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浪漫主义回忆[平装]
  • 共1个商家     10.40元~10.40
  • 作者:泰奥菲尔·戈蒂耶(作者),赵克非(译者)
  •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2008015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浪漫主义回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泰奥菲尔·戈蒂耶 译者:赵克非

    泰奥菲尔·戈蒂耶(1811-1872),法国作家,一八三〇年开始文学生涯,初期诗作《诗》和《阿尔贝蒂斯》具有明显的浪漫主义色彩。除诗歌外,戈蒂耶还撰写了小说、游记、戏剧、随笔、回忆录及大量文艺评论。一八三五年,发表小说《莫班小姐》,所作序言被认为是“为艺术而艺术”的宣言。本书堪称他为浪漫主义文学流派作家所画的一幅群体像,也是研究浪漫主义文学运动不可多得的参考资料。
    赵克非(1934- ),北京人,少时辍学,务过农,做过工,后于一九五七年入北京大学西语系法文专业。毕业之后,初属商务,终归学政。虽也翻译过少许东西,却不过是些业余之作,直至退休,方遂所愿,得以埋头译事。时至今日,已翻译出版雨果、巴尔扎克、莫泊桑、让.韦尔东等作家的小说、文论集、社科著作近二十余种。

    目录

    译本序
    戈蒂耶自述
    雨果和他的浪漫派
    初识雨果
    青年浪漫派社团
    神奇的伙伴
    格拉齐亚诺
    塞莱斯坦·南特伊
    菲洛泰·奥内蒂
    绿纸箱
    红坎肩传奇
    《艾那尼》的首场演出
    维克多·雨果
    雨果的绘画
    一八五二年,维克多·雨果的家具被拍卖
    巴尔扎克
    拉马丁
    阿尔弗雷德·德·缪塞
    德·吉拉尔丹夫人
    热拉尔·德·奈瓦尔
    热拉尔·德·奈瓦尔之死
    热拉尔·德·奈瓦尔
    亨利希·海涅
    波德莱尔
    波德莱尔之死
    夏尔·波德莱尔

    文摘

    版权页:



    我们说过,巴尔扎克工作得十分艰苦;他是个固执的铸造工,东西铸造不好,他会十次八次地回炉;他和贝尔纳·帕利西①一样,为了使生铁炉里的火维持不灭,不让试验半途而废,他可以把家具、地板、直到房梁,统统烧掉;不管多么需要钱,他从未让不完善的作品出手。他有责任心,是文坛的光辉榜样。他的作品修改量很大,修改的字数几乎和出版的字数相当,影响了出版商的利润,出版商们便把修改的费用全记在巴尔扎克账上,而他所得的报酬,就其作品的价值和所费心血而言,常常原本非常微薄,却还要因扣除修改费用而减少。许诺给他的钱还不能按时支付,因此,为了应付他笑着说的所谓短期债务,他只好发挥非凡的才能,加紧工作,那种工作强度能够要常人的命。不过,只要他穿着道袍在静静的夜里往桌子面前一坐,面对罩着绿色灯罩、点了七支蜡烛的烛台照射下的白纸,拿起笔,他就什么都忘了,接着进行的就是比雅各和天使的搏斗②更为猛烈的搏斗:形式与思想内容之间的搏斗。
    在每夜进行的这种到了凌晨使他筋疲力尽但总能胜利结束的战斗中,一旦炉子熄灭,屋里变冷,他的头就会冒热气,身体就会散发出可见的雾气,如同冬天马儿身上散发出来的东西。有时,一个句子能耗去他一整宿工夫,反反复复,千锤百炼,长了改短,短了加长,试了上百种不同的写法,但是奇怪,他所需要的那种十全十美的形式,总是在大致接近的形式用遍了以后才出现!可能也有文思如泉涌、一挥而就的时候,不过,在巴尔扎克的作品里,定稿和初稿完全一样的不多。
    他的工作方法是这样:一个主题在他思想里酝酿一段时间之后,他就开始奋笔疾书,写出一个几页纸的故事梗概式的东西来,字迹潦草,东倒西歪,几乎辨认不出。他把写好的东西送到印刷厂,拿回来的就是印成长条的校样,就是说,是印在一大张纸中间的几行行距很宽的字。他仔细阅读这些校样,校样赋予他正处于酝酿阶段的作品以手稿所没有的客观性,于是他对着校样施展他所具有的那种高人一等的批评功夫,如同那作品是别人的一样。他动手修改;有些地方他同意,有些地方他不同意,有些地方保留下来,有些地方修改了,但主要的是增添。从句首、句中或句尾引出来的一条一条线,延长到纸上的空白处,左右上下都有,有的指向扩展,有的指向添加,有的指向一个插入句,有的指向一些形容词或副词。工作几个小时之后再看那张纸,你可能会以为那是孩子画的一束烟花。稿纸上是遍地开花的“风格烟火”。然后是叉子,普通的叉子,叉子顶上再加个小叉的叉子,像纹章图案中的那种叉子一样,也有星星,太阳,阿拉伯或罗马数字,希腊文或法文字母,以及所有能想象出的参照符号,混在画出的线和道道中间。一张张纸条,粘在一起的,用别针别在一起的,接在不够用的校样上,为了节省地方,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上面也是横一道竖一道,因为刚刚改过的东西又被改过了。原来印好的校样已经面目全非,几乎完全淹没在天书一般的文字中,排字工人拿着这样的稿子相互询问,因为他们都不想再耽误巴尔扎克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