    人的“心”和“体”表里一体
    “心的管理”尤为重要
    “利他之心” 是生物的本能
    欲望的膨胀使人忘记“利他之心”
    教授庶民道德的《忠臣藏》和《男儿》
    评论家为何推崇丑恶的作品?
    赞扬自然主义文学是错的
    抑制浮躁、陶冶精神的古典音乐
    表彰“隐善”的机制

    第6章 思想闪光的力量
    新的构想从何而来?
    从摔跤中获得新型陶瓷的灵感
    遭受口诛笔伐的、突破常识的学说
    依据直觉的行动产生新技术
    柿本人麻吕魂附我身吗?
    太阳能电池的成功源于思想的闪光
    创造就是创建新的常识
    因为欲罢不能而加入通信事业
    持续不断地创造

    第7章 无私的热情带来了成功
    为什么大家公认必然失败的事业成功了?
    人有“自燃性”、“可燃性”和“不燃性”
    如水般冰凉的理性不可缺
    自如运用“互相矛盾的才能”
    过了八十岁后想做的事
    “南无南无,谢谢”
    接收思想闪光的“无私的天线”
    “转世重生”的观念改变社会
    我为什么能活到现在?
    不是“我活着” ,而是“让我活着”
    一颗在天空中翱翔的心
    不离天道的西乡隆盛
    倒幕成功源于“天之声”
    未制止西南之役的“情义中人”
    日本人为什么喜爱楠木正成和西乡隆盛?
    恢复西乡隆盛的名誉只是时间问题
    顺着王道,堂堂正正活下去
    后记

    序言

    作为一个工程师,作为一个经营者,作为一个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普通人,我常常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近代文明的由来,以及这个文明未来的走向乃至终点。
    大约250年前,欧洲兴起了产业革命,以此为契机,近代文明获得了快速的发展。这种发展是基于人类秉赋中的好奇心和探求心,与此同时,人类所具有的“希望更加富裕、更加便利”——这种不知餍足的欲望,也成为发展的原动力。
    人类把这种欲望作为引擎,发挥自身的智慧,推进了科学技术的进步。结果是人类构筑了一个物质丰富的社会,但与此同时,人类又不得不面临地球环境的问题和能源的问题。然而,人类还在企求进一步的富裕,将无休止的欲望当做动力,持续不断地追求经济的增长。那么,人类这种追求增长的模式,能够无限地继续下去吗?遵从这种模式,人类能够持续生存下去吗?我心中时常抱着这样的疑问。
    这时候,我平素非常尊敬的哲学家梅原猛先生,建议我一起去考察古代的埃及文明。由埃及学权威、沙伊巴大学校长吉村作治先生当向导,梅原先生夫妇、东京大学教授松井孝典先生夫妇、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教授安田喜宪夫妇一起同行。
    “与这几位当代日本的知识精英们同行,去探访五千年前辉煌的埃及文明的遗迹,此乃不可再得的良机。”我毫不犹豫,决定夫妻俩一起参加。

    后记

    我和稻盛和夫先生过去曾有过两次对谈,并成书出版,第一次是1995年的《哲学的回归》,第二次是2002年的《谈新哲学》,这次已是第三次对谈,我认为内容比前两次更为充实。
    从三十多年前开始,我就对地球环境问题抱有深刻的忧虑,我曾提出警告,现代文明照这样发展下去,人类的灭亡不再是五百年、一千年以后的事。在这个问题上,稻盛先生的忧患意识比我更深。他说,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人类就没有未来,人类应该改变生活态度,抛弃经济增长至上主义。这样的发言,出自像我这样的哲学家比较容易,但经济界的人士这么讲是需要勇气的。
    日本经济界的人士,虽然口头上也强调环境问题的重要性,但是因为担心影响经济增长,就将解决环境问题的行动向后拖延,这就是现状。在这现状之中,稻盛先生大声提倡,即使抑制经济增长也要解决环境问题。我非常钦佩稻盛先生仗义执言的勇气。
    这次对谈还有一个特点,我们两个人将各自事业成功的秘密直率地公之于众。稻盛和我,对自己的工作都抱有强烈的自信和高度的自豪。我们认为,公开自己成功的秘密,将给予后来者有益的启示。
    稻盛先生谈到,将原属于艺术领域的陶瓷应用于尖端产业,最初的直觉来自于神佛的“某种神秘力量”的启示。而我将法隆寺称为圣德太子的怨灵镇魂寺,又断言柿本人麻吕被流放、遭水刑而死,我这些由直觉而来的学说颠覆了历史的定论,而这种直觉也是超越我个人的某种强大的力量给予我的。

    文摘

    第1章 文明的崩溃开始了
    高度的文明为何消失了
    一部分有识之士认为,现在的人类社会不久即将归于破灭。我是企业人,在文明论方面缺乏认识。但不久前与梅原先生一起访问了埃及的古代遗迹,引发了我的许多思索。
    灿烂的古代埃及文明从五千年前开始,延续了三千年之久。参观它的遗迹,对我而言是一种宝贵的经验。但我从一开始就产生了疑问:如此辉煌的古代埃及文明为什么就消失了呢?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现代埃及人竟然说:“建造如此巨大的金字塔,不太可能是我们的祖先所为,那是外星人干的,是别的世界的人干的。”
    的确,繁华的古代埃及文明同现在的埃及之间有一种强烈的反差。同样,南美的安第斯文明也只剩下了遗迹,创造了这种文明的先住民几乎是突然间消失了。构建了如此高度文明的民族却走向了衰落,那里的文明到现在依然停滞不前。看到这些,我禁不住不寒而栗:现代的人类文明会不会重蹈覆辙呢?
    另外,我们还需考虑到今后整个地球可能供养的人口数量。爆发式的人口增长需要消耗的能源、食品等等,正在一步步超越地球的允许范围。整个地球规模的文明崩溃,或许在某个时刻即将开始。
    这里必然存在一个巨大的临界点,在某个时刻之前,变化或许还在悄悄地进行,一旦超越临界点,问题将以激烈的形式出现,以排山倒海之势汹涌而来。那么,我们人类现在该怎么办呢?我们到了必须认真思考的时候了。
    在不久的将来,人类会灭亡吗?
    有学者提出了这样的论断:农耕文明诞生于15000年之前,自那以来延续至今的人类文明,500年后即将灭亡。500年后人类将不复存在,现在就考虑到那时候的地球,进而要改变我们目前的生活习惯,这是很难的。一般的见解是:地球环境固然重要,但因为我们不愿改变自己的生活,所以多数国家不肯提出根本性的对策。比如,地球变暖的原因,大家认为是二氧化碳的过量排放。但是日本的排放量,比缔结《京都议定书》时反而增加了。而增加的排放量,以购买发展中国家的排量配额来抵冲。用这种方式来达到约定的削减目标,是低劣的行为。既然是承诺的目标就应该遵守,从别国购买是错误的。
    正如稻盛先生所言,从人类生存这一角度来思考,现在如果再不提出根本性的对策,一旦超越某种界限,人类文明将一举崩溃。这种崩溃发生在100年后还是500年后,尚不清楚,但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出现,乃是不容置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