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东亚文学经典的对话与重读[平装]
  • 共1个商家     32.70元~32.70
  • 作者:王晓平(作者),谢天振(丛书主编),陈思和(丛书主编),宋炳辉(丛书主编)
  • 出版社:复旦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908086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东亚文学经典的对话与重读》为当代中国比较文学研究文库之一。

    作者简介

    王晓平,曾任日本国际文化研究中心客座副教授、帝冢山学院大学人间文化学部教授、同大学大学院(即研究生院)教授,并先后在福冈大学文学部、立命馆大学经济学部、茨城基督教大学文化学部任教。现任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著有《近代中日文学交流史稿》、《佛典 志怪 物语》、《智水仁山——中日诗歌自然意象对谈录》、《亚洲汉文学》、《梅红樱粉——日本作家与中国文化》、《唐土的种粒——日本传衍的佛教故事》、《远传的衣钵——日本传衍的佛教文学》、《日本中国学述闻》、《日本诗经学史》等;译著有《水边的婚恋——万叶集与中国文学》等;主编大型学术丛书《日本中国学文萃》、《人文日本新书》。

    目录

    代序:戏为瀛序赋
    中日诗学探幽
    钱译万叶论
    《万叶集》研究的中国话语
    《智水仁山——中日诗歌自然意象对谈录》引论
    《万叶集》中的亲情与孝道
    ——以山上忆良为中心
    敦煌歌辞
    中日诗歌意象的融通喻合
    ——《夜航余话》的中日诗歌比较谈
    文学交流史窥道
    《近代中日文学交流史稿》引言
    《佛典志怪物语》引言
    论《今昔物语集》中的中国物语
    楚辞东渐与日本文学传统
    《文心雕龙》在日本的传播与影响
    梁启超对日本政治小说理论的取与弃
    《人文日本新书》序
    东望扶桑与西望长安
    亚洲汉文学精义
    亚洲汉文学的文化蕴含
    汉文学是亚洲文化互读的文本
    亚洲汉文学史中的《千字文》
    试论亚洲汉文学文献搜集整理和一体化研究的紧要性
    ——以韩国写本《兔公传》释录为中心
    朝鲜半岛现存最早的上梁文
    中国文论与越南汉文论
    日本中国学的公众视野
    《日本中国学文萃》总序
    日本中国学的公众视野
    《二十世纪国外中国文学研究》序
    《日本诗经学史》序
    日本藏《诗经》古本比较文学五考
    东亚写本考论
    “啒”字考
    “《蒙求》力”广论
    信念与智慧之光
    敦煌书仪与《万叶集》书状的比较研究
    敦煌愿文与中日愿文的文体研究
    从《镜中释灵实集》释录看东亚写本俗字研究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19世纪至20世纪初,各国汉文学由蜕变而走向衰微,而日本明治时期的汉文学却攀上最终的高峰后跌入低谷。幕府末年志士以诗明志,语多易水之悲;畅议国事,文系贾晁之风。明治初年,借新闻出版业发达之便,报刊杂志竞载诗文。诗社勃兴,诗人辈出。讽世娱情,唱和不绝。或主宋,或学清,亦有试图以汉诗文以表现西方新观念、新思想者。直到20世纪20年代,汉文学才黯然退出近代文坛。越南和朝鲜李朝末期随着科举的废止、新学的建立以及文字的变革,汉文学彻底失去跻身现代文学的资格,欣赏汉文学成为学者与少数雅士的专利。
    包括中国旧文学在内的汉文学的衰微,是一种国际性的文化现象,有时代的原因,也有深刻的文化根源。我们今天研究亚洲汉文学,正是将它作为一种历史文化现象来看待的。在亚洲汉字文化圈,作为科举教育内容、统治管理工具及宗教思想载体的汉文学,早已失去了现实的功用,然而作为高雅艺术的汉文学却永远不失其艺术的魅力,作为历史研究资料的汉文学,对于了解数个世纪该地区政治经济、民族文化所具有的认识价值,至今尚未充分利用。
    日本学者中川德之助说:“日本汉文学考其由来,当然是从学习中国文学开始的,时常抱着以中国文学为主流的意识,在修辞上也一边考虑着中国文学一边写作。但是,具有漫长历史的日本汉文学的演变,使得作为日本人表达自己思想感情形式的汉文学得以确立下来,形成了日本化的汉文学。”朝鲜、越南汉文学与日本汉文学存在诸多差异,然而从总体上说来,上述说法也适合于这两国的汉文学。15世纪徐居正撰写的《东文选.序》说:“我东方之文,非宋元之文,亦非汉唐之文,而乃我国之文也,宜与历代之文并行于天地间。胡可泯焉而无传世焉?”他们都意在纠正来自不同方向的排斥汉文学的偏颇。今天中国研究这些国家文学的学者,当然应当抛弃“你学我的”之类盲目的自傲,切实将其作为邻国的重要文学遗产去诚心接近、虚心研读,唯此也才能发现它的真精神与真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