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塔罗牌的冒险游戏3:小阿卡那王国的十二天[平装]
  • 共1个商家     14.50元~14.50
  • 作者:李榕(作者)
  • 出版社:北方联合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春风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133903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塔罗牌的冒险游戏3:小阿卡那王国的十二天》是一部想象奇特的幻想小说。主角是12岁普通地球女孩姿落与四位性格迥异出身复杂的骑士以及一位负责指引圣杯的女祭司。在冒险历程中生为孤女的姿落不断成长,经历过很多事后,体会失去与得到,获得朋友的友谊、骑士的忠诚守护,学会坚强,学会放弃与牺牲,学会爱与宽容,学会努力与战斗。她最终强大起来,实现了自己的最初梦想,拥有了朋友和家人。
    地球女孩姿落十二岁生日时突然拥有了意想不到的魔力——疾驰的汽车在她眼前戛然而止,黑板擦追着同学狼狈逃窜,魔力为她带来一连串麻烦,甚至引来一对奇怪的少年男女……她的父亲因为背叛自己的祖国,姿落被挟持前往宇宙中一颗奇异的星球——阿卡那。
    阿卡那是自身能发光的魔法星球,它拥有的能量源自一块神秘的魔石,获得它意味着无比强大。能接近魔石的只有由女祭司引导、四位骑士所保护的圣杯。
    为见到母亲,姿落与她的朋友们历经艰险进入魔怪纵横的森林,魔石却告诉她:“他们中没有你的朋友!”
    “欢迎来到树妖的森林,在这里,得到就意味着失去你不以为意却弥足珍贵的东西……”

    作者简介

    李榕,1972年12月生于武汉,毕业于同济医科大学,主管药剂师,湖北省作协会员,湖北省文学院签约作家。
    13岁发表第一篇作品,迄今已发表两百万字,多次获楚天文学奖和冶金部文学奖。
    代表作《深白》2007年发表后引起多方关注,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新华文摘》相继转载,入选新实力华语作家十年选集,2009年荣获第四届湖北文学奖,2010年改编为30集同名电视连续剧。
    2006年出版长篇魔幻小说《树妖的森林》。

    目录

    第一章 奔跑的钱币骑士
    第二章 六芒星占卜法
    第三章 骑士盛会
    第四章 闹市
    第五章 骑士们的密谋
    第六章 消失的圣杯
    第七章 与恶魔重逢
    第八章 来自吸血鬼的保护
    第九章 恶魔之眼
    第十章 以泉野微之名
    第十一章 请不要杀他
    第十二章 相逢于异次元空间
    第十三章 小阿卡那的女王
    第十四章 从头学起
    第十五章 最爱裁缝课
    第十六章 重新飞翔的感觉真好
    第十七章 骑士对抗分组表
    第十八章 烟火与蛋糕
    第十九章 初尝胜果
    第二十章 最强大的圣杯娃露
    第二十一章 与黑夜对决
    第二十二章 万王之王出现
    第二十三章 走出迷宫
    第二十四章 别有用心的王子
    第二十五章 去看夜游蝴蝶吧
    第二十六章 借我的眼睛给你
    第二十七章 无敌幻术
    第二十八章 意外的胜利
    第二十九章 迷雾笼罩
    第三十章 命运之轮回
    第三十一章 不想让你走
    终章 也许会出现奇迹

    文摘

    版权页:



