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海底两万里(套装共2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23.40元~23.40
  • 作者:儒勒?凡尔纳(JulesGabrielVerne)(作者),陈筱卿(译者)
  •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第1版(2012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3306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海底两万里(套装共2册)》是“现代科幻小说之父”凡尔纳经典海洋三部曲第二部气象万千的海底世界,永生难忘的科幻经典。

    名人推荐

    儒勒·凡尔纳的杰作……令我们的童年更加斑斓,教会我们许多地图集所不能讲述的东西:冒险的意味和对旅行的热爱。
    ——法国作家 让·科克托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儒勒·凡尔纳(Jules Gabriel Verne) 译者:陈筱卿

    儒勒·凡尔纳(Jules Gabriel Verne)(1828—1905),法国小说家、博物学家,现代科幻小说的开创者之一。他所描写的故事景色壮观,情节惊险,构思巧妙,引人人胜。他一生写了六十多部科幻小说,主要作品包括《地心游记》、《从地球到月球》、《海底两万里》、《八十天环游地球》、《神秘岛》等。这些作品都洋溢着凡尔纳对科学的热爱和对宇宙无限奥秘的探索情怀,确立了其现代科幻小说奠基者的地位,也使他获得了“现代科学幻想小说之父”、“科学时代的预言家”的称号。
    陈筱卿,196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语系法语专业,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研究生导师,国家人事部考试中心专家组成员。翻译出版多部法国名家名著,达八百多万字,其中包括雨果的《巴黎圣母院》、《海上劳工》,卢梭的《忏悔录》、《新爱洛伊丝》,缪塞的《一个世纪儿的忏悔》,纪德的《梵蒂冈的地窖》,尤瑟纳尔的《哈德良回忆录》、《北方档案》,雅克·洛朗的《蠢事》,罗曼·罗兰的《名人传》等。

    目录

    《海底两万里》目录:
    译 序
    主要人物表
    第一部分
    一 飞逝的巨礁
    二 赞成与反对
    三 随先生尊便
    四 内德·兰德
    五 向冒险迎去
    六 全速前进
    七 不知种属的鲸鱼
    八 动中之动
    九 内德·兰德的怒火
    十 海洋人
    十一 “鹦鹉螺号”
    十二 一切都用电
    十三 几组数字
    十四 黑潮
    十五 一封邀请信
    十六 漫步海底平原
    十七 海底森林
    十八 太平洋下四千里
    十九 瓦尼可罗群岛
    二十 托雷斯海峡
    二十一 陆上几日
    二十二 尼摩艇长的闪电
    二十三 强制性睡眠
    二十四 珊瑚王国
    第二部分
    一 印度洋
    二 尼摩艇长的新建议
    三 一颗价值千万的珍珠
    四 红海
    五 阿拉伯隧道
    六 希腊群岛
    七 地中海上的四十八小时
    八 维哥湾
    九 失踪的大陆
    十 海底煤矿
    十一 马尾藻海
    十二 抹香鲸和长须鲸
    十三 大冰盖
    十四 南极
    十五 大事故还是小插曲
    十六 缺氧
    十七 从合恩角到亚马孙河
    十八 章鱼
    十九 墨西哥湾暖流
    二十 北纬四十七度二十四分,西经十七度二十八分
    二十一 大屠杀
    二十二 尼摩艇长最后的话
    二十三 尾声
    作者年表
    ……
    《TWENIY THOUSAND LEAGUES UNDER THE SEA》

    文摘

    版权页:



    进气阀已处于满负荷状态。炉中加满了煤。鼓风机不断地吹着,把火吹得旺旺的。“亚伯拉罕·林肯号”的速度又加快了。舰桅在抖动着,连底座都跟着在颤动,而烟囱过于狭小,浓烟排放不畅。
    航速计又投到海里。
    “舵手,多少?”法拉格特舰长问道。
    “十九点三海里,先生。”
    “再加把火。”
    机械师执行了命令。压力表上显示,已到十个大气压。然而,那只鲸类的动物似乎也“加了把火”,因为它不紧不慢地也把航速提升到十九点三海里了。
    多精彩的追逐战啊!我全身都在颤抖,激动之情简直是难以描述。内德·兰德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手里紧握住捕鲸叉。有好几次,那畜生让我们接近了它一点。
    “我们追上了!我们追上了!”加拿大人在大呼大叫。
    然而,当内德·兰德正准备下手时,那畜生一下子就跑远了,其逃跑的速度,我估计绝不少于时速三十海里,尤其让人气愤的是,在我们全速前进时,这畜生竟然围着我们的船绕了一圈,戏耍我们!全船的人气得直骂!
    追至中午,我们与那畜生的距离仍旧是上午八点钟时的距离。
    于是,法拉格特舰长便决定采取断然措施。
    “嗬!”他说,“那畜生比我们‘亚伯拉罕·林肯号’跑得还快!那好吧,那我倒要看看它跑得有没有我们的锥形炮弹快。水手长,叫炮手跑步前去前甲板的炮位待命。”
    前甲板上的大炮立即填满了火药,瞄准待发。炮弹打了出去,但炮弹却从离我们半海里的那只怪物上方几尺的地方飞了过去。
    “换一个神炮手来!”舰长喝令道,“打中这恶魔的,奖赏五百美元。”
    一位胡子灰白的老炮手——他的音容笑貌至今仍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走近大炮,目光坚定,神情冷静。他调整好炮位,左瞄右瞄了很长时间。轰的一声巨响,船上的人随即齐声呐喊起来。
    炮弹击中了目标,落在了那怪物身上,但怪得很,那发炮弹竟然从它那滚圆的躯体上滑了过去,落到两海里外的海中。
    “这可真叫见鬼了!”老炮手气呼呼地骂道,“这混蛋难道披着六寸厚的铁甲不成!”
    “混账的家伙!”法拉格特舰长在骂。
    又开始追逐开来。法拉格特舰长凑近我说道:
    “我一定要追下去,直到舰船爆炸为止!”
    “对,就得这样。”我回答他说。
    我们盼着那只动物最后精疲力竭,希望它不会像蒸汽机似的永不知疲劳。可是,它一点也没见疲劳力衰。过了好久,它也没显得有一丝一毫疲倦的样子。
    “亚伯拉罕·林肯号”确实应该受到嘉奖,它始终坚持不懈、坚忍不拔地在斗争着。我估计,在11月6日这倒霉的一天里,它跑了不下五百公里!夜幕降临,夜色笼罩着波涛汹涌的大海。
    此时此刻,我以为我们的远航业已结束,我们再也见不到那只神奇的动物了,但我却想错了。
    夜里十点五十分,在我们船的上风口三海里处,先前的电光又出现了,和昨夜的电光一模一样,仍旧那么亮堂堂,那么强烈。
    独角鲸似乎一动不动地待着。也许它游了一天,现在睡着了?任随着波涛的颠簸?这可是个大好时机,法拉格特舰长决定抓住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