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彭懿梦幻西行记(套装共6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48.00元~48.00
  • 作者:彭懿(作者)
  • 出版社:海峡出版发行集团,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bkbkax077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彭懿梦幻西行记(套装共6册)》全彩印刷,30多张纯手绘插画图文并茂,带你领略西部风情。

    作者简介

    彭懿,他在自己的名片上印着这样两行字:一个命中注定的旅人,一个徘徊在人妖之间的幻想小说作家。他是一位幻想小说作家,他写幽灵,写妖孽,写大树成精,写那些在现实世界中从未发生过的凄美而又耸人听闻的故事。他是一位狂热的摄影师,当他在幻想世界里陷得太深的时候,他就会背着沉重的背囊,一个人上路去浪迹天涯。他去过许多地方,写过许多本美丽、弥漫着一种幻想、诡异而又无比浪漫气氛的摄影旅行笔记。他现在任职于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化研究院。

    目录

    《彭懿梦幻西行记·约群男人去稻城》目录:
    引子 一群血气方刚的男人上路了
    1928年,一个男人先我们七十年去了稻城
    看看我们这群真正的男子汉吧
    『岳人』少宏
    藏羚羊没了爱就会伤心地慢慢死去
    还有一个人是非写不可的
    生死扣
    传说二郎山
    不是路边有片美丽的沼泽,我们就擦肩而过了
    走上街头,看看100位犷悍的康巴汉子吧
    海子山断想
    一个过了河才穿鞋的小扎巴的故事
    假如我们不祭山神
    那个被太阳最先照耀的小村,叫亚丁
    冲古寺:一个很老的故事
    我听不懂马夫降措的话,但听得懂马夫降措与骡子的对话
    念青贡嘎日松贡布
    这群从来不哭的男人哭了
    旅行提示
    后记
    《彭懿梦幻西行记·邂逅白狐》目录:
    六岁那一年冬天的魔法石
    我被变成了黄色的花妖
    一片永远也找不到的野红罂粟花
    那拉提山妖
    天河的尽头是天堂颜色的花
    红崖精灵
    一条红色巨龙
    五彩湾水妖和少年的故事
    额尔齐斯河的冰蝴蝶
    我走进了喀纳斯那蔚蓝色的童话里
    一条通向鸢尾花小屋的小路
    雾中的鹿
    捡秋叶的仙女们
    哈巴河的白狐
    魔鬼城蓦地就燃烧起来了
    隔了这么多年,奇迹又一次出现了
    后记
    ……
    《彭懿梦幻西行记·三上甘南路》
    《彭懿梦幻西行记·很远很远的地方有片树》
    《彭懿梦幻西行记·独去青海》
    《彭懿梦幻西行记·租辆废车上天堂》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还是少宏麻利,已经蹲在地上拍起来了。
    少宏这个高大威猛的汉子,却有一个外人不知道的嗜好:拍花。
    少宏“拈花惹草”已经不止一年,积累的底片,恐怕有好几千张了。有个日本朋友答应替他在日本出版一本高山花卉摄影集。我曾用一种嫉妒的眼光瞟着少宏,愤愤不平地问过他:“你说得出这些花的名字吗?”少宏宽厚地笑了,他告诉我,他有一个美国朋友,是花卉鉴定方面的专家,每次他把照片寄去,对方都会一丝不苟地把花的科属种细细地标在上面,不止是英文,还有拉丁文的名字。
    当我在少宏身后直起腰来时,王强叫了起来:“看啊——”
    我顺声望去,天边,不、不是天边,没那么遥远,就是那道挡住了我们的视线的山脊的上方,漆黑的乌云出现了一道罅隙。
    本来这片铅一样沉重的浊云已经笼罩了四野,天地已经溶合在一起了,但现在,一线蓝天白云却透了出来。说是撕开了一道缝,其实更像是一扇覆盖在大地之上的黑暗之门被一双巨手推开了,那沉闷的雷声,不就是它滑动的声音吗?那狂舞的闪电,不就是它擦出来的火花吗?我僵立在沼泽边上,窒息得快要透不过气来了。
    门外是什么呢?
    一瞬间,我失去了思想、失去了感觉,一股不可抗拒的神秘力量攥住了我,我身不由己地向山脊、向那个日光喷泻的地方一步步爬去。
    我不知道,我是在走向天堂之门啊!
    这是我从未体验过的一种感觉——一切世俗的声音都戛然而止,我超脱了,我被一道圣光照亮了,它是那么的绚烂,以至我不得不闭上了眼睛。我不觉得自己是在走,我是在飞,我背后仿佛长出了一对薄若蝉翼的翅膀……
    如果不是差点被一个人撞倒,我这种升天的感觉可能还会持续几秒钟。
    是可恨的灰濑。
    灰濑把我又拽回到了人间。
    但他来得怎么这么快呢,一分钟之前,他还在山下的车里沉睡。当我觉得耳后来风时,他已经呼啸而过,远远地把我甩在身后了。灰濑,你也飞起来了吗?但你飞得怎么可怕得像一只蝙蝠呢?我还没缓过神来,“蝙蝠”又飞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