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乌龟的华尔兹[平装]
  • 共1个商家     29.50元~29.50
  • 作者:卡特琳娜?班科尔(KatherinePancol)(作者),黄荭(译者),王加(译者)
  •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第1版(2012年1月20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26086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乌龟的华尔兹》编辑推荐:研究中世纪的约瑟芬,藉着所写小说的畅销而变得富有,举家迁入巴黎高级公寓。新生活伊始,她被鞋底光滑的人夜袭,差点丧生,随后生活也变得一片混乱:她的丈夫据传已丧生鳄口,却接连寄来明信片;她的忧郁情人冷热无常,暗藏秘密;她的漂亮姐姐丑闻缠身、崩溃卧床,而她又陷入与姐夫的暧昧情感;大女儿在异国惹上黑帮,小女儿与母亲冷战……与此同时,女性命案连环发生,在生活中挣扎的约瑟芬,不知不觉已步入凶案漩涡的中心……

    媒体推荐

    卡特琳娜?班科尔的巅峰之作,不仅触及我们灵魂的深处,还充满幽默、乐观主义派的精神。
    ──《美丽佳人》杂志
    卡特琳娜?班科尔的目的其实很单纯:以不同的新视角,呈现这幅人生图景,诉说同我们相像的男人和女人们的故事。那些精确无比、同时抚慰人心的哲思充满全书。
    ──《自由比利时》
    这个故事,尤其是在一开头,会让人以为在看一部法式连续剧。但读完后觉得更棒,因为没有任何其他形式能够取代“文字书写”的魔力。卡特琳娜?班科尔在这本电视剧般的小说中,以精炼流畅的语言紧扣读者心弦,展现杰出的独创性。
    ──《文学告示牌》杂志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卡特琳娜?班科尔 译者:黄荭 王加

    卡特琳娜?班科尔,法国当代作家。1954年生于非洲摩洛哥卡萨布兰卡市。5岁移居法国,曾任法国古典文学教授,并在《巴黎竞赛报》及《大都会》杂志担任记者,后赴哥伦比亚大学学习文学创作。她在30余年的写作生涯中出版14部小说,代表作《鳄鱼的黄眼睛》获2006年法国出版社大奖,与续集《乌龟的华尔兹》《中央公园星期一的松鼠好悲伤》一并被誉为“当代的人间喜剧”,全系列在法国销量逾400万册。

    目录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四部分
    第五部分

    文摘

    版权页:



