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魔法师[平装]
  • 共3个商家     34.50元~40.10
  • 作者:莱夫?格罗斯曼(作者),王磊(译者),沈萍(译者),杨珊珊(译者),李烁(译者),等(译者)
  •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第1版(2013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75934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蓝色的火焰在她的指尖燃烧起来,然后无情地蔓延到双手,直到手腕。火光照亮了她的脸。爱丽丝睁开眼睛,着迷似的看着。
    “我着火了,”她说道,声音几乎没有一点异样。“不,我在燃烧。”接着她提高嗓音尖叫了起来,像是剧痛,又像是狂喜!“我在燃烧!我的天啊!昆廷,我竟然在燃烧!火焰在我身上燃烧!”
    ……
    《魔法师》(作者莱夫·格罗斯曼)是一部向《哈利波特》和《纳尼亚传奇》致敬的成人魔幻小说。小说讲述了一个普通的中学生昆廷厌倦了平凡单调的生活,偶然间闯入了纽约一一所隐秘的魔法学校。

    媒体推荐

    “《魔法师》之于《哈利波特》就好比一杯爱尔兰威士忌之于一杯淡茶 小说向《绿野仙踪》、《纳尼亚传奇》以及《哈利波特》致敬,但不要误以为这是一本童书。格罗斯曼的感知完全是成人角度的,他的叙述黑暗曲折,扣人心弦。”
    ——乔治·R·R·马丁《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

    作者简介

    作者:(美)莱夫·格罗斯曼(Lev Grossman)
    莱夫·格罗斯曼,美国著名小说家、记者,《时代》杂志的资深作者及书评人。格罗斯曼曾就读哈佛和耶鲁大学,曾替《纽约时报》、《沙龙》、《华尔街日报》、《村声》等杂志撰文。迄今已创作小说《曲速》(1997)、《法典》(2004),以及《魔法师》(2009)及其续集《魔法王》(2011)。魔幻小说《魔法师》甫一上市,迅速攀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成为亚马逊当月最畅销小说。

