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新中国宪法发展60年[平装]
  • 共2个商家     28.10元~28.50
  • 作者:韩大元(编者)
  • 出版社:广东省出版集团,广东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9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1806348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新中国宪法发展60年》:辉煌历程: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重点书系。

    目录

    引言
    第一章 “临时宪法”:《共同纲领》
    一、特定的历史条件
    二、制定《共同纲领》的过程
    三、基本内容分析
    四、《共同纲领》运作过程
    五、《共同纲领》对中国宪政的影响与评价

    第二章 新中国宪政体制的奠基:1954年宪法
    一、制定1954年宪法的历史背景
    二、1954年宪法制定过程
    三、1954年宪法基本内容与特点
    四、1954年宪法的运行过程
    五、1954年宪法的历史局限性与对新中国宪政发展的影响

    第三章 宪法与现实冲突:1975年宪法
    一、修宪的历史背景
    二、修宪过程
    三、修宪内容评析
    四、1975年宪法的运行与影响

    第四章 曲折中的发展:1978年宪法
    一、变革中的社会与修宪背景
    二、修宪过程分析
    三、修宪内容评析
    四、1978年宪法的运行与影响
    五、对1978年宪法的两次修改

    第五章 改革开放与1982年宪法
    一、中国社会发展进程与宪法价值的恢复
    二、修宪过程
    三、1982年宪法的指导思想和基本特点
    四、1982年宪法的发展
    五、宪法运行机制与功能
    六、社会变革与宪法的不断完善
    结语
    附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后记

    序言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中华民族以崭新的姿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新中国成立以来的60年,是中国社会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60年,是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同心同德、奋勇向前、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的60年,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顽强奋进、从贫穷落后走向繁荣富强的60年,是举国上下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开创社会主义大业的60年。60年峥嵘岁月,60年沧桑巨变。当我们回顾60年奋斗业绩时,感到格外自豪:一个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社会主义新中国正巍然屹立于世界的东方。
    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系统回顾和记录60年的辉煌历史,总结和升华60年的宝贵经验,对于我们进一步深刻领会和科学把握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党的领导的重要性,进一步增强民族自豪感,大力唱响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改革开放好、伟大祖国好、各族人民好的时代主旋律,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

    后记

    1999年,为了纪念新中国成立50周年,河北人民出版社组织编写了一套丛书,由我主编的《新中国宪法发展史》是其中的一本。《新中国宪法发展60年》是在《新中国宪法发展史》基础上修订而成。10年来,国家生活的各个领域发生了深刻变化,宪法在社会发展进程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宪法理论也得到了完善。为了从整体上展示共和国宪法发展60年的历程,反映宪法制度发展的新变化,作者们对原书进行了必要的修订。本次修订的主要特点是:在框架与体例上保持了原书的体例,以保持连续性;根据10年来宪法制度的发展补充了新内容、新资料;对原书的一些资料或表述上的不妥之处进行了修改等。考虑到今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共同纲领》颁布60周年,1954年宪法颁布55周年,故把书名改为《新中国宪法发展60年》。
    本书的分工如下:
    韩大元(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引言、第二章(与王惠岩合写)、结语
    莫纪宏(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教授)第一章
    范毅(南京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第三章 第四章
    胡锦光(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第五章
    在本书的校对、查找资料过程中,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生王涛、李秀鹏同学协助主编做了一些工作,特此表示感谢。

    文摘

    关于社会主义目标问题。一部分代表认为,既然我们将来的目标是实现社会主义,那就应该在纲领中把这一目标写出来,使全国人民了解未来社会的远景以及共同奋斗的最终目标。另一些代表则认为,在今天的政协中提出社会主义问题还为时过早,《共同纲领》是新民主主义性质的,以不写社会主义为好,而且新民主主义本身就预示着社会主义方向。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支持了后一种意见。刘少奇、周恩来等都在大会上对这一问题作了说明。其中主要的原因是:第一,《共同纲领》是属于国家政权在现阶段的施政纲领,是从客观实际出发,为现阶段需要而制定的,它不应去描绘现阶段尚不能实现的理想。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人民面临的任务就是建设新民主主义,如在《共同纲领》中过早地写进社会主义目标,就很容易混淆现阶段的实际步骤与将来的理想。第二,新民主主义的《共同纲领》是在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对新民主主义取得共识的基础上制定的,要把共产党的第二步奋斗目标——社会主义写进国家的基本文件中,也必须经过一个解释、宣传和实践的过程,只有全国人民通过实践认识到这是唯一的最好的前途,才会真正承认它,并愿为它而奋斗。所以,暂时不写上社会主义目标,并不是否定它,而是更加郑重地看待它。第三,纲领的经济部分已实际保证了向社会主义前途迈进。
    关于人民政协的性质和历史使命问题。在讨论中,曾经出现过两种想法:第一种,以为等到了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之后,就不再需要人民政协这样的组织了;第二种,以为由于各党派这样团结一致,推动新民主主义很快的发展,党派的存在就不会很久了。后来大家在讨论中认为这两种想法是不恰当的,因为它们不合于中国革命的发展和建设的需要。首先,普选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召开,固然还需要一个相当时间,就是在普选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以后,政协会议还将对中央政府的工作起协商、参谋和推动的作用。其次,新民主主义时代既然有各阶级的存在,就会有各党派的存在。旧民主国家的统治者是资产阶级,其所属党派必然是相互排挤,争权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