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我的职场十年[平装]
  • 共4个商家     17.40元~22.90
  • 作者:谢耘(作者)
  •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0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011782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我的职场十年》所记录的,是作者从初入职场到进入企业高层十年职场中真实的经历和一系列思考感悟。对于怎样实现从学生到社会人的转变、怎样带领团队、怎样实现产品创新等,作者与读者分享了自己的经验,并奉献了极具启发意义的见解。
    本质转变——从学生到社会人,奠定基础——企业工作入门,独立操练——领衔产品创新,再上台阶——进入高层管理,十年一剑——战略管理实践。

    媒体推荐

    强烈建议对工作有一定思考的人看看。
      ——古道
    看书的过程中,很多细节都引起了我的共鸣,有些是我正在疑惑的,有些是我正在经历的,有些是我已经体会到的。这本书内容很丰富,很多内容都是一名管理者所必须面对的。
      ——卡卡西
    这本书给我带来的震撼甚至超过《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它是中国的优秀管理者成长的记录,包含作者对职场、人生的深刻思考,给我带来了很多启示。
      ——乔

    作者简介

    谢耘,1963年生,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博士,曾历任神州数码工程院院长、神州数码通用软件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神州数码软件有限公司总经理、神州数码(中国)有限公司首席技术官、联想研究院副院长、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副所长等职,曾在《IT经理世纪》等杂志开设管理专栏。
    清华大学职业生涯教练,开复学生网成长顾问。
    其在清华大学、北京邮电大学等高校所作的职业生涯辅导,受到了同学们的广泛好评,其作品在网上的部分连载受到广大读者的热烈追捧。

    目录

    第一章 本质转变——从学生到社会人
    初到美国
    透过舷窗看到的洛杉矶,很像我所熟悉的印刷线路板,规则而平淡
    正是这片土地,这个城市,在我和它有了密切接触之后,再一次改变了我的生活走向,我未来十年的工作,始终是在这段经历的影响下展开的。
    “野蛮”的美国同行
    Pete一进会议室,周博士便把双方的合同放在了他面前“请看一下这段话。“周博士没有一点客气便直八主题。Pete看清合同的相关内容后,竟然没有任何的废话,说“好的,我马上去做。”
    颠覆性震撼
    “我也听不太懂你们每个人说的道理,搞不清楚谁对谁错。不过既然现在只有一个人有不同的意见,我们就按谭自强的建议,明天一早马上修改设计…我来承担这个责任,但是希望大家竭尽全力。”
    来自台湾的天才
    1996年,在向一个朋友请教问题时,他对我讲:“弄斧一定要去班门。”一个人在年轻时,在还没有被自己的经验固化的时候,能够与一流高手共事过招,我认为意义极为重大。
    同学的提醒
    在出现问题的时候,我可以依靠的只有眼前这几个人。我应该做的不是去指责和抱怨,而是要建设性地帮助大家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不只需要心理的成熟,更需要自己对这个包括你自己在内的世界,有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和认识。
    朋友的指点
    如果能够理解他人的推理前提和过程以及其背后的原因的话,就会有收获,得到很多益处;我们不应该因为他人的话本身正确与否,就简单地排斥或接受,那样我们会失去许多宝贵的学习机会。
    外行领导内行
    我必须克服自己事必躬亲、自己不明白便放不下心来的习惯,去学习信任他人,甚至要把自己的脑袋交给别人去耍。这对我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冲突
    当天下午,Paul来到了我们的办公室。我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阐述了我们的意见……我只字未提那个小公司的老板曾在TRW工作,并且是周博士的朋友这两件事情,更没有把我们内心的猜测告诉他……

