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隐身人[平装]
  • 共1个商家     20.50元~20.50
  • 作者:赫伯特·乔治·威尔斯(Wells.H.G.)(作者),赵敏(译者)
  • 出版社:内蒙古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0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0410229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隐身人》:世界名著阅读经典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赫伯特·乔治·威尔斯(Wells.H.G.) 译者:赵敏

    目录

    隐身人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尾声

    当代乌托邦
    卷一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卷二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卷三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文摘

    一个陌生人由灌木林车站冒着风雪走来,时值二月初的某个冬日,寒风刺骨,大雪漫漫,正赶上英国东南部丘陵草原地带这一年最后一次降雪天气。此刻他戴着很厚的手套,手拎一只很小的黑色旅行箱。他从上到下包裹得十分严实,软毡帽的帽檐遮住了他的整个脸,只露着一个光滑的鼻头;雪花飞落在他的肩头和胸前,他那沉重的小皮箱上面也因此落了一层白色的雪花。他冻得半死,摇摇晃晃地进入这家大车店,用力撂下皮箱。“起火,”他大声喊道,“劳驾!快给我开间带火炉的房!”他在酒吧中跺跺脚,抖掉落在身上的雪花,随后跟在霍尔太太后面去旅店客厅谈价钱。了解了这些情况,另外扔到桌上两个金英镑,于是便在这家小旅店里住下来了。
    霍尔太太燃起壁炉中的火,把客人一个人丢在那儿,接着亲自去给他做饭。冬季居然有人来爱萍村歇宿,这大概是从来没有过的好运气,况且来者也是个无意讲价的客人,她决定要当得住这份鸿运。咸猪肉已放在锅里,她那手脚不快的帮工米莉,在她几句经过高明选择的嘲弄话的刺激下,行动也略微快了点儿。此时,霍尔太太便拿着桌布、盘子与玻璃杯到了旅店的客厅里,开始忙着铺餐桌。虽然壁炉中的火已经烧得特别旺,使她感到奇怪的是,客人仍戴着帽子,穿着外衣,脸背着她站在那儿,静静地注视着窗子外面院子里纷纷飘落的雪花。他那戴着手套的手放在背后,好像陷入了沉思。她看到落在他肩上的雪已化成水珠,正滴在她的地毯上。“先生,让我拿走你的帽子与外套行吗?”她说道,“我要在厨房中将它们烘干。”
    “不必了。”他说道,并没回过身。
    她不确定自己是否听清了他的答复,刚想再问一问。
    他从肩膀扭头望着她。“我不喜欢脱大衣摘帽子,”他强调道。她留意到他戴着一副很大的蓝眼镜,连眼镜腿也装着镜片,浓密的胡须拖在外套领子外面,遮住了他的整个面部。
    “行啊,先生,”她说道,“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房间很快就会暖和起来。”
    他并没答话,又将脸扭过去,霍尔太太认为自己的友好交谈不是时候,于是赶紧把餐桌上其它必要的东西摆好,接着飞快地走出屋子。她又一次回来的时候,陌生人依旧站着,就像一尊石雕像;他弯着腰,领子竖着,正在滴水的帽檐向下垂着,将他的面部与耳朵都遮住了。她有意使劲儿把咸肉与鸡蛋放下,几乎是冲他大声叫道:“午饭好了,先生。”
    “多谢你。”他回答说,在她关好门之前一动未动。接着他回过身,带着一种迫不及待的表情朝餐桌走去。
    她从酒吧后边朝厨房走去,这时候她听见一种有节奏的重复的声音:啁啾、啁啾、啁啾,这是汤匙在盆子中快速搅拌的时候发出的声音。“这丫头!”她说,“看!我几乎都要忘了。磨蹭了这么长时间,只有她才能干出来!”接着她亲手拌好这份芥末酱,一边讲了几句话,狠狠地责怪米莉太慢了:她已把火腿鸡蛋煎好,餐桌摆好了,一切事情也都做好了,这时候,米莉(只是个帮工!)居然连芥末酱都没调好。客人是新来的,并且准备住在这里!讲完这些话,她将芥末酱装到钵子中去,然后郑重地把钵子放到一个黑色镶金的茶盘上,端到客厅中去。
    她叩了一下门便轻盈地走了进去。客人听到声音慌忙挪动,使她在一瞥间看到一个白色的东西消失在餐桌后边。他仿佛正从地上拾某个物件。她啪一声把芥末钵放到餐桌上,这时候她留意到他的大衣和帽子已脱掉,放在壁炉前边的椅子上面。一双潮湿的靴子靠近壁炉的钢围栏,很有让这围栏生锈的危险。她毫不犹豫地朝这些东西走去。“我想现在能将这些东西拿走烘干了吧?”她说道,那语气是不容别人分辩的。
    “不要碰帽子。”客人用一种沉闷的嗓音说,她回过身,只见他已抬起眼睛,正在盯着她。
    她站在那儿,直愣愣地看着他,很长时间惊讶得讲不出话来。
    他手里拿着一块白布——这是他自己的餐巾——用它遮住了面颊的下半部,以至于见不到嘴和下颏,这便是他声调沉闷的缘故。可是霍尔太太惊诧的却不是这个。她惊诧的是,他蓝眼镜上方的前额和两只耳朵都包着白绷带,除了那个粉红色的尖鼻头之外,整个脸部都裹了起来。鼻头是鲜嫩粉红色的,而且很光滑,像她开始看到的时候一样。他穿着一件深棕色天鹅绒夹克,脖子里有一条亚麻布衬里的黑高领。浓密的黑发由头部绷带交叉的地方和绷带下钻出来,形成奇怪的辫状物和角状物,把他弄成人们可以想见的最奇怪的模样。他的脑袋用绷带缠成这样,实在是她没有想到的,所以她愣在了那儿,一时间不知所措。
    他还举着餐巾没有放下来,这时候她看到他拿着餐巾的手戴着褐色的手套,又看到他用那副莫名其妙、神秘莫测的眼镜看着她。“不要碰那帽子。”他说道,声音含糊不清地由那块白布下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