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国家地理:不可思议的风景之盐景观(套装共2册)[平装]
  • 共2个商家     26.50元~26.80
  • 作者:单之蔷(编者)
  • 出版社:《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第1版(2012年7月7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bkbkap527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国家地理:不可思议的风景之盐景观(套装共2册)》编辑推荐:中国西部一些湖:比盐更有味道的是风景 玫瑰湖:粉丝的湖 乌龙泥盐湖:太大、太平、太美。

    目录

    《中国国家地理:2011.3总第605期》目录:
    卷首语:盐是一种景观
    国内的湖盐
    盐湖:催生中华文明创造壮美风景
    国外的湖盐
    塞内加尔玫瑰湖
    大西洋边一抹温柔的粉红
    犹他大盐湖
    大都市家门口的“海洋
    乌尤尼盐湖,地表上最大一块不是冰雪的白色
    盐文明
    蜀南盐道:中国井盐的”大运河
    惠安盐路:风云际会两千年
    因盐而生的城:盐文明的结晶
    盐运销的“官”“民”之分影响着两个城市的命运

    《中国国家地理:2011.4总第606期》目录:
    海盐
    国内的海盐
    海盐:并不是把池中海水
    晒干这么简单
    洋浦盐田:阳光与玄武岩的合作
    国外的海盐
    印度洋盐滩:留下圣雄甘地的脚印
    井盐
    四川井盐开采:祖先的智慧和深度
    神奇相似的“盐泉”:秘鲁玛拉斯盐田VS中国芒康盐井
    盐与健康
    我们时代的反盐潮
    神秘的“U”字
    缺碘和富碘都是灾难——中国的碘环境错综复杂
    腌菜:弥漫中国的古老滋味
    死海,从古到今的盐疗场
    盐之百态 察盐观色
    盐类构建的感官世界
    盐——不为人知的晶体美
    盐的另一种角色——毒药
    盐与土壤
    盐碱地,能变天使的魔鬼
    盐文明,中国早期文明的盐语
    日本地震特别策划
    核:功过相较,是非难断
    狂暴海啸,离中国有多远?

    文摘

    插图:





    死海生命,卑微而众多
    我们去大盐湖边采访的那一天,赶上了一个阴霾的天气,到处都是灰蒙蒙的。车子一出盐湖城就几乎全都是在沿着湖边走,车窗外有的地方有水,水也是灰色的,没有任何生气,有的地方只是裸露的盐滩,东一片西一片地堆集着一些似土似盐的东西,不灰不黄。千草在冷风里瑟瑟发抖,景色十分荒凉。犹他大盐湖被称为“美国的死海”,它比海水高8倍的含盐度让鱼类根本无法在水中存活,那些随着河水流到湖里的鱼很快就会在河流的入湖口附近死亡。它的湖畔也多为不毛的荒滩。
    然而,大盐湖并不是生命的禁区,在它的湖水中和湖岸边生活着千百亿盐湖特有的卤虫和盐蝇。如果可以只用数字来衡量生命盛衰的话,大盐湖算得上是个热热闹闹的生命大家园。
    卤虫是咸水湖泊中特有的一种小虾样的生物,只有不到一厘米长。它的卵更加微小,150个虫卯集中起来才有针尖大的一团。卤虫是大盐湖生物链上的基础单元,它们为湖区的禽鸟提供了丰富的饵料。每年的秋季,卤虫产卵后便死亡,卤虫卵休眠一冬,在春天的水温和盐度合适的时候孵化出来。卤虫卯含有丰富的蛋白质,且具有抗寒抗干的特性。冬眠的虫卯在适宜的环境里可以复活成活饵,是十分理想的鱼虾饵料。因此捕捞卤虫卯是大盐湖她地,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著名盐湖不同,犹他大盐湖虽然是美国最大的盐湖,但它的盐业生产却微不足道。虽然从19世纪中期新移民落脚于此,就已经开始了采盐生产,但发展至今,大盐湖的盐产量不到美国全国盐产量的百分之十。据称这是为了保证湖水含盐量的稳定,每年开采出的盐量与新生盐量保持了相对的平衡。这不仅保护了湖区的生态环境,而且有利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虽然大盐湖的盐产量不高,但这里生产的卤虫卵饵料却享有盛誉,在全球鱼饵料市场上占有相当大的优势。大盐湖每年生产卤虫卯六七千吨,长期出口到亚洲和南美洲市场作为鱼虾人工养殖业的高档饵料,每年为犹他州带来3000万美元的收入。
    除了卤虫,大盐湖还盛产一种盐蝇。它们的个头比一般的苍蝇略小,产卵于湖边的浅水中,靠水里的藻类和微生物为食。在炎热的夏季,盐蝇幼虫孵化,上千亿只盐蝇在湖畔飞舞,犹如一团团乌云。虽然这种蝇并不叮扰人类,但到湖边的人被它们包围,嗡嗡声扑面而来,十分讨厌。大盐湖的生态管理人员曾被问及为什么不采取些灭蝇的措施,他们的回答是:灭了盐蝇,大盐湖的生态环境也就死亡了。因为这些盐蝇是湖区南来北往的数百万只候鸟和在湖畔生活的蜘蛛、蜥蜴等的蛋白质来源,而这些禽鸟又是狐狸、臭鼬、浣熊等动物的食物。
    卤虫既是生物链最基本的一环,它们和盐蝇对大盐湖生态环境的清洁和保护也是不可缺少的因素。正是这些数不清的卤虫和盐蝇卵每年可以消耗掉大量泛生的藻类、降解掉大量的排入湖里的有机废物,才使湖水得以清洁。这与海洋的自洁作用十分相似。有关生态部门的检验表明,大盐湖湖水的清洁度相当好,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这些卑微而众多的盐湖低等生物。
    卤虫和盐蝇为“美国死海”引来了257种禽类,每年700万只南来北往的候鸟,吸引了大批特意来这里观鸟的人。加利福尼亚海鸥每年会在湖区度过整个夏季,是犹他州的州鸟。在盐湖城里著名的教堂广场上有一块专门为海鸥竖立的纪念碑,上面铭记着早期摩门移民对它们的感恩。
    1848年,几千名摩门移民刚刚在大盐湖区落脚,粮食供应当时对人畜来说是一个生死攸关的大事。正当人们经过辛勤的劳作即将得到丰收的时候,不知从哪里铺天盖地飞来了数不清的蝗虫,它们开始啃食田里所种的绿色植物。为了保护救命的粮食,男女老少都出动了,拿起手边所有的工具与蝗虫展开了大战,但是从早到晚却只见蝗虫越来越多。眼看到手的粮食将毁于一旦,绝望的人们只好祈求上帝的保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