    “我来取一个包裹。”约瑟芬·柯岱斯凑近邮局的柜台,邮局位于巴黎十六区珑骧街。
    “本国还是外国来的?”
    “我不知道。”
    “收件人姓名?”
    “约瑟芬·柯岱斯……C.O.R.T.E.S……”
    “您有取件通知单吗?”
    约瑟芬·柯岱斯递过去一张印着“您有一个包裹”的黄单子。
    “证件?”女职员懒洋洋的声音问,她染了一头颜色不正的金发,视而不见地眨巴着眼睛。
    约瑟芬拿出身份证,把它放在女职员的眼皮底下,后者正和同事在聊一个食疗的新方子,红卷心菜和黑萝卜。她拿起身份证,抬起半边屁股,然后是另半边屁股,边从板凳上站起来,边揉揉腰。
    她摇摇晃晃地朝一条走廊走去,不见了人影。挂钟白色钟面上的黑色分针走个不停。约瑟芬对排在身后越来越长的队伍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
    我的包裹被丢在一个找不到的角落可不能怪我,她欠了欠身,好像在道歉。如果包裹送到库尔贝瓦再转来此地,这也不是我的错。不过,它到底会是打哪儿寄来的呢?可能是雪莉,从英国寄来的?可是她知道我的新地址呀。多半是雪莉寄来她在福特纳姆一梅森百货买的名茶、一个布丁和几双免得我工作时脚冷的厚袜子。雪莉总说,没有爱,只有爱的点滴付出。她还说,没有点点滴滴落到实处的爱,就像没有盐的海洋,没蘸蛋黄酱的风螺,没长花苞的铃兰。她很想念雪莉。雪莉和儿子加里搬去伦敦住了。
    女职员拿着一个鞋盒大小的包裹回来。
    “您集邮吗?”她边问约瑟芬边把屁股挪到高高的椅子上,椅子在她的重压之下嘎吱作响。
    “不集……”
    “我集邮。我可以告诉您,这些邮票美极了!”
    她眯缝着眼睛欣赏着,然后把包裹推到约瑟芬面前,约瑟芬费劲地看着粗厚的包装纸上自己的姓名和库尔贝瓦的旧地址。绳子也很粗,因为在邮局的货架上拖来拖去,全磨坏了,像一个脏兮兮的绒线花环。
    “因为您搬家了,所以我找不到它。它是从大老远邮过来的,从肯尼亚。跑了不少路!您也是……”
    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约瑟芬脸红了。她张口结舌想道歉。她的确搬了家,但并不是因为她不再喜欢郊区了,哦,才不是!不,她喜欢库尔贝瓦,旧日的街区,她的公寓,栏杆锈迹斑斑的阳台。说老实话,她一点都不喜欢她的新住处,她在这里感觉自己是个错位的局外人。不,她搬家是因为她的长女,奥尔唐丝没法忍受继续住郊区。当奥尔唐丝脑子里有了一个想法,她就一定要把它付诸实现,否则她会用她的不屑劈了你。多亏约瑟芬的小说《一位如此卑微的女王》的版税和银行的一大笔贷款,她才有能力在这一个美丽的街区买一套漂亮的公寓。那是在拉斐尔大街,离穆埃特很近。在帕西街的尽头,有很多奢侈品商店,挨着布洛涅森林。既有城市的繁华,又有乡间的幽静,当初房地产公司的职员特别强调这一优势。奥尔唐丝跳起来抱住约瑟芬的脖子:“谢谢,我的小妈妈,多亏了你,我要开始新生,我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巴黎女郎!”
    “如果只是出于我自己的考虑,我会留在库尔贝瓦。”约瑟芬喃喃道,有点发窘,感到耳根又红又烫。
    这可真新鲜,以前我不会动不动就脸红耳赤。以前,我呆在属于自己的位置,即使有时候也会感觉不好,但那是属于我的位置。“好了……邮票?您要留着它们?”
    “我怕剪下来会把包装弄坏……”
    “没关系,走吧!”
    “如果您愿意,我日后再送过来……”
    “我都说了没关系!我刚才也就随口这么一说,因为我一看就觉得它们很漂亮……不过我看过就忘了!”
    她的目光落在下一个顾客身上,显然再不理会约瑟芬了,约瑟芬把身份证放回手提包,然后腾出位置,离开了邮局。
    约瑟芬·柯岱斯生性腼腆,和她母亲、姐姐不同——她们是那种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让别人俯首帖耳或心生爱慕的女人。她总是尽量不惹人注意,为自己在场而感到不好意思,甚至会结巴或脸红。有一阵子,她相信成功可以帮助自己建立自信。她的小说《一位如此卑微的女王》发行一年多,一直都排在畅销榜的前列。不过,金钱并没有给她增添任何自信。到最后,她甚至对拿钱都感到诚惶诚恐。金钱改变了她的生活,以及她和他人的关系。唯一没有变化的,是她和自我的关系。她叹了口气,四顾寻找一家咖啡馆,好坐下来打开这个神秘的包裹。
    一定有办法可以不去理会这笔钱。金钱可以消除对未来的担忧,但一旦钱敛多了,就会有钱多的烦恼。应该把钱投资在哪里?有多少利息?交给谁管理?我自己肯定不行,约瑟芬一边打心底里反对,一边穿过人行道,避开一辆险些撞到她的摩托车。她曾经要求她的银行顾问弗_日荣先生把钱全存在户头上,每个月转出一笔,足够她过日子,缴税,支付新车的分期付款、奥尔唐丝在伦敦的学费和生活费就好。奥尔唐丝知道怎么花钱。她才不会在银行账单面前晕头转向呢!约瑟芬意识到了:在这方面,十七岁半的大女儿比四十三岁的自己强多了。
    现在是十一月底,暮色已经降临城市。疾风刮落最后的树叶,旋旋如一曲红色的华尔兹飘落在地。行人都盯着自己的脚尖走路,生怕被狂风迎面打个正着。约瑟芬竖起大衣的衣领,看了看手表。她和吕卡约好了晚上七点在特洛卡代罗广场的雄鸡酒吧见面。
    她看看包裹。上面没有寄件人的姓名。米莱娜寄来的?还是魏先生?
    她踏上庞加莱大街,到了特洛卡代罗广场,走进酒吧间。她还要足足等上一个小时吕卡才会来赴约。自从她搬家之后,他们总在这个酒吧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