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现代中国文学史:钱基博集[精装]
  • 共1个商家     37.24元~37.24
  • 作者:钱基博(作者),郭璋(合著者),傅宏星(编者)
  • 出版社: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224850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现代中国文学史:钱基博集》是由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

    媒体推荐

    大江以北,宋见其伦。
      ——张謇
    无锡钱子泉基博,学贯四部,著述等身。肆力古文词,于昌黎习之尤脐其载而得其髓。哲嗣默存(锺书).真年方弱冠.精英文.诗文尤斐然可观,家学自有渊源也。
      ——陈街
    然余在中学任教,集美无锡苏州三处,积八年之久,同事逾百人,最敬事者首推子泉。生平相交,治学之勤.待人之厚,亦首推子泉。
      ——饯穆

    作者简介

    钱基博(1887-1957),字子泉,别号潜庐,江苏无锡人,钱钟书先生之父,现代著名学者、文史专家和教育家。历任上海圣约翰大学、北京清华大学、上海光华大学、无锡国学专修学校、浙江大学、湖南蓝田国立师范学院等高校国文系教授,或兼系主任、文学院长等职;抗日战争胜利后,出任武汉华中大学(今华中师范大学)教授,直至寿终。
    钱先生在长达五十余年的教书和治学生涯中,博学精思,著作等身,于经、史、子、集四部之学均有专门论著,数量之众多,门类之齐全,学理之精深,文字之典雅,罕有其伦;平生尤以擅长章学诚文史校雠之学著名。自谓诂经谭史,旁涉百家;集部之学,海内罕对;子部钩稽,亦多匡发。钱仲联先生誉其为中国现代学术史上真正全面精通经史的一代硕学通儒、文章巨擘。

    目录

    绪论
    1.文学
    2.文学史
    3.现代中国文学史

    编首
    1.总论
    2.上古
    3.中古
    4.近古
    5.近代

    上编 古文学
    一文
    1.魏晋文
    2.骈文
    3.散文

    二诗
    1.中晚唐诗
    2.宋诗
    三词
    四曲

    下编 新文学
    一 新民体
    二 逻辑文
    三 白话文

    四 版增订识语
    校订后记

    文摘

    版权页:



    天下之士,奔走其门,而亦有为之所欲借重以要君者也;乃谒同稣于总理衙门,高睨大谈,其大要归于变法;所具封事,曰立制度,新政局,练民兵,开铁路,借外债数大端。同稣心愤其狂而无以难也,为递折上。有为七上书而姓名达帝听;其最后书,请告天祖,誓羣臣,以变法定国是。德宗诵之感愤;诏以有为前后折并《俄皇彼得变政记》皆呈慈禧太后览,而命同稣宣索有为所进书,令再写一分递进。同稣对“与有为不往来”。帝问:“何也?”曰: “此人居心叵测。”帝日: “前此何以不说?”对曰:“臣顷见其所著《孔子改制考》知之。”帝默然。问日,帝又宣索有为书。同稣对如前。帝发怒诘责。同稣对传总署令进。帝以同稣老臣,又师傅;必欲藉以进有为而问执诸大臣之口,不许,曰: “着汝诣张荫桓传知。”同稣曰:“张荫桓日日进见,何不面谕?”帝终不许。同稣退,乃告荫桓。同稣既不悦于有为;而有为则故固不知,日曰扬言于朝曰:“翁师傅荐我矣,谓康某才百倍老臣也。”德宗则既激发于有为之上书,乃以光绪二十四年戊戌四月二十四日下诏誓改革,其诏章则仍以属同稣;而同稣先以示其门生南通张謇者也。顾二十七日,即下诏斥同稣揽权狂悖,开缺回籍。同稣则闻驾出,亟趋赴宫门,伏道旁碰头,帝回顾无言,神采极凋索也。于是文武一品官及满汉侍郎补缺者,咸具折谢太后。太后则已有疑于帝矣,特逐同稣以示警耳;而帝不为意。二十八日,召见有为;诏悉进所著书:曰《日本明治变法考》,曰《俄大彼得变政致强考》,曰《突厥守旧削弱记〉〉,曰《波兰分减记》,曰《法国革命记》,曰《孑L子改制考》,曰《新学伪经考》,日联董子春秋学》,凡八种。德宗既读所进《波兰分减记》一种,泪承于睫,汍澜湿纸;曰:“吾中国几何不为波兰之续矣!”特赏给编书银二千两。又以有为言,显擢内阁候补侍读杨锐,刑部候补主事刘光第,内阁候补中书林旭,江苏候补知府谭嗣同四人,均着赏四品卿衔,在军机章京上行走,参预新政事宜;所谓“四新参”者是也。废八股,开学堂,汰冗员,广言路,凡百设施,不循故常;而有为发纵指示,实筅其枢。内阁学士阔普通武又以有为指,奏请行宪法而开国会。廷议不以为然,德宗决欲行之。大学士孙家鼐谏曰:“若开议院,民有权而君无权矣。”帝喟然曰:“朕但欲救中国耳;若中国得救,朕虽无权无害!”于是大臣不悦。大学士荣禄既出马直隶总督,谒帝请训。适有为奉旨召见,因问:“何辞奏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