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梦的解析(英汉对照)[平装]
  • 共1个商家     52.80元~52.80
  • 作者:弗洛伊德(作者),赖其万(译者),符传孝(译者)
  •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第1版(2009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195982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梦的解析(英汉对照)》:西方学术经典文库。

    媒体推荐

    《梦的解析》堪称一部划时代的著作,而且很可能是迄今在经验主义基础上掌握无意识心灵之谜的最勇敢尝试。
      ——瑞士心理学家C.G.荣格
    这位勇敢无畏的先知和救人疾者,一直是两代人的向导,带领我们进入人类灵魂中未曾有人涉足的领域。
      ——德国文学家 托马斯·曼

    作者简介

    作者:(奥地利)弗洛伊德 译者:赖其万 符传孝

    弗洛伊德(Si gmund Freud),心理学家,哲学家,精神分析学的创始人。1856年生于奥地利,4岁时全家迁居维也纳,他的一生几乎都是在那里度过的。1881年在维也纳大学获得医学学位。1895年出版了第一部论着《歇斯底里论文集》;他的第二部论着《梦的解析》于1900年问世,这是他最有创造性、最有意义的论着之一。他一生著述颇丰,主要作品有《日常生活中的心理病理学》《性学三论》《精神分析运动史》《图腾与禁忌》等。

    目录

    第一章 一九○○年以前有关梦的科学研究
    第二章 梦的解析方法
    第三章 梦是愿望的达成
    第四章 梦的改装
    第五章 梦的材料与来源
    第六章 梦的运作
    第七章 梦程序的心理
    译者注

    序言

    这部《梦的解析》第一版虽然被出版商印成一九○○年出版。但事实上是一八九九年十一月四日出版的,而论及著作的开始,根据钟士博士的记载,弗氏想动手写作这部大作的念头最早是在一八九七年五月十六日的信中提到,当时他由“自我分析”,从而进入梦的探索。而弗氏父亲的病逝使他陷入悲悼的哀伤中长达几个月,并驱使他强迫自己开始撰写这本书,借此希望从哀伤中挣脱出来,由这年十一月五日开始,而在一八九九年九月完成。事实上,弗氏在一八九七年五月的信中曾提到,他已经查遍了过去发表过有关梦的文献,而很高兴地发现还没有一个人曾提到“梦是愿望的达成”。由此前后算来,这部书的写作费时两年多。至于出版的情形,弗氏也遭到了像莫扎特、舒伯特及梵高一样的命运——不易为世人所接受。他的第一版(德文)发行了六百本,但却花了八年才卖完,前六个星期只卖了一百二十三本,其后两年又卖了二百二十八本,弗氏一共只收到美金二百零九元的版税;而且,更惨的是,弗氏注意到,这本书初版问世后十八个月间,没有一本科学性的期刊提到过这本书,甚至在维也纳,这部巨著竟因柏克哈特(Burchardt)的带侮蔑性的评论而横遭白眼。难怪弗氏曾气得发出怒吼:“……因此我对那些对这书所发的批评而作的辩驳是——他们最好再重读它,或者应该说他们才是应该好好研读我的书的人。”这种情况,一直到十年后,弗氏著作的价值才渐渐为世人所重视,一时洛阳纸贵,得以再版发行,而在弗氏有生之年一共印行了八版,最后一版出于一九二九年。

    文摘

    以上所介绍这两种常用的释梦方法的不可靠性当然是明显的。就科学的处理来看,“符号法”在应用上有其限制,不能广泛适用于所有的梦。而“密码法”之可靠性又取决于每一件事物之“密码代号”是否可靠,而事实上密码的确实性又根本没有科学性的保证。因此,人们很容易同意一般哲学家与精神科医师的看法,而斥责这一套梦的解释为一种幻想。
    然而,我本身却持另一种看法。我曾经不止一次地被迫承认:“的确,古代冥顽执拗的通俗看法竞比目前科学见解更能接近真理。”因此,我必须坚持梦的确具有某种意义,而一个科学的释梦方法是有可能的。我之探求此种方法即循以下途径:
    几年来,我一直尝试着找寻,对几种精神病态——如歇斯底里性恐惧症、强迫观念等的根本疗法。事实上,当我听到约瑟夫·布劳尔那段意义深长的报道:“视此种病态观念为一种症状,而尽其可能地在病人的以往精神生活中,找出其根源,则症状即可消失,而病人可得复原。”再加上以往我们其他各种疗法的失败,以及这些精神病态所显示的神秘性,才使得我不顾重重的困难,开始走上布劳尔所创的这条道路,而一直到我能在这条绝径上,拓展出一番新天地。将来我将在其他地方再另行详细补述我这套方法的技巧、形式及其所达成之成果。而就在这精神分析的探讨中,我接触到了“梦的解释”这问题。在我对病人要求将他有关某种主题所曾发生过的意念、想法通通告诉我时,就牵涉到他们的梦,也因此使我联想到,梦应该可以将它利用来作为由某种病态意念追溯至昔日回忆间的桥梁。而第二步就演变成,将梦本身当做一种症状,而利用梦的解释来追溯梦者的病源,而加以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