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幻想大师系列?黑色佣兵团[平装]
  • 共1个商家     15.10元~15.10
  • 作者:格伦?库克(作者)
  • 出版社: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第1版(2012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536916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美国格伦·库克编著的《黑色佣兵团》内容介绍:占星师们不肯解读星相,生怕因此送掉自家性命。有个疯子预言家在街市问游逛,号称末日迫在眉睫。离开营堡的不光是老鹰,当初生长在外墙上的常青藤也枯萎凋零,被丛生藤蔓取代;除非赶上艳阳天,否则城墙看上去就是黑黢黢一片……

    媒体推荐

    凭借《黑色佣兵团》,格伦·库克一手改变了奇幻文学的面貌。——著名奇幻作家斯蒂芬·埃里克森
    过去的二十五年间,库克在当代奇幻文学中牢牢地树起了自己的界标……他的作品具有真实、复杂和有诚意这三大特点。——“新怪谈”文学旗手杰夫·瓦德米尔
    将严酷的现实与神秘的魔法相结合是库克的独特招牌。——《图书馆周刊》

    作者简介

    作者:(美)格伦·库克 译者:马骁
    格伦·库克:美国著名幻想文学家。1944年生于美国纽约,七年级时即开始写作奇幻与科幻作品。他的作品涉及科幻、奇幻和侦探三大领域,其中以“黑色佣兵团”系列最为出名,开创了现代“黑色奇幻”的先河。

    作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成员,库克写作《黑色佣兵团》时将军事写实风与史诗奇幻相结合,让压抑的背景世界搭配放荡不羁的佣兵组织,弹奏出一曲苍凉豪迈的悲歌。迄今为止,该系列已有十部长篇和两部短篇问世,被评为“曾遭埋没的奇幻经典第一名”。当红作家斯蒂芬·埃里克森更宣称,没有“黑色佣兵团”系列,就不可能有他的《马拉兹英灵录》。