    文摘

    昆廷一言不发。你可以嫉妒詹姆斯,但就是恨不起来,因为他除了英俊、机灵外,还心地善良,正直。在昆廷所认识的人中,詹姆斯更让他想到马丁·查特文。但是,如果詹姆斯是查特文家的话,那昆廷又成了什么?同詹姆斯在一起的真正问题是,他总是个主角。而你又成了什么?不是跟班的,就是一个反角。
    昆廷按了下门铃。一阵轻柔的金属敲击声在黑暗房屋的某个深处骤然响起。一种老式钟表的鸣响声音。他在头脑中将所参加的课外活动,个人目标等过了一遍。为了此次面试他绝对尽可能地做好了准备,可能他那未完全干的头发除外。而现在当所有的努力将瓜熟蒂落的时候,他又突然没了胃口。对此他并不觉得奇怪。他习惯了这种虎头蛇尾的感觉:在你为了得到某样东西而尽了全力的时候,你甚至都不再需要它了。这种感觉他一直都有,并且是他为数不多的依靠之一。
    门道由一扇普通得让人感到压抑的郊区常见的屏风门隔着。门阶两侧的黑土坛中散乱无序而又不合园艺逻辑地开放着橘黄色和紫色百日菊。昆廷想,真奇怪啊,这些花竟然到了十一月还活着。但他并不想摘明白。他将未戴手套的双手缩进外套袖内,叉将袖口放在胳膊下面。虽然天冷得像要下雪,但不知怎的却下起了雨。
    五分钟后,雨仍在下。昆廷又敲了一下门,然后轻轻地推。门开了个缝,一股暖气涌了出来,一种陌生人房屋里的暖暧的水果气味。
    “有人吗?”昆廷喊道。他和詹姆斯交换了一下目光。他把门推了个大开。
    “最好再等等。”
    “还有谁闲来无事竟还做这样的事情?”昆廷说道。。我敢打赌,他一定有恋童癖好。”
    门厅又黑又静,地上铺的东方地毯使声音变得低沉。詹姆斯还在外面。他按住门铃。没人应答。
    “我觉得屋内没人。”昆廷说。詹姆斯没往里走,这突然给了他再向里面走一走的愿望。如果面试者真的就是费勒里神奇世界的守门人的话,他想,他没穿更合脚的鞋真是太糟糕了。
    一个楼梯伸向上面。它的左边是刻板、未使用过的餐室,右边是间安放着皮革扶手椅的舒适私室,一个角落处立着一人大小的雕花木橱。真有趣儿。一张比他还高的航海地图占去了半面墙,上面绘有精致的刺状方位图。他在墙上摩挲着寻找电灯开关。一个角落里有张藤条椅,但他没坐。
    所有的窗帘都拉了下来。室内的黑暗与其说是窗帘拉下所致,倒不如说是真正的夜晚的黑暗,就仿佛他一跨过门槛,太阳就已经落下或是完全被什么遮住了。昆廷慢动作地走人那间私室。他会退到外面喊叫。又过了一会。他至少得看一看。黑暗像是将他裹于其中的令人刺痛的电子云。
    橱子很大,大得你都可以爬进去。他手持着橱子上的有刻痕的小黄铜把手。它没有锁。他的指头发抖。k mi s么∞m。他无法控制住自己。他感觉这个世界在他周围旋转,他的一生就像是为这一刻准备的。
    那是个酒橱,很大,里面几乎就是一个样样俱全的吧台。为了弄个究竟。昆廷伸手到其后部,经过成排的发出轻微叮当声的瓶瓶罐罐,摸到了干燥而粗糙的胶合板。是实心的。没有什么机关。他关上橱门,喘着粗气,脸在黑暗中灼烧着。就在他转身看看有没有被监视时,他看到了地上躺着的死尸。
    十五分钟后,门厅挤满了人,一阵忙乱。昆廷坐在角落里的那把藤椅子里,像在为一个索昧平生的人扶柩。他将后脑勺紧顶着凉凉的厚实的墙壁,好像这是他与一个同样现实的最后一点联系。詹姆斯挨着他站着。他好像举足无措。他们都不看对方。
    老人仰面直直地躺在地上。他的肚子又大又圆,向上隆起。他的头发凌乱、灰白,是爱因斯坦式的半球形。三名护理人员,两男、一女,蹲在他的周围。那个女的非常迷人,让人没了戒心,但几乎又是不合时宜—她在那恐怖的现场显得突兀,像是被错分配了角色。护理们在工作着,但不是那种高速、闪电式的临床急救。那是另一种道义上的、无效的拯救活动。他们在窃窃私语,做着收尾工作,撕去胶带,把污染了的道具丢弃至特殊容器。
    一位男护理熟练、有力地从尸体拔出插管。老人的嘴巴张开着,昆廷可以看到他那个没了生机的灰色舌头。他嗅到一股他不愿承认的淡淡的、苦涩的粪便的味道。
    “真糟糕。”詹姆斯说道。这已不是第一次这样说了。
    “是的,太糟糕了。”昆廷沙哑地说道。他感到嘴唇和牙齿都麻木了。
    如果他保持不动的话就不会再与此有所牵连。他尽量缓缓地呼吸、镇定。他凝视正前方,对私室的活动熟视无睹。他知道,如果看詹姆斯的话,他会看到自己的精神状态像一个没有尽头、没有方向的恐慌走廊反射在他的身上。他有种挥之不去的羞耻感:他是这房屋的不速之客,仿佛他的到来导致了那人的死亡。
    “我不该说他有恋童癖的,那是不对的。”昆廷大声说道。
    “非常不对。”詹姆斯附和道。他们都说得很慢,像是平生第一次试着说话。
    那位女护理从尸体旁站立起来。昆廷看着她伸展身体。她用手掌跟叉着腰部,左右晃着头,然后朝他们走来,一边走一边摘去橡胶手套。
    “啊,他死了。”她快活地宣布道。从口音判断,她是英国人。
    昆廷清了清阻塞的喉咙。那女的将手套麻利地扔人对面的垃圾筒。P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