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建筑家安藤忠雄[精装]
  • 共3个商家     61.30元~72.16
  • 作者:安藤忠雄(作者),龙国英(译者)
  •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第1版(2011年4月18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862491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建筑家安藤忠雄》安藤忠雄唯一、亲自执笔之自传
    摄影大师荒木经惟亲自拍摄封面,书中有大量安藤忠雄的照片,以及建筑照片和手稿。
    内文用特种纸印刷,品质极高,绝对值得珍藏!
    这是一本极为诚实的自传,安藤忠雄毫不保留剖析了自己与自己的想法,甚至顽固的个性。它的动人之处并不是辛酸苦涩的成名之路,而是那心心念念,想要再多作一点什么的急切与热情。建筑的故事必然伴随光和影两种侧面。人生亦然。有光明的日子,背后就必然有苦涩的阴天。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安藤忠雄(Tadao Ando)译者 龙国英
    安藤忠雄,当今世界最为活跃和具有影响力的建筑大师之一。他自学成才并成为建筑设计大师。30多年的时间里,他创作了近150项国际著名的建筑作品,是第三位获得普利策奖的日本建筑师,之前是丹下健三与黑川纪章。安藤开创了一套独特的建筑风格,他用清水混凝土材料以及简约的几何构成,营造出静谧、明朗的空间效果,为传统的日本建筑设计带来划时代的启迪。
    1941年出生于大阪。建筑家。旅行世界各国之后,以自学的方式学习建筑,1969年创立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曾任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客座教授,1997年担任东京大学教授,2003年转任名誉教授。作品有“住吉长屋”、“万博会日本政府馆”、“光之教会”、“大阪府立近飞鸟博物馆”、 “淡路梦舞台”、“兵库县立美术馆”、“沃夫兹堡现代美术馆”等。
    1979年以“住吉长屋”获得日本建筑学会赏,2002年获得美国建筑家协会(AIA)金奖等多项得奖经历。著作有《在建筑中发现梦想——安藤忠雄谈建筑》、《连战连败》、《具备柯比意勇气的住宅》等。

    目录

    序章 游击队的地盘
    第一章 立志成为建筑家之前
    第二章 旅行╱以自学的方式学习
    第三章 建筑的原点?住宅
    第四章 挑战都市的建筑
    第五章 对混凝土的坚持
    第六章 断崖上的建筑?——向极限挑战
    第七章 持续之力,培育建筑
    第八章 大阪栽培出来的建筑家
    第九章 处于地球村的时代
    第十章 为了孩子的建筑
    第十一章 迎向环保的世纪
    第十二章 日本精神
    终章 光与影
    年表

    文摘

    从职业拳击手走向建筑之路
    进入高中,升上二年级时,十七岁的我就拿到了职业拳击手的执照。先开始打拳击的是我的双胞胎弟弟—一直都是弟弟先开始尝试新事物。我们两人分属不同的拳击馆。当初是抱着好玩的心态开始打拳击,没想到练习不到一个月就考取了专业执照,这表示我有这方面的天分吧!
    以职业拳击手身份站在拳击场上的第四场比赛,我第一次打到浑然忘我,比赛结束,拿到了四千日元的奖金。当时大学毕业生的起薪不过一万日元左右,所以这算是一大笔钱。总之,靠自己的身体工作而获得酬劳,让我非常高兴。
    拳击是一种毫不仰赖他人的格斗竞技,比赛前几个月,会只为了那一战而拼命练习,有时还必须绝食来锻炼肉体与精神。如此赌上性命,独自承受孤独与光荣。
    在出道的第四战之后,我又经历了几场比赛,有一天有个人到我所属的拳击馆来问是否有人愿意去泰国曼谷参加拳击招待赛,没有人表示有意愿,因为那要乘船远渡重洋,还得渡过世界上最波涛汹涌的东海。我心想:“ 能出国不是很好吗?”于是大胆地报名。虽然说是招待赛,却是连助手和经纪人都没有的孤身之旅。当时泰国还有仇日情结,所以比赛时,想要找个助手也要额外付钱,于是干脆就不找了。当一个回合结束,回到自己的角落时,只好自己拉椅子拿水喝。忍受孤寂,走向擂台,独自决一死战的经验,我认为在许多方面都让我建立了自信。
    我的拳击战绩马马虎虎。顺利打到第六场比赛时,当时日本拳击界的明星原田先生2 竟然要到我所属的拳击场来练习。他是我们那个年代的明星拳击手,当时我对能见到他,只感到幸运和单纯的喜悦而已。但是,在跟拳击场里的伙伴们一起领略到他那惊人战力之后,我的兴奋之情却在瞬间消失殆尽。速度、力量、心肺功能、恢复力,不论是哪一项我都望尘莫及。这让我看清了不管我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达到那般境界的残酷现实,心中的“ 或许能靠拳击维生”的淡淡期待被彻底击碎,当下我就决定放弃拳击。那是开始打拳的第二年,也正好是高中生活迈入尾声的时候。
    尽管打拳的时光不长,但因为年轻气盛,也全心全意地投入了,所以当希望失去时我的失落感相当大。然而,十八岁就要从高中毕业了,我不得不认真考虑未来的出路。于是,我不断地向内心深处追问:自己想做什么?又能做什么?就在此时,我发现了自己自幼以来对制作东西的兴趣。
    当然,我当时还没有明确意识到要走向建筑家一途。从高中开始,我很喜欢京都与奈良附近的书院、数寄屋、茶室等日本的传统老建筑,时常会去走走看看。高二那年春天,第一次到东京游览看到由弗兰克?劳埃德?赖特所设计、尚未被拆除的帝国大饭店,也让我印象深刻。虽然头脑中还没有明确的轮廓,但或许我在制作东西的时候,潜意识里想的是建筑吧!
    无视于身边大多决定好要到铁工厂或汽车工厂上班的同学,我把就职抛在一旁,选择了自由。我也试了一段短期的上班族生活,但天生爱好自由又脾气暴躁的我,自然待不下去,没多久就辞职了。然而,选择自由的同时,沉重的责任感也随之而来。一想到外婆只凭一双女人的手独自将我养育成人,我便下决心不再给她添加任何麻烦,一定要自力更生。
    一位老友也许是担心我不找工作,就帮我找了一份室内设计工作,让我为一间大约十五坪的酒吧做室内设计。在读工业学校的实习课上,画设计图是家常便饭,但当成工作来做,却是头一遭。我埋首于建筑与室内设计的书堆之中,拼命地画蓝图。在工地不停地向工匠们低头恳求,拼命地对业主拜托,总算用自己画的这张设计图顺利完工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令人捏把冷汗。
    工作结束后,拿到第一笔设计费时,确实感受到自己跨出了崭新的一步。
    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