    在“黑色佣兵团”系列之外,格伦·库克最有名的是“恐怖帝国”奇幻史诗系列、“星际渔夫”太空歌剧系列和设定在奇幻世界里的推理故事“盖瑞探案”系列。

    目录

    第一章 使节
    第二章 渡鸦
    第三章 耙子
    第四章 私语
    第五章 铁汉
    第六章 夫人
    第七章 玫瑰

    文摘

    我把所有窗户通通打开,指望港口方向能起点小风,有臭鱼烂虾味也不在乎,但那点儿气流连张蜘蛛网都吹不动。我洗了把脸,冲头一位病人扮个苦相:“又怎么了,卷毛?”
    他没精打采地咧嘴一笑,面色异常苍白:“闹了点胃病,碎嘴。”他脑瓜顶像枚磨光发亮的驼鸟蛋,却被人调侃得了这个诨名。我查查执勤表和轮岗安排,上面没有他希望装病的理由。
    “哦。”我摆出专家做派,绝对有模有样。尽管暑热逼人,但他浑身冷汗涔涔。“最近跑到军营食堂外面吃饭去了,卷毛?”一只苍蝇落在他头上,活像个耀武扬威的征服者,但他没有发现。
    “对。三四次吧!”
    “嗯,”我调了杯臭烘烘的乳状混合剂,“把这玩意儿喝了。一口干!”
    刚喝了一口,他就把脸皱得像枚老核桃,“你瞧,碎嘴,我……”
    我闻见那味儿也直反胃,“喝了,伙计。我为弄到这东西搭上了两条人命。波基吃了这药,捡回了一条命。”这些消息早就传遍佣兵团。
    他喝了药。
    “你是说我中毒了?天杀的蓝党给我下了药?”
    “别紧张,你会好起来的。没错,看起来是这么回事。”我在把斜眼和疯子阿布开了膛后,才发现真相。这是一种慢性毒药。“到那边的帆布床上去,吹吹凉风——但愿这该死的风能醒过来。躺好别动,药劲儿一会儿就上来了。”我把他安顿好后又说,“跟我讲讲你在外面吃了啥?”
    拿过笔和一张表格,我对波基做过同样的调查,在疯子阿布死前也提了这个问题。还让斜眼的队长仔细回忆他最近的一举一动。我相信毒药来自营堡驻军经常光顾的酒馆。
    根据卷毛的描述,我发现一个答案:“啊哈!咱们找到那家伙了。”
    “是谁?”他说着就要坐起身。
    “你歇着。我去见团长。”我拍拍他的肩膀,到隔壁房间看了一眼。今天上午的病人就卷毛一个。
    我故意绕远,沿着俯瞰绿玉城港口的特里詹城墙往前走。行到半路,我停下脚步举日北眺,望过防波堤、灯塔和要塞岛,看着浩渺无垠的苦痛海。近海商船在连接珍宝诸城的水道网络中穿梭,斑驳帆影点缀着脏兮兮的灰棕色水面。高处的空气厚重凝沉雾气蒙蒙,连地平线都难以看清。岛屿周围总有一股小风吹拂,但它始终不肯靠近海岸,简直像在躲避麻风病。海鸥在高空盘旋,看上去近在眼前。它们显得脾气暴戾、迟钝懒散,就跟这个季节的大多数人一样。
    今年夏天,我们仍然为卑鄙的绿玉城市政官效劳,保护他免受众多政敌和纪律散漫的本地部队骚扰,却得不到半点感谢。我们忙得屁股冒烟,到头来还被人下毒。报酬还算凑合,但不值得搭上这条小命。我们的前辈要是知道佣兵团落魄到这种地步,恐怕会觉得无地自容。
    绿玉城破败衰落,却又古老迷人。它的历史就像个注满黑水的无底洞。闲来无事,我以探寻那幽影重重的内幕为乐,试图将事实从虚构故事和神话传说中剥离出来。这活儿并不简单,过去那些史学家们,哪个不是一门心思讨当时的权贵喜欢。
    对我来说,最有趣的年代要算上古王国纪元,那段历史最残缺不全。正是在尼姆王统治时期,邪兽凭空出现,带来了长达十年的恐怖,最后受制被俘,封印在亡魂山上的黑暗墓穴中。这段骇人往事余音未绝,至今仍在各类传说中出现,常被母亲们拿来吓唬不听话的孩子。但现在早就没人记得邪兽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我彻底断了消暑去热的念头,继续朝前走去。站在凉亭中的哨兵们,脖子上都搭着毛巾遮挡热气。 一股小风让我打了个激灵。我转头看向海港,只见一艘大船正绕过岛屿。这头巨兽硕大笨拙,让周遭的独桅帆船和小帆船相形见绌。鼓满风的黑色船帆中央凸起个银色骷髅头,双眼红光四射,火苗在断齿后面跃动不休。图案周围还有一圈闪闪发亮的银带。
    “那是什么鬼东西?”一个哨兵问道。
    “我不知道,小白。”那艘船的尺寸比华而不实的风帆船更引人注目。至于它上面那些花样,黑色佣兵团的四位二流法师也玩得出来。但我还从没见过五层船桨的军舰。
    还是先把要办的事办了再说。
    我敲敲团长的房门,没人应声。我不请自入,发现他正躺在大木椅上打呼噜。“嗨!”我大喊道,“着火了!叹息区暴乱了!乱舞攻到黎明门了!”乱舞是古代的一位将军,当年差点把绿玉城夷为平地,人们现在听到他的名字还会瑟瑟发抖。
    团长镇定自若,眼皮都没动一下,脸上也没点儿笑模样,“你太放肆了,碎嘴。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按规矩办事?”按规矩办事的意思是说先去打扰副团长,除非蓝党正在攻打营堡,否则不要吵醒他。
    我跟他讲了卷毛的事。
    团长把脚从桌上放了下来,“看来慈悲又有活儿干了。”语气冷峻森然。黑色佣兵团可容不得旁人对自家兄弟下手。
    慈悲是团里最狠辣的队长。他估计十几个人应该够了,但还是让沉默和我一道跟来。要是蓝党来硬的,沉默这个法师就能派上用场。法师让我们稍等一会儿,等他去树林里遛个弯。
    “你到底干吗去了?”等他带着破破烂烂的包袱回来时,我随口问了一句。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