    人,都去哪儿了?
    我,在哪儿?
    姿落揉了揉眼睛,现在映入眼帘的是一棵老树的根部,它长得扭成一团,既像孩子的手工作品,更像是风的恶作剧。眼前的场景奇妙,以树为界限,一边是白天,另一边竟是沉沉黑夜。
    仿佛是一觉初醒,她的头很晕,眼睛奇痛。
    她想起自己在哪里了,这里是小阿卡那星球,而且,是三百年前的小阿卡那。
    “姿落!”
    一个女孩尖叫着,像团火球般朝她冲了过来,她手上捧着件东西,身后跟着朵乌云状的东西。
    那是女祭司玄媚儿。
    “倒、倒、倒!”玄媚儿不顾一切地对她大喊大叫,姿落一头雾水。等她快到眼前了,姿落才听明白对方是在提醒她:“快跑!”
    女祭司已经越来越近了,她的大眼睛里满是惊慌:“快跑、快跑!”
    好家伙,她那满是发辫的头顶上空飞舞着的是尖牙利爪的夜叉!它们被激怒的脸严重扭曲。
    “不好!”姿落如梦初醒,她一迈腿,干脆就“扑腾”一声摔倒了,因为她突然变小了一岁,原来的衣服当然变得不合体了,拖曳的衣服将她狠狠绊了一跤。
    玄媚儿本来“哧溜”跑了好远了,却不得不回头拉起她逃命,结果没跑两步,姿落再度被衣服绊倒,这次连带着玄媚儿也跌了一跤。
    眼看夜叉将她们两个团团围住——
    “我,钱币骑士天激作,命你们速速退却。”一个戴着面具的少年及时出现了,夜叉瞬间不见踪影。
    “嗬,钱币骑士,你比我预想的来得早些。”看到这个少年,玄媚儿欢快地说着。她的头发扭七扭八地盘在脑后,蓬蓬的,点缀着不少漂亮的饰物;眼睛又大又亮,身上的皮袍却是纯黑的,上面隐约有着银色的可爱花纹。
    天激作没好气地说:“看你千的好事,打哪儿招来的这些怪物?”
    玄媚儿争辩说:“我怎么知道它们打哪儿来的,我其实只是不小心踩到一只,居然冒出十只来咬我,我运用法力让它们消失,结果它们就变成了一百只!”
    “那是因为,你的法力太弱了!”天激作很鄙夷地分析给她听。
    “什么声音?”姿落示意他们噤声,一阵雷声,不,是更多的夜叉朝他们追来的声响!
    “见鬼!”天激作跳起来欲施法力,玄媚儿却制止了他i“笨蛋,它们不吃你那套,只会数量更多!”
    姿落胆战心惊地看着那黑压压的夜叉云团,下意识地啃起了手指甲:“那我们该怎么办??
    “跑吧!”玄媚儿建议。
    三个人立刻又开始了不可思议的狂奔。
    钱币骑士跑起来跟走路一样轻松。,最可怜的当然就是姿落,她要费力提着衣服下摆以防摔跤,她是他们当中个子最矮的那个,腿当然也不够长,所以夜叉群简直就像是量身为她定做的,像放飞的风筝一样盘旋在她的头顶。
    姿落惊奇地发现,最矮小的她居然一度跑在所有人的前面。
    “你们倒是快想点办法啊!”姿落太叫着,“我的脑袋跑疼了!”脑袋里简直像涌进了一群蜜蜂,
    “魔障!”天激作叫道。夜叉们猝不及防地撞到了无形的墙上,像灰尘般灰溜溜地落了一地,当场晕死过去一多半。大家这才歇了口气,姿落觉得自己的肠子都跑得打结了,她用手点着玄媚儿,累得都说不出话来。
    玄媚儿转动着大眼睛:“为了这些不值一提的小生物浪费我的法力太可惜了。”天激作突然发出一声冷笑。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姿落好奇地问玄媚儿。
    玄媚儿小心翼翼地捧给她,颇为得意:“好不容易才爬上悬崖得到的。”原来是一个蛋状的东西,有头盔大小,不知是鸟蛋还是妖魔蛋,大家拿不准。难为她一路跑着还没有松开手。
    但是,姿落的眼睛却一亮,有了蛋,是不是就可以做蛋糕?清澈的蛋清,黄澄澄的蛋黄——油炸、翻炒、火上蒸……她掏心掏肺地想念那香甜美味的奶油蛋糕啊!
    天激作像举着炸弹一样将灰色的“蛋”托在手里仔细端详:“里面像是有个会跳的心脏。”
    “被你这么一说觉得怪吓人的。”玄媚儿抱怨说。
    天激作瞥了眼她们,警告说:“保险起见还是应该扔掉,这东西来历不明,我不想再像个傻子那样跑了。”说的也是,还从来没有见过法力超强的钱币骑士跑得如此狼狈过。姿落怕他随手扔掉,赶紧抓在手里。
    “第模扣和若耶还没回来吗?”玄媚儿问天激作。
    姿落也觉得奇怪,他们几个明明是在一起的,怎么忽然不见人影了?她好奇地问:“他们去哪儿了?”
    “他们去哪儿了?”玄媚儿像鹦鹉一样学她说话,“你忘了!一到这里,你就说肚子饿了,死活不肯吃魔尘了,哭着闹着不肯走,然后就不管不顾地睡着了。我们都被逼着去给你找吃的去了。”
    好像有这么回事……现在姿落完全想起来了,因为她和魔石约定,用自己的一年时光来交换回到小阿卡那十二天。他们现在的确是在三百年前的小阿卡那。
    现在,肚子好饿啊,饿得两眼发黑,浑身乏力,心脏也微弱得很,刚才又一跑,命都丢了一半。
    玄媚儿拍拍头:“那么,现在我们应该做的第一件事……”
    “生堆火,把蛋烤了吃吧?”姿落吞了口口水,很憧憬地问。
    “想都不要想!”天激作厉声说。
    唉……不过是问问……
    玄媚儿劝慰沮丧的姿落:“不急,再等等,宝剑骑士和魔杖骑士马上就会回来了。”她向姿落伸出手,“现在我们该用塔罗牌占卜我们的未来,请出示您的牌。”
    塔罗牌将指引他们方向。
    这副七十七张塔罗牌的主人原本是女祭司玄媚儿,但在女祭司第一次为姿落做出生宫位的占卜时,塔罗牌就自动选择了姿落做主人。