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北窗臆语[平装]
  • 共4个商家     30.00元~30.80
  • 作者:陈传席(作者)
  • 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第1版(2013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531233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北窗臆语》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陈传席,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曾任美国堪萨斯大学研究员。曾在南京、上海几所大学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已出版学术著作《六朝画论研究》(大陆版台湾版)、《中国山水画史》(已十版)、《中国紫砂艺术》、《精神的折射》、《画坛点将录》、《悔晚斋臆语》、《陈传席文集》(一—九卷)等五十一部。已发表文章近千篇。其散文被多家出版社选入散文集中,绘画作品被收入《中国绘画年鉴》,并有部分著作被译为外文在国外出版。现从事学术研究和文学绘画创作。

    目录

    北窗臆语
    论庸众
    “天才”与“干才”
    猥琐和谦虚
    个性和修养
    清气和大气
    国学大师和国画大师
    大家的胸怀
    不要培养人格低下的知识分子——谈评奖的一个问题
    假画和假文
    文与画的内在关系
    画材和画情,才能和才华
    有话则短,无话就算
    人无风趣官必贵
    上级打招呼怎么办——读《毛泽东书信选集》有感
    朝无幸位,民无幸食——议严打书画造假
    什么叫知识分子(节录)
    缺少阳刚大气和激烈的节奏——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启示
    敢于肯定
    高呼题跋
    藏坏不如看坏
    破碎相
    错在赵,而不在秦——评中国部分有名的新建筑
    《兰亭序》和《祭侄稿》
    学书贵在神似说质疑——临习贵在形似,创作贵在神采
    枊下惠·鲁男子·传统·继承
    悔晚斋论艺
    中国人形象及艺术形象考略
    艺术家,你在助谁之威风——关于题材的一个问题
    “天才之质”和“天才之绩”
    论骨秀——兼论王羲之书法地位在唐代由最高到最低
    书画家在艺术史上定位的标准
    笔墨当随古代
    风格和花样——谈双年展的一个问题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论中西绘画的交流
    无所不师,无所必师——兼谈学习的三种方式
    判断力、艺术创作与艺术史研究
    文官制度对中国画的影响
    得其趣而不计乎法——谈贾平凹的书画
    再议中锋、偏锋与八面锋
    复古也是一条路
    徐悲鸿和林风眠艺术主张之异同
    如是我见
    英国的国际艺术节(上)
    英国的国际艺术节(下)
    台湾观画记
    观看现代书法表演
    再看现代书法表演
    怀念白纸
    高处低处远处——马来西亚原始森林探险记
    附:家乡父母

    序言

    前言
    中国青年出版社要出版一套“艺途文心丛书”。负责编辑这套丛书的编辑跟我说:“这套丛书的定位是‘好画家的好文字’,陈老师你就随便写吧。”自己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好画家”,而且写的是“好文字”呢,这是一件让人难为情的事情。至于“随便写”,完全没有约束,也是不行的。
    艺术发展于约束,灭亡于自由。
    或者说,艺术在约束中发展,在自由中灭亡。
    晋顾恺之提出“传神论”,谢赫提出“六法论”。你的画必须传神,必须符合“六法”,这就是约束;你如果要自由,你的画就可能不传神,没有气韵,用笔也不好,也没有传统,那你的艺术就灭亡了。当然,约束也可以突破,可以“胡来”,但必须合乎新的道理。《庄子》说:“猖狂妄行,乃蹈乎大方。”虽然“猖狂”且“妄行”,但仍合乎道理,建立新的约束。你按传神、气韵、骨法用笔等去画,就发展了。
    做人也如此。你要自由,必须首先约束自己。否则,你就自由不了。绘画是需要在自由状态下进行,但必须在约束中自由。
    写作也是如此。我读了这套丛书中已出版的一本,心里有了点数。这是一套让画家谈艺术,也谈谈人生的书籍。
    我选了一下自己已发表过的文章,其中有一篇《高处 低处 远处——马来西亚原始森林探险记》,文中写道:“站在高处的人看低处的人,很渺小;站在低处的人看高处的人,也很渺小。但从低处到高处,可不容易啊。峰高无坦途,途中险恶,攀、援、跪、爬等各种手段都必须用,否则到不了高处。低处好吗?高处好吗?不如立在远处。”于是,便以《高处 低处 远处》作为书名。但一校时,我和编辑都觉得这个书名没有体现这本书的内容,于是便改为《北窗臆语》。我的书桌在书房的北窗下,我的文章大都写在北窗下。
    按照这套丛书的体例,我把文章分为几个部分,只是强行划分一下,其实没有什么大的道理。比如有十八个人乘车,怎么分法,有的有道理,如大人携小孩在一起,恋人在一起,但有时也是随便分一下,并无道理。比如“中外见闻”就是中外见闻,但“北窗臆语”中的一些文章也可归入“评论”,也可归入“悔晚斋论艺”,反之亦然。天下事,你说有道理,又似无道理;你说无道理,又似有道理。何况是几篇文章呢?佛云:“非法,非非法。”又云:“于相离相,于空离空。”如是而已。
    书中所收文章,都是希望读者从中了解一些历史、一些事件、一些人物,更多的是我以美术为切入点对人世和美术等问题的思考、分析和研究。
    有一部分文章是我专为此书而写的,大多数是以前在报刊上发表过而未收入过书中的。当时预料的事,后来又证明是正确的。但所有的文章都没有过时。我已出版了51本书,有的再版10次,有的再版8次、9次,我不会把对现在没有意义的过时文章奉献给读者。汉陆贾《新语.术事》有云:“善言古者合之于今,能述远者考之于近。”吾人不可称善、能,然必努力而效之。
    2012年7月19日于中国人民大学

