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普通人与媒介:民众化转向[平装]
  • 共2个商家     22.40元~23.80
  • 作者:格雷姆·特纳(作者),许静(译者)
  •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118845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普通人与媒介:民众化转向》是培文书系?社会理论新视角之一。

    媒体推荐

    格雷姆·特纳以一种不偏不倚而又异常理性的方式,评估了民众化转向在文化研究中的长处和弱点。
      ——吉姆·麦圭根(Jim McGuigan),英国拉夫堡大学社会科学系文化分析教授
    特纳的著作,严格考察了电视研究中或许最重要的争论:媒介与出现在媒介上并消费媒介的普通人之间的关系。特纳选取大量国际事例,对诸如新媒体、社区广播和真人电视等进行了各种思想探索,以说明所有不同形式的媒介都可置于普通人的标题下加以理解。这部著作构思巧妙,文笔动人,凭借特纳在这一领域里的广泛研究,展示出对普通人与媒介的思考,如何为全球化、媒介工业、参与、表征、文化政治与技术等研究领域,提供有价值的洞见。
      ——布霄特·米尔斯(Brett Mills),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影视研究讲师
    格雷姆·特纳为当下新媒体景观的启蒙潜力之争,提供了一种不同凡响的斡旋调停。尽管 “权力属于人民”可能成为博客、Web2.0互动及真人电视时代的集会口号,但是特纳却谨慎地反对将“民众化”与民主制混为一谈。他精巧地分析了媒介工业如何通过促销个人主义和“普通”而获利,迫使我们重温权力、身份与社区等根本性问题。本书应成为徜徉于媒介文化研究变动之域的学生和学者们的必读之物。
      ——塞拉·蒂尼奇(Serra Tinic),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理论与文化副教授
    格雷姆·特纳是媒介文化研究领域最有意思、最有思想的写作者之一。本书思想敏锐,见解重要。从认识到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代有如此多的普通人见诸媒介开始,特纳进一步探求,对普通人、媒介及媒介与文化分析来说,这一现象意味着什么。这是一部精彩之作,值得所有认真研习当代媒介与文化的人所阅读。
      ——约翰·斯道霄(John Storey),英国桑德兰大学媒介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作者简介

    作者:(澳大利亚)格雷姆·特纳 译者:许静

    格雷姆·特纳(Graeme Turner,11947-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文化研究教授,批判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澳大利亚人文学院主席(2004-2007),2008年9月被任命为总理科学、工程和创新理事会(Prime Minister's Science,Engineering and Innovation Council ,PMSEIC)成员,澳大利亚文化与媒介研究领军人物之一。除本书外还著有 The Media and Communications in Australia(2006,合著)、Ending the Affair(2005)、Understanding Celebrity(2004)、The Film Cultures Reader(2002)等。

    目录

    鸣谢
    导言 民众化转向
    第一章 普通人:名流、小报文化与媒介的功能
    第二章 真人电视与建构文化身份
    第三章 重新定义新闻:公民、博客与意见的兴起
    第四章 谈话广播:民粹主义与民众的声音
    第五章 宅族的报复:数字乐观主义与在线用户制造内容
    第六章 娱乐时代:今天的媒介与消费
    参考文献
    索引
    译后记

    文摘

    版权页:



    自然,并非所有人都对此感到快慰。来自各政党、宗教界及社区组织的新闻报道和评论,对这个节目大放厥词。马来西亚是一个伊斯兰教国家,《名人堂幻想曲》中一些选手的行为违反了伊斯兰信条。据《新海峡时报》报道,执政党官员对这个节目的回应是,要求对真人电视节目进行更严格的控制。副总理还发表了一项声明,警告说,这些节目可能威胁东方价值观并导致道德衰落。
    根据马利基的研究,就连很温和的伊斯兰教徒,也被该节目的核心部分所冒犯,他们担心该节目可能会对该国年轻人产生不良影响,要求对进口节目形态进行更严格的政府监督。
    在此我们还应考虑:什么得到了保护?自1969年大暴动以来,让不同的种族和文化团结在一起,成为马来西亚明确的政治目标,大暴动表明,为了维持统一的民族文化,很有必要发展强有力的政治基础。在那之后,组建了坚实的政府架构,以管理和指引这一进程。在一些国家,这种“国家价值观”根据不同时期的策略或政治考虑,在不同的环节可能会被填进不同的话语内容。但在马来西亚却不是这样。创建马来西亚政治共同体的策略之一,就是发布一套明确的价值观,宣称其对建设宽容的伊斯兰社会来说是最根本的,对确保良好治理最终也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