    第二章 奠定基础——企业工作入门
    饥不择食
    如果一个人的职业化程度不高,而且又有了不少在特定工作环境下的特殊经验,从而也有了相当的自信,当他面对一个比较新的环境的时候,他的适应和生存能力通常会出现很大问题。
    绝地逢生
    这是我第一次作为风险的直接承担人面对严重的危机,而且主动采取了以前我自己不可能采取的方式来应对。这次经历把我的胆量练出来了,让我恢复了一些少年时代“敢说敢干”的性格。
    邂逅死神
    这是我至今唯一一次离死亡如此之近,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我也惊讶地发现,人在生死攸关的瞬间,头脑可以如此清醒,而且以平常无法想象的高速在运转。
    再入困境
    我的这段工作经历让我看到,在这个世界上,真正需要天才来解决的问题极为稀少。我们面对的问题,都是我们这些普通人只要真正努力就能够解决的。
    亲情幻境
    大家陶醉于这种充满了亲情的管理文化和氛围之中……但是,这种富于亲情的管理并不符合企业本质和市场规则,在企业发展遇到重大困难的时候,便被经济法则无情地摧毁了。
    面对尖锐批评
    总经理对我的批评,使得我开始试图改变自己的习惯。凡是工作上的事情,我开始全部放在桌面上来讨论这对我后来面对复杂的工作环境,逐步走向职业化的做事方式,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挑战东芝
    上海有线电视台最终出示的测试报告显示,我们系统的技术水平要高于东芝的。在上海,张云峰总裁告诉我们“作为技术团队,你们很好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但是上海还是选择了东芝……
    “资本家”式的管理
    许克明的话和南怀瑾的文字以及柳志雄的管理方式,使得我开始学习从职业化的角度来理解自己在一个组织中的职责和作用。不再不知天高地厚地去做“主人”:学会经常提醒自己不要自以为是地认为真理总是在自己一边……
    无奈的告别
    当庙里管抽签的人看到我抽的是下下签时,非常不好意思,要我重新抽。我说不必了……我一直相信,人世的境遇是不应该简单地用“祸”或”福”来标定的。阳光灿烂,固然令人心旷神怡;狂风暴雨,难道不也是另一番风光吗々甚至可能更动人心魄。

    第三章 独立操练——领衔产品创新(一)
    初入IT行业
    所以在与贺志强见面的时候,我提出了自己唯一一个要求“我只想做事情,希望不要有太多‘政治’的干扰。”贺志强答应我:“你放心,我这里只做事,决不搞‘政治’。”
    首战告捷
    在我的坚持下,1998年7月2日,第一个样机做了出来它帮助我们在合作伙伴那里建立了信誉;它的出现鼓舞了开发团队的士气和信心.它让我们在集团内证明了我们的价值,使我们得到了高层领导对这个项目的支持和关注。
    引人注目
    “说实在的,我没有特别兴奋的地方。我不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值得炫耀的事情。我们开发出这个产品,用的是国外的芯片和操作系统,竟引起这么大的震动,其实这是中国IT产业的一种悲哀。”
    我的老板
    它是一个基于WINDOWSCE操作系统的机顶盒产品。比尔·盖茨曾经来深圳为此计划摇旗呐喊。当时任建和联想电脑公司都希望我们介入此事……当我向贺志强请示这件事情的时候,他非常明确果断地否决了我的建议。
    “青云直上”
    对这个国家而言,我清楚自己渺小得还比不上沧海一粟。但是这个国家对于我个人来讲,却几乎是自己现世生命意义的全部。
    打造出色团队
    在接下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我几乎参加了集团人力资源部组织的所有招聘活动-.情况很快有了一些变化。大家开始自觉地加班。并经常开会讨论问题…·许多问题,我会不断地用不同的事例,从不同的角度来反复地给大家讲解。这种结合工作中真实发生的问题的讲解,针对性好,而且实时性强。
    撑起一片天
    在回顾这段经历的时候,白宇轩有一次感慨地说。谢总,现在回想起来,当初你为我们撑起的‘天’差一点被我们给捅塌了。”我感到满意的正是毕竟“天”没有塌下来。
    脱颖而出
    当时,根据我对刘晓炜个性的认识.我认为我没有办法劝说他,只能授权给他自己处理。由此产生的损失,从部门长远发展来看我可以接受……随后事情的进展,有点儿出乎我预料,也让我感到欣慰。

    第四章 独立操练——领衔产品创新(二)
    奇异的巧合
    我与刘晓炜之间发生的默契,可能是-个小概率事件。但是,当人们交流沟通发生问题,而不能达成共识的时候。究其主要原因,通常不外乎是在上述的四点中出了问题。
    广泛合作
    我们常常指责别人不开放,认为自己没有问题。为此我颇费了一些心思……总结了三个我认为比较典型的,值得反思的问题,以帮助大家形成开放的心态和文化环境……
    败笔
    年底我在看部门一年的费用时,非常奇怪上下半年的出租车费相去很远……才想起来。上半年部门的内部矛盾,使得部门处于半瘫痪状态,工作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所以出租车费都不多。
    从感性到理性
    当时正好有一个我在神州数码的下属在我办公室,听到我的电话后,她非常吃惊地说道:“我还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老板,用这种坦率直白的方式和下属讨论奖金的问题。”
    跨越
    贺志强是跟随联想一起成长起来的,经历了中国IT产业和联想集团的产生、发展最重要的一段时间。……我以前只是埋头做具体的技术开发工作,他的这些在更高一个层面上对技术管理的认识和总结,对我后来的工作和提高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作用。
    ……

    第五章 再上台阶——进入高层管理
    第六章 十年一剑——战略管理实践
    第七章 尾声

    后记

    在随后的几个星期里,项目总体上在按预期向前推进。因为没有一个十分周全的项目计划,为了保证大家工作能够有效配合,我们每天早上都要开碰头会,检查进度,布置任务,协调工作。然后大家分头做自己的事情。由于我们身在异国他乡,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便每天工作到晚上十点。在大学我是学雷达的,对电视可以讲是一窍不通。因此我便承担了微控制器编程的任务,这对我来说倒是轻车熟路。
    尽管没有大问题出现,但是由于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紧张的任务,而且系统核心芯片的设计是TRW的人员在其公司内部进行的,我们无法随时看到进展(其实即使我们能了解,由于我们任何人都没有设计芯片的经验,也是不知深浅),所以我们依然忧心忡忡,看不出来我们能按时完成任务的依据在哪里。
    1月底,中间的一系列测试都显示样机的功能没有问题,周博士便预订了2月4日去北京的机票,准备兑现其对客户的承诺。当时我们的项目计划在时间安排上没有一点余地。
    在他和Pete将要启程的前四天早上,最后的核心图像处理芯片才完成,我们高兴地把价格昂贵的FPGA(现场可编程门阵列)装在了机器上。接通信号后,大家全都呆住了。图像加密后看上去没有问题,但是解密后的图像,尽管上下部分质量不错,但是在中间却莫名其妙地有一道粗粗的黑影,应该出现的图像却不见了。“天啊,怎么会是这样?”Mitch叫道,他是芯片设计的负责人。瘦小的项目技术总负责人Greg站在一旁,右手托着下巴,一如既往地一脸深沉,双眼凝视屏幕,一言不发。尽管大家忙了个满头大汗,可是直到下午,那道黑影依然固执地覆盖在屏幕上。

    文摘

    在过去的十年中,不断有朋友或同事向我提出同样的质疑:“你的想法和做法是否太过理想了?有多大的可行性?”
    真实地记录下这十年中发生的、我认为有些意义的过程,以及我自己的点滴感悟,在某种意义上算是给出一份针对这个问题的实践性答卷。遗憾的是在这份十几万字的答卷中,我依然无法呈现给发问者以明确的结论。因为我的努力,在任何意义上都决不是一段成功的辉煌。
    我是在追求社会公正和大众福祉的理想主义和集体英雄主义的浸泡下完成的小学学业,似懂非懂地看着它们退出了社会舞台的中央;大学时期经历了中国社会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告别校园之后,品尝的是实用主义和机会主义创造的奇迹与引发的问题。我不会去重复理想主义走向极端以后曾经表现出来的荒唐,但是也不情愿一味被动地顺从于现实的胁迫。所以,在实践中才有了许多困惑、思考和探索。
    有人说我们80年代的大学生是最后的理想主义者群体。这让我想起了在清华大学上研究生的时候,我参加的一场关于理想的辩论赛。当时我是我们系研究生辩论代表队的成员。辩论的题目是“理想的现实价值”,我们是正方。在辩论当中,反方提出:理想总是追求完美,所以必然脱离实际,对现实没有太大意义。听罢我起身应道:“难道人类不正是在追求超越实现的理想过程中,才不断进步的吗?”
    什么是理想?什么是理想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