    文摘

    版权页:



    笔墨当随古代
    几年来,我一直提倡“笔墨当随古代”。或曰:笔墨如果一直都随古代,岂不陈陈相因,一成不变,千载一法,艺术不就真的终结了,死亡了吗?所以,还必须知道笔墨表现什么?知道了笔墨表现什么,笔墨就不可能一直一样。这正如写律诗,出句和对句的平仄要相对,即平平对仄仄,这是一个原则。但老是相对,第三句就和第一句相同了,这就要有粘,再加上韵脚的不同,所以,每一句的平仄就不可能完全相同。
    知道了笔墨要表现什么,更如律诗的格律是一定的,只要是律诗都必须遵守,不能出一格,但诗的内容不同,千诗万诗都不会相同。唐诗、宋诗、元诗,又都不相同,诗还是在发展。
    传统的笔墨,必须表现新的精神,新的时代精神,才能产生好的作品,历代优秀的作品皆如此。
    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北宋、南宋、元、明清,都是延续传统的,但历代绘画皆不同。据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及《法书要录》所记,中国的绘画,中国的书法,都是代代相传的。如书法,蔡邕“传之崔瑗及女文姬,文姬传之钟繇,钟繇传之卫夫人,卫夫人传之王羲之,王羲之传之王献之,王献之传之外甥羊欣,羊欣传之王僧虔,王僧虔传之萧子云,萧子云传之僧智永,智永传之虞世南,世南传之欧阳询,询传之陆柬之,柬之传之姪彦远,彦远传之张旭,旭传之李阳冰,阳冰传徐浩、颜真卿、鄔彤、韦玩、崔邈……”(《法书要录》卷一《传授笔法人名》),但历代的书法并不相同。相反,不在这个传授之列的书家,鲜有成为大家的。《历代名画记》卷二《叙师资传授南北时代》中记载从曹不兴、卫贤到顾恺之,张墨到曹霸、韩干、陈闳等,也都是历代相师,但画风并不相同,而且代代都在发展。
    还有更严重的问题,历史上凡是提出“复古”口号并付诸实践的,在艺术上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都产生了不朽的杰作。我曾在《复古也是一条路》一文中谈到这个问题,无论诗文抑是书画,凡是高举“复古”大旗的,成就皆十分突出。唐代韩愈和柳宗元是倡导古文运动的两大领袖。韩愈并说:“非三代两汉之书不敢观,非圣人之志不敢存。”他还说:“愈之志在古者,不惟其辞好,好其道焉尔。”柳宗元也如此。宋代欧阳修也是力倡古文运动的,并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宋代的文学也是从欧阳修的古文运动开始有了相当大的起色,唐宋八大家都是古文运动产生出来的。
    欧洲的“文艺复兴”运动也是“复古”运动,他们打出的旗号就是“回到希腊去”,要“复兴”古典文化。“文艺复兴”是后人无法超越的。可见,“复古”是有何等的效力。
    中国美术史上,宋元绘画为两大高峰,我在《中国山水画史》一书说宋代的绘画史“从保守到复古”。元朝初,赵孟頫就力排“近世”,而极力倡导“复古”,他把“古意”列为绘画审美的第一标准。从此,以“古”为“高”,称为“高古”。以古为雅,称为古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