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文艺风赏?老人(2012年4月刊)[平装]
  • 共1个商家     8.80元~8.80
  • 作者:笛安(作者)
  •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4月15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7167416812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文艺风赏?老人》定位为高端纯文学年轻态先锋刊物。集合国内中青两代顶尖作家精品佳作,为当今文学名作家打造不一样的形象,挖掘最有前途的新人作者。这一期的主题为“老人”,年老的人、白发的人、走过了比我们都漫长的岁月的人,我们希望利用这个主题完成一群年轻人,对“老人”的观察,以及奉上我们或许不能完全理解,但是绝对真诚的尊重。

    作者简介

    笛安,最世公司人气和实力并存的新生代作家。已出版长篇小说《告别天堂》《西决》《东霓》《芙蓉如面柳如眉》《南音》(上下)等。2004年《收获》长篇小说专号刊登了《告别天堂》并被誉为“最具艺术水准的青春小说”。2008年10月凭借短篇小说《圆寂》获得首届“中国小说双年奖”。

    目录

    封面故事/老人
    老人 石一枫
    梵高的火柴  张楚
    福海同枝  林壁炫
    FOUND
    弥图
    呼吸不能说
    青梅煮酒
    在那个第八天的世界里——笛安对话李锐(下)
    双城故事
    吴哥/异域求旧影 高初
    基律纳/极夜 笛安
    小说视界
    南海镇  孙晓迪
    文艺新锋
    丧失  深深
    201K年的革命 深深
    风声风影
    飞越老人院
    secret /wish

    文摘

    “Goghlan,妈妈的电话,她说她很想你。”
    盛夏的午后,阳光充足,海风穿堂而过,吹起一楼客厅落地白色轻纱。陶西握着电话筒,冲花园里喊道。Goghlan在花园里玩泥巴,手上脸上到处都脏兮兮的,听到是妈妈的电话,也没有要去接的意思。只是遥遥冲客厅里喊道:“告诉妈妈,我也很想她。”
    陶西无奈地拿起听筒:“Goghlan玩得正高兴呢,恐怕不会过来接电话了。”
    电话那一头传来妻子因念起儿子而格外温柔的笑声:“那算了吧,让他玩,免得他又要抱怨我了。”
    陶西问:“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顿时妻子的声音生硬起来,干巴巴好像在念台词,“我妈妈现在离不开我,我只能在英国陪着她。对不起。”
    “没什么。”陶西漫不经心地击打着电话柜,“我只是想提醒你,你已经去了半年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妻子勃然大怒,“你是在怀疑我在英国不是陪伴我母亲,而是在干别的什么吗!”
    “我没那个意思,你知道的——”
    “你就是这个意思!你是在怪我没有尽妻子的本分!你老早就开始怪我了!”
    “我没有——”
    电话那头一阵忙音,妻子挂断了电话。陶西一阵不耐烦。他是真的不在乎,他对她的思想、行为毫无兴趣,无论那个女人是真生气还是在掩饰心虚,都不重要。但他又有点伤感,因为曾经,曾经的曾经,他是真心爱过她。虽然随着时间推移感情逐渐淡去,在生下儿子之后,他还是以为他们会是人世间最平凡的一对夫妻,无关爱否,只相依终老。
    “爸爸,快来看。”
    Goghlan兴奋地喊叫声从花园里传来。
    “怎么啦?”陶西推开半掩的门,走到儿子跟前。花园里最抢眼的是一棵高大的老梧桐,沿着园围有修剪得整整齐齐的万年青,还有妻子精心培育的黑心菊、黄刺玫、隶棠、水仙、飞燕草、芦荟、石榴、蔷薇,按照时令有序地一片片开放,挤挤挨挨,五颜六色,使人一望便为之欣悦。不过在这种情况下,陶西还是专门腾了一小块空地出来,专供Goghlan玩建造军事工地的游戏,或者单纯地玩泥巴。“快看。”Goghlan的眼睛闪闪发亮,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他侧开身子,双臂摊开,向爸爸献宝:“这里有一个洞。”
    阳光直直照射下来,变幻出五光十色的梦境。穿越了几十年时光,穿越了积下厚厚灰尘的感情。陶西以为自己眼花了,他揉揉眼睛,地上却真有一个洞,泥巴的颜色,泥巴的质地。宽高能容进一个人。陶西问Goghlan:“你挖的?”
    “不是。”Goghlan摇头,“是自己长出来的。”Goghlan嚷嚷个不停:“爸爸,这是什么?神秘隧道?外星人遗迹?鼹鼠的家?我能不能下去看看?”
    “不,你先等等。”
    陶西抓住闹腾的Goghlan,失去了力道控制,疼得Goghlan咧了咧嘴。Goghlan一时有些害怕,爸爸的手冰冷,青筋暴起,像是在极力抑制住什么。“爸爸?爸爸?”Goghlan一遍遍小声叫着陶西,心里没底。这时,陶西看了Goghlan一眼,再平常不过的眼神,没有什么变化,他用惯有的语气对Goghlan说道:“你先等等,别逞一时之快。我先下去侦查……别耍脾气了,得听我的……知道吗,那个洞可不是小事。”
    “真的?”Goghlan瞠目结舌,同时恢复了对爸爸绝对的信任与服从。
    陶西顺着洞壁滑到洞底,世界正在渐渐远离他。亲切的乡愁席卷而来。嘉儿长大了,以前只容得下小小的陶璐嘉,现在却容得下中年男人陶西。陶西抬起头,向上面投去平静而热烈的目光:“Goghlan,快把我埋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