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迎向灵光消逝的年代[平装]
  • 共1个商家     14.40元~14.40
  • 作者:瓦尔特?本雅明(WalterBenjamin)(作者),许绮玲(译者),林志明(译者)
  •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第2版(2011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334513702,978756334513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迎向灵光消逝的年代》辑录本雅明论艺散文四篇:《摄影小史》、《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绘画与摄影》、《法国国家图书馆中国画展》,本雅明的这些论著,与罗兰·巴特的《明室》、苏珊·桑塔格的《论摄影》等著作一起,构成了摄影理论和艺术美学的经典,对于想从根本上了解摄影这一艺术的读者来说,本书不容错过。

    作者简介

    作者:(德国)瓦尔特?本雅明 (Walter Benjamin) 译者:许绮玲 林志明

    瓦尔特?本雅明 (Walter Benjamin),1892—1940,文学家和哲学家;现被视为20世纪前半期德国最重要的文学评论家。出身犹太望族。早年研读哲学;1920年定居柏林,从事文学评论及翻译工作。在博士论文《德国悲剧的起源》被法兰克福大学拒绝后,他终止了对学院生涯的追求。1933年纳粹上台,本雅明离开德国,定居巴黎;继续为文学期刊撰写文章和评论。1940年,法国沦陷;本雅明南逃,在法西边境自杀。

    目录

    摄影小史/003
    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057
    绘画与摄影——第二巴黎书简,1936年/115
    法国国家图书馆中国画展/145

    文摘

    即使是最完美的复制也总是少了一样东西:那就是艺术作品的“此时此地”——独一无二地现身于它所在之地——就是这独一的存在,且唯有这独一的存在,决定了它的整个历史。谈到历史,我们会想到艺术作品必须承受物质方面的衰退变化,也会想到其世世代代拥有者的传承经过。物质性的衰变痕迹只有仰赖物理化学的分析才能显露出来,这种方式是不可能施用于复制品的;要确知作品转手易主的过程,则需要从作品创作完成之地为起点,追溯整个的传统。原作的“此时此地”形成所谓的作品真实性。要确立一件铜器为真品,有时需借助化学分析来查验累积其上的铜锈;要证明一份中古世纪手稿的真实性,有时要确定它是否真正源自15世纪的某个藏书库。真实性的观念对于复制品而言(不管是机械复制与否)都毫无意义。与出自人手且原则上被认定为赝品的复制物相比,原作保有完整的权威性;而这全然不是机械复制品与其原作间的关系。这有两点原因:一方面,机械复制品较不依赖原作。比如摄影可以将原作中不为人眼所察的面向突显出来,这些面向除非是靠镜头摆设于前,自由取得不同角度的视点,否则便难以呈现出来;有了放大局部或放慢速度等步骤,才能迄及一切自然视观所忽略的真实层面。另一方面,机械技术可以将复制品传送到原作可能永远到不了的地方。摄影与唱片尤其能使作品与观者或听者更为亲近。大教堂可以离开它真正的所在地来到艺术爱好者的摄影工作室;乐迷坐在家中就可以聆听音乐厅或露天的合唱表演。机械复制所创造的崭新条件虽然可以使艺术作品的内容保持完好无缺,却无论如何贬抑了原作的“此时此地”。除了艺术品有此现象之外,其他事物亦然;比如电影胶卷底片拍录的风景,“此时此地”感便受到折损;不过,艺术作品的贬值更是点到了要害,触及了任何自然事物所不能比的弱点:因是直冲着其真实性而来。一件事物的真实性是指其所包含而原本可递转的一切成分,从物质方面的时间历程到它的历史见证力都属之。而就是因这见证性本身奠基于其时间历程,就复制品的情况来看,第一点——时间——已非人所掌握,而第二点——事物的历史见证——也必然受到动摇。不容置疑,如此动摇的,就是事物的威信或权威性。我们可以借“灵光”的观念为这些缺憾做个归结:在机械复制时代,艺术作品被触及的,就是它的“灵光”;这类转变过程具有征候性,意义则不限于艺术领域。也许可说,一般而论,复制技术使得复制物脱离了传统的领域。这些技术借着样品的多量化,使得大量的现象取代了每一事件仅此一回的现象。复制技术使得复制物可以在任何情况下都成为视与听的对象,因而赋予了复制品一种现时性。这两项过程对递转之真实造成重大冲击,亦即对传统造成冲击,而相对于传统的正是目前人类所经历的危机以及当前的变革状态。这些过程又与现今发生的群众运动息息相关。最有效的原动力就是电影。但是即使以最正面的形式来考量,且确实是以此在考量,如果忽略了电影的毁灭性与导泻性,也就是忽略了文化遗产中传统元素之清除的话,也就无法掌握电影的社会意义了。这个现象在历史巨片中特别明显,而阿贝尔·冈斯(Abel Gance)在1927年曾兴致高昂地大声疾呼:“莎士比亚、伦勃朗、贝多芬也会去拍电影。[……]一切传奇,一切神话和迷思,所有的宗教创始者与宗教本身[……]都在等待他们以光的影像复活,而英雄人物纷纷拥到我们的门前,想要进来。”这段话正表示他不自觉地在邀请我们参与普遍的大清除工作。 ——摘自